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在东门市带过超三个月的人,无不知道龙城酒家的鼎鼎大名!

  龙城酒家是东门市内最最豪华的饭店,而同时却又身兼健身、住宿、娱乐甚至拍卖等的超一流高级会所,实话说,每一个进过龙城酒家的人,都会唏嘘不已,像这种大型超级会所,出现在东门市这种二级城市真是有些暴遣天物!

  非但如此,龙城酒家可不仅仅是做富人的生意,穷人的照样做!地下室各种通风设备完善,五百多平方的面积,配备有酒吧、餐饮、咖啡厅、KTV等多项平民娱乐,里面的价格比之外面只低不贵!还有几十个包厢可供亲朋包席、会面等。

  但楼上就不一样喽~那是做富人生意的地方,一杯红酒,地下室卖十几块钱,那么楼上最低可能也得一万多,极尽奢华,任何富二代和官二代,都以在龙城酒家吃过饭而自豪唏嘘不已。

  据说这套经营模式,有取见全国闻名的“天上人间”,但很显然,在东门市,龙城酒家的势头,完全盖过天上人间!

  所以有好事之人,戏称楼上为“龙首”、楼下为“龙尾”,倒也贴切。

  唐镇威和这龙城酒家的老板,是老相识,车一停,门童立马麻溜的过来招呼,唐镇威把钥匙丢给门童,领着一行人昂首阔步走入其中。

  孙猴子倒也算是个中层阶级,这龙城酒家来过三两次,还能把持的住,初次来此的李冬青就不知所措了,这外表看去只是座高耸入云的高级餐厅,但等你进到里面,所有的布置只能用极尽奢华来形容!

  地上铺着瑞气的红色绒毯,入目处是一处白玉石围栏的假山池水,水中不时翻腾,定睛一看,竟是数条锦鲤,两旁用餐的人个个衣着考究,西装革履,李冬青出现在此,油迹斑斑的外衣和四角大短裤,着实有些不合情理,引得许多人侧目相待。

  李冬青被看的有些虚了,在脸皮厚的人,也知道,不能穿的这么简陋,甚至可以说是粗鄙,就进入这奢华宛若皇宫之所啊。有伤大雅!

  “看啥那?”一声暴躁的怒吼,出自唐镇威。

  两旁的人本是被这破坏宁静的声音感到恼火,开嘴欲骂,结果看到出声为何人的时候,一个个的,都像嘴巴被缝上的一样埋头不语。连带着看李冬青的眼神都有些敬畏和猜疑。

  狐假虎威!李冬青头一次赶脚这么爽,真没想到唐镇威会替自己解围,而且他的威势这么大!

  “呵呵呵,小伙子,看傻了吧!老头第一次进来的时候,和你一般无二啊!哈哈哈,走,上楼!”

  一拍李冬青肩膀,唐镇威当先昂着头踏上台阶,他今个真高兴,引得对李冬青都有莫名的好感!

  引着几人到了龙头二号贵宾包间,唐镇威随意一坐,菜单已被抵到李冬青手上。

  “小子,随便点,甭客气!老头今天非得请你们好好吃喝一顿。哈哈哈~”

  李冬青有些紧张,这地换寻常可不是他能来的,穿的这么破烂,下地下室都能被赶出来!

  但有唐镇威在,貌似没人有啥意见。话说这老光头到底啥来路?看年龄也就五十多不超过六十,难不成,是孙猴子的老板?那东门市唯一钢厂的总裁?

  想着,李冬青打开绣着金线的菜单,结果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

  尼玛啊,这都什么字?是蚯蚓么?

  菜单上,各式各样的外文汇集其上,密密麻麻,每一道菜名都会用多种不同国度的语言标示,后面还有一大段的介绍,对于上流社会的人来说,当真是显摆学识的好东西。

  但李冬青就一高二毕业啊,还是语言白痴,初中以上的英语试卷,顶多能留下两行睡觉滴下的口水印,这些个洋文洋字,在他眼里可不是鬼画符么?

  这得有多尴尬?一旁的服务人员已经备好双手等着李冬青点菜呢!

  “咕嘟~”吞咽口口水,尼玛的,不就点个菜么?老子不信报不出一俩你这有的名菜!

  脑袋里苦思冥想老半天,李冬青“啪”一声合上菜单,故作深沉的捂嘴咳嗽两声,然后眯着眼睛道:“给我来一客鱼香肉丝!”

  “噗~”唐镇威刚刚抿下的一口82拉菲,当即就吐了出来,脸上震惊过后,哈哈大笑。

  “咋…咋了?”李冬青脑门上冷汗直冒,心里一个劲骂唐镇威,你个老家伙,也不是没见过我家啥样,咋能认识这洋文?难不成是故意看我出丑么?

  服务人员也是满脸笑意,眼神中一点都不掩饰鄙视和轻蔑。他进龙城两三个月,可还真没见过比李冬青还土的土包子!

  李冬青也看见了,甚至听到了,原本因为飞来横财的高兴,这会已经全然消散,有些失落。而那份仿佛讽刺一般存在的菜单,也揭起了李冬青心中的创伤,如果他没有意外,一直像个正常孩子一样上学读书,怎会认不得那几个破洋文?遭人蔑视?

  “CNM的!你笑啥呢?是在笑我唐镇威的客人?”哪知唐镇威笑是笑,却只是觉得这个小家伙真的很实诚很好玩——在龙城酒家点鱼香肉丝?这尼玛让老赵那老家伙知道,怕是得气出血吧?

  正因如此,他更受不了这服务人员的态度,吃过鱼香肉丝的满大街都是,老子就吃过,你给我笑个?

  这种势力的家伙,什么玩意?

  那二十出头的小伙被这一嗓子,直接吓得大气都不敢喘,势力眼的他怎会不认得东门最有名的大富豪之一?低着头连声道:“唐先生对不起,唐先生对不起!”

  李冬青略带感激的看了唐镇威一眼,发现这老头虽然有点痞气,倒也是个实在人!自己不过是一个卖家,这老先生却能如此对待,实乃慷慨之人、再看看那小伙计,李冬青心中有几丝同情,毕竟大家都是出来混的,都不容易,在这干的每天见到的不是富商就是官宦,人变得势力也不是自己能控制的。

  “唐……”

  “叫我威叔吧,小伙子~“唐镇威狠狠瞪了那伙计一眼,又转头和蔼道。

  李冬青吧唧吧唧嘴,看了眼那小伙计道:“算了吧威叔,他也不是故意的,我们赶快上菜吧!肚子都饿扁了。”

  唐镇威心中一赞,暗叹李冬青是个有脾气的年轻人,却也能不意气用事,是个好苗子!

  眉头一挑:“我客人说要鱼香肉丝!你没听到么?”

  小伙计身子一震。表情有些局促不安。

  唐老有唐老的规矩,龙城酒家也有龙城酒家的规矩!龙城酒家的厨子那可都是全国各地鼎鼎有名的大厨!哪一个不是眼高于顶?但凡这菜单上没有的饭菜那是一个都不做,免得掉了份子,自己一个小伙计跑过去说来一客十五块钱的鱼香肉丝,这不是找削么?

  李冬青看在眼里也能猜到大半,尴尬的同时,心中也燃起一丝恼火。

  最新:@章t节上酷匠网K;

  “啪!”一拍桌子,唐镇威已是怒然而起。吓得伙计身子一抖,双腿有些发虚。

  见此,唐镇威也不难为他,而是看向李冬青。

  “小伙子,你说说,你平日里,最爱吃啥?”

  唐镇威如此一闹,李冬青心中莫名有了底气,也是挺身站起:“老子吃的可很讲究的!酸辣土豆丝,水煮白菜、土豆炖牛肉,宫保鸡丁……啊,还有拍黄瓜!这个必须有!”

  “有你妹!”唐镇威心里暗骂,你小子,敢不敢报上一上档次点的。

  但他可不计较这个,而是摸着桌角厉声道:“听到没有?我的贵客,要吃的菜,你让那大厨给我一个不少的上齐喽!就说老子唐镇威说的,上不齐,让他给老子卷铺盖滚蛋!”

  “对,卷铺盖滚蛋!”孙猴子也是少有的鼓起勇气大吼一声,他顶多算个富裕点的小蓝领,平日里赔领导来这龙城吃饭,可没少受那几个破厨子的鸟气,一个个的哪个不是做这些平民菜成长起来的?进了大酒店就瞧不起吃平民菜的普通群众了?也不想想小时候是哪个百家菜将自己养大滴!

  小伙计吓得是屁滚尿流,发誓就算是大厨再难为自己,可也不能触了这大富豪的眉头。

  看着他的窘迫样,唐镇威爽朗的一笑,就拍着李冬青的肩膀坐倒下来,偷偷附耳一句。

  “其实我也喜欢吃酸辣土豆丝~没你小子这直愣愣的爆,还真没理由让那几个顶级大厨做这简单的家常菜!哈哈哈~”

  靠,被当枪使了,这老顽童~不到十分钟,八菜,四荤两素两凉、三汤,一甜一咸,一清汤,挨个上齐,各个都是皮蛋、清汤丸子这样的家常菜!看的那些上菜的服务员一愣一愣的。

  那小伙计更是倚在门边擦着冷汗唏嘘不已,原本以为会挨一顿臭骂,结果一报上唐镇威大名,啧啧啧啧,那些个牛气哄哄的大厨,都能急出翔来!

  他手里还拿着一份中文菜单,方才要是早些个把那龙首专为外国朋友包间准备的菜单,给换回来,哪这么多屁事?真是辱人之人恒辱之啊!

  而李冬青心中也是一阵唏嘘,经过方才一闹,自己与老唐又攀谈几句,简直出奇的合得来,真没想到啊,自己居然因为一个五百块钱的石头疙瘩,攀上这么一大富豪朋友,真是人生充满变数!

  酒过饭饱,唐镇威吃的十分舒坦,这些个家常菜,可是许多年没这么肆无忌惮的吃过了吧?尤其是那酸辣土豆丝,没富足以前他可最爱吃这个了,而现在,老婆都嫌太刺激不让自己吃,方才可是吃爽了!

  不过李冬青这死小子也真是个爽快人,敢跟自己抢菜,真是别有乐趣。

  他很欣赏李冬青的坦诚直率,剃着牙缝,却是想起待会刚好有个事,人多热闹才开心,带上李冬青这愣头青想来能找找乐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