“呵呵呵呵~各位各位,都长大眼睛看好了,别到时候打了眼,亏得可不仅仅是面子哦!”萧龙渊面含笑意调侃着,熟识他的人都知道这是在造势。

  他轻轻的,将手中直径该有差不多一寸半的青瓷大碟,平稳夹在大理石桌上的木夹,呼了口气,显得实为郑重,让看台上一干人等,也是直吞咽口水,暗想着碟子定是来历不凡!

  “明宣德青花云龙纹葵口洗,洗中绘有五爪游龙腾于祥云,而棱壁上下各饰双圈蓝线,外壁以上下两组较小的团龙纹饰配合,此洗为无框洗,在明初年代颇受官宦皇族喜爱,想必不用老朽多说吧?起拍价四百万!有意竞拍者,可上前来观,但不可把玩于手,是福是祸,全凭各位藏友的一双慧眼!呵呵呵,现在竞拍开始!可有人出价?”

  这种明初葵口洗,在永宣期间极受官宦皇族的酷爱,故而一直是众多瓷洗最爱收藏的珍品!甚至前几年还拍出过两千九百八十万的天价,此物一出,看台顿时躁动了!

  “我出四百一十万吗,不,四百二十万!”一名四旬眼睛中年男子,首先喊话,看他眼神似乎志在必得!

  “如此珍品,还是我周某人拿下吧!我出六百万!”阴阳怪气的声音一出,那喊话的中年男子顿时面如苦瓜。

  周扒皮都喊价了,看来这难得一见的宝贝是与自己无缘了。

  周围跃跃欲试的诸位,也都是面色一紧,无声无息间挨个叹息,似乎宝贝真就落在这老家伙手里了。

  “六百万?买狗屎盆盆呢么?我出八百万!”

  场中一片哗然,一次提价两百万!这真是拿钱当泥巴啊!

  出价的定然是唐镇威无疑,他轻蔑的瞪了周扒皮一眼,这老不死的刚才挫了自己面子,这会说什么也要讨要回来!

  “八百万很多么?我周某人出价一千万!这盘子当狗盆有些小了,当猫食盆倒是挺适合的!”

  又是一次提价两百万!而且摆明了要羞辱唐镇威。

  唐镇威面色一怔,奶奶个腿的,老子今天杠上了!

  “一千三百万!”

  一千三百万!这绝对算得上是天价了!要知道这葵口洗虽说乃是瓷中珍品,但价格也起伏跌宕很大的,一般的十几万都有,而那拍出两千多万的,可是当年皇帝把玩过的,能不值钱么?

  这盘子来路不明,甚至连是否珍品都不知,就炒到一千三百万的天价,这是作死的节奏啊!

  萧龙渊脸上已经乐开了花,不管这东西是真是假,单单现在成交后,那笔分成费就够自己多添置两件小件藏品了!

  周扒皮脸色巨难看,他掌握着东门市大大小小几百间珠宝店的生意,在其他邻近城市更是如雨后春笋般开满了分店,每天进账几百个人都能数到手抽筋,但这上千万,隔谁手里不是一笔巨款啊?

  周长兴心在滴血,但一看到唐镇威那嘚瑟样,心里就像被菊花贴满一样不舒坦。

  “草!该死的唐镇威,老子今天就要挫挫你的锐气,大不了你再加价老子收手,怎么着也不让你好过!”

  “老子出价一千五百万!!姓唐的,有种跟价跟过来!”

  言语凿凿之下已经是拍桌站起,气势磅礴,大有今日一战死活的势头。

  “啧啧~”哪知唐镇威,也站起来,脸上表情要多戏谑就有多戏谑。

  他耸了耸肩,一边摇头,一边轻语。

  “你赢了…”

  你赢了…

  赢了…

  酷R匠C网首q发%^

  了…

  整个会场,一片寂静,然后……

  “姓唐的我靠!!!”姓周的肺都快要气炸了,感情这老家伙明白里揣着糊涂,跟自己装蒜呢?

  这一抬价就抬到了一千五百万啊!换做平常家庭那是一辈子都花不完的财富!自己居然因为这老家伙的引诱,就换了个不知真假的盘子?

  “tmd你再骂一个试试?信不信我让你一把老骨头散架?”李冬青可把唐镇威当朋友了,方才唐镇威那么照顾自己,这会一听这老不死的咒骂自己朋友,当即也不管那三七二十一,直接翻脸了。

  “你tm个小乞丐,这里有你说话的份么?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啥槽型!这地方是你能进来的?保安呢?保安!快给我把这乡村野夫轰出去!免得弄脏了地板!”

  “我…”李冬青怒极,却被唐镇威一胳膊挡在身后。

  他面色有些揾怒,淡然道:“这小伙子是我唐镇威请来的贵客,随便一两只阿猫阿狗的叫唤两声就要触我唐镇威的眉头?我倒要看看今天谁敢在这龙城酒店,和我唐镇威叫板!”

  方才抬起头打算看热闹的众人,顿时一个个缩起脑袋来。

  龙城酒店为何处?老板为何人?也只有他们这些精于商道四通八达的人才知道,那暗中的隐身富豪,和唐镇威的关系,有多铁。

  姓周的也一瞬就哑了火,他方才也是怒极攻心才吼了出来,要真说跟唐镇威明着干,他是有贼心没贼胆!这会唐镇威明显是真怒了,这会触他眉头,不是找死么?

  “好了好了!各位,作为一名收藏爱好者,首先该做的就是修心养性,一个个的都是跺跺脚就能让这小小东门市抖三抖的大拿,何必生这么大脾气?”萧龙渊适时的出来解围,顺带给周扒皮一个台阶下。

  “萧大师说的极是,我们还是先验验这东西的真假吧!”

  唐镇威转过头,风轻云淡的说道,一边紧了紧李冬青的胳膊,眼里满是赏识。

  他本就是军人出身,对这属于男人的“义”字,看的也是极重,李冬青的耿直憨厚,无疑正是他最欣赏的品行。

  众人听到这话也都是挨个坐起身来,屏息凝神,看着萧龙渊从一旁的保安手里,接过放大镜绸巾等道具,对着葵口洗一阵仔细推敲观察。

  众人的心声都被调动过去,甚至周扒皮屁股都不知不觉离开座位。

  一千五百万啊!一千五百万买个小碟子,这尼玛真品还好说,要是假的这不是要老命么?

  不出三分钟,萧龙渊却已经是满脸的笑意,将工具交给保安,面向看台笑目以对。

  “赞!”周扒皮心中暗叫一声爽,看萧龙渊这神色十有八九是真品啊!既然是真品就不怕亏,古玩界向来都不怕东西一时卖不出去,倘若今日的消息传出去,一炒再炒,说不准不出半月就能两千万再捣鼓出去!

  如此想来,心中已是乐开了花。

  却不想,就在这时,萧龙渊猛地脸色一变,快速的从袖子里抽出一杆小金锤,直勾勾的,啪~,将价值一千五百万的葵口洗,敲的粉碎。而后一股子庄严的声音穿出。

  “此洗胎体厚薄适宜,胎釉精良。通体以素三彩装饰,内心所绘一条苍龙从漩涡跃起,身躯呈“弓”字造型,极为威猛。前方一鲤鱼跃出水面,与龙相呼应。所绘云雾浪涛自上而下滔滔不绝,富具动感,以之为背景衬托鱼龙二物更见立体效果,绘画逼真自然,栩栩如生。”

  “然绘画纹路并非出自永宣年间的特征,且整体洗型的规格大小与真品略有出入,经此鉴定,该为高仿赝品!如若有不服之处,可现随老朽携破碎物件去文物局请专业人员亲自鉴定,若有失误,老朽双倍偿还!”

  姓周的心都碎了,那一瞬间感觉简直就像从云端掉落悬崖底!

  他神情恍惚的,彭一声坐倒在红木椅子上,神情呆滞,心里失望之极!

  萧龙渊比文物局那几个所谓专家专业何止十倍,他说是假的,那定是假的了。

  周围议论纷纷,他貌似听到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可惜啊可惜,别敲碎就好了,好歹人家能拿回去当个猫食盆盆,哈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