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拍了下李冬青肩膀。

  “小子,这楼上待会有个小拍卖会,咋地,跟老叔上去转转?”

  李冬青有些不情愿了,这本就是富人云集戏耍的地方,要说他不喜欢,那肯定不是,但就自己现在这身穿着打扮,再进那拍卖会,有点丢唐镇威的脸啊。

  况且他现在可是急着想回去,跟亲爱的小薰薰分享喜事,一定要给她买最好的文具,最好的脚踏车!这才是他最想做的事。

  “好啊!老板,求之不得啊!”李冬青还没说话,孙猴子已经一屁股行过来,兴奋道,对他来说,东门市大半的富豪汇集于此,这可是千载难逢撞机遇的大好机会啊!

  李冬青无奈,只能被唐镇威硬扯上进了电梯,坐到顶楼。

  管家福叔倒没跟来,径自一人拿着佛像离开,临走前交代了下龙城的保安们好生保护唐老爷子。

  电梯门打开,四周金壁辉煌,电梯后同样铺着猩红绒毯,人走上去就像弹在棉花上一样松软。

  门口站着四个膀大腰圆的保镖,一个个面如寒霜没有表情,见到唐镇威并未有什么动作,只是点了点头。

  唐镇威大步迈入,顿时吸引来一干富商官宦的眼神,问好声不暇于耳,却皆在看到唐镇威身后李冬青和孙猴子二人时,有所停顿。

  显然,在他们看来,穿着如此破烂的人,是这辈子也不可能进到这龙城酒店顶楼的。

  李冬青尴尬之余,一股莫名其妙的火气升了起来。

  麻痹的!老子还就进来了,咋地?有种撵我出去啊?

  唐镇威看到李冬青猛地提起胸膛昂首阔步,简直比他还龙行虎步,当即脸上笑意浓了几分。

  有反骨?恩,不错!老子唐镇威就欣赏这种有骨气的年轻人。

  反观孙猴子就有点狼狈了,先前的兴奋一扫而光,取而代之是蹑手蹑脚,獐头鼠目!

  “呦~这不是唐老弟么?呵呵呵,伤好挺快啊?年纪大了,下次可得注意着点哦,别把老命搭上可就得不偿失了~~”

  募得一丝不温不火的声音传来,唐镇威眉头皱起,很不耐烦的吸了口气,旋即却是强自欢笑转过头去大声道。

  “呵呵呵,周老哥何必这么客气?您老人家一把老骨头,说话不也照样中气十足的么?对了,这再过几个月可就是秋天了,您老人家还是多照顾着点自己,别到时候连床都下不来!”

  唇枪舌剑,语出如刺!令的前面的李冬青心猛地一跳,转头来看。

  唐镇威眼前站着个小老头,唐镇威本就一米七不到,这老头比他还矮半截。瘦的就像只脱毛狒狒一样!

  脸呢,也跟狒狒没啥区别,年岁该是大了,皱纹密布,尖下巴,薄嘴唇,狭长的眼睛还有点斗鸡眼。

  常言道面由心生!单单看长相,都知道这老家伙尖酸刻薄,是个不好惹的主。

  “周长兴,家里老一辈的都是当年有名的老地主!特别歧视穷人,生意场上的人都叫他周扒皮!是周氏珠宝连锁店的董事长,一直跟唐老过不去,心狠手辣,据说三个月前唐老洽谈生意的时候被炸弹波及,就是他请黑道上的干的!”

  孙猴子看李冬青一脸二笔样,赶忙推搡到没人地给他解析,免得这小子待会愣头青一样说点什么不该说的话!

  “哼~”周长兴被唐镇威无声无息噎了一口,只能咽到肚子里生闷气,却无意看到李冬青和孙猴子。眼珠子滴溜溜转,肚子里使者坏水。

  “来人啊!哪里来的乞丐,快给我轰出去!”他怒然一指茫然不知所措的李冬青,脸上还摆出一副无奈的样子叹息道:“哎~这龙城酒家现在也真是,什么阿猫阿狗的都往进来放哦~”

  唐镇威脸色阴沉,李冬青听清楚他说啥时,更是火冒三丈,要这会天黑地暗无人看,老子敲闷棍敲死你!

  保安可是看到唐镇威带李冬青二人进来的,当然不会触唐镇威的眉头,不过和周围的其他人一样,听到周长兴的话都是情不自禁掩嘴偷笑。

  打脸!赤裸裸的打脸啊!

  李冬青怒了,为这周长兴肆无忌惮的态度,更为他打唐镇威的脸而愤愤不平!

  唐镇威面色阴沉,表情却是牵强的微笑,心中更是冷笑!

  老东西,有你后悔的时候!再有一年,不,用不了那么久,老子就能让你给我提鞋擦车!

  眼睛一扫,四方皆震。

  唐镇威为何人?东门市富豪榜前三名,东门市黑白两道识人无数!他们这些所谓的富豪官宦,在唐镇威眼里那就是小虾米!

  一个个的都赶紧把头低下,生怕被唐镇威扫到。

  对此,唐镇威很满意的点了点头,引得旁边周长兴不忿的一哼,却是不得不服,他固然财力和唐镇威有的一拼,倒是在商界没这么大的威势!

  不着痕迹的扳回一城,唐镇威一甩头,大摇大摆,不无嘚瑟的,带着李冬青,坐上了那最前排的VIP贵宾座。一拍李冬青肩膀道:“冬青,谁都别怕,你是我的客人,动你就是动我!谁再敢打你脸,嘿嘿,打回去就是了!”

  “恩!”此言一出,李冬青胸腹顿时来了底气,静静观坐,不再言语。

  其他嘉宾也是纷纷落座。

  “铛铛铛铛~”

  一阵敲锣打鼓,座椅前的幕帘没掀开来,一个年近古稀,带着老花眼镜,却感觉很精神很会算计的白发老头映入眼帘,在他旁边是个大理石台子。

  “这老头叫萧龙渊,可别小看他,东门市的古董鉴定协会副主席就是他担任的,名下乾坤阁更是全国都有名气,算得上是古玩界的泰山北斗!是老赵那老家伙请来的特约主持人,主持一次拍卖,单单出场费就得三四十万!”

  唐镇威对萧龙渊大加好评,钟爱古玩的他对这等古玩鉴赏家,是很尊敬的。

  “大家好!呵呵呵,承蒙各位来捧我萧某人的场子,话不多说,咱们手底下见真章!”

  他弓下腰,原来大理石台子后面放着个纸箱子,他从里面掏出一件脸盆大的瓷盘来。

  “为了公正公平,以及肃清古玩界水货。呵呵,当然也为了在座各位的雅兴,咱们今个的拍卖,就以“死当”的形式来进行!”

  此话一出,看台上顿时传来一股子倒吸冷气的声音。

  死当,东门市内古玩界行话,是一种拍卖形式,意思是,拍卖后,会有专家亲自坚定古玩真假,若真,则无事;若假,啧啧啧啧,不单单拍卖的钱要一分不少的交给卖家,还得当场将拍卖的赝品摔个粉碎,生死纯靠买家眼力,这当真是最刺激的赌博!

  √B酷√匠e+网首3%发&

  李冬青却是突然左手一阵抽搐,有股子莫名其妙的感觉传入心头。低头一看,却又与往常无疑,他只得疑惑的摇摇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