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佛像引发的血案

  李冬青皱眉看着对电话嘀嘀咕咕的孙猴子,心里感觉有一丝奇怪,这家伙虽说胆小,但也绝迹没有给任何人低三下四的习惯,可是,看打电话的样子,啧啧,就仿佛生怕电话那边的人,看到他有一丝不恭般的拘谨,声音嗲的都能酸掉牙了!

  “是!是!没问题!我去接您吧?哦~好的,那我现在就把地址发过来,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再见~”

  一同电话总算是打完了,孙猴子的样子,活生生好像干成一件了不得的大事一般,一拍双手,盯着那尊佛像唏嘘不已!

  李冬青闷不做声,将青铜像收入囊中。

  “额~呵呵呵呵~”孙猴子眼见李冬青出手,下意识就要去夺,又马上反应过来,双手捂着小腹嘻嘻哈哈干笑两声。

  这下李冬青就更狐疑了!不就一铜像么?至于么?而且能让孙猴子那么恭敬说话的人,这,怎么着也得是个小老板吧?

  A)酷XV匠v、网永~久'免…{费看!小r说Ul

  猛地孙猴子电话响了一声,是个骚扰,孙猴子一看号码,立马兴奋的搓起手来,再三嘱咐李挺收拾下桌子,然后就径自吭哧吭哧跑下楼去。

  李冬青是主人,房屋自然要打理,可是刚叠好被子,门就响了,打开一看,孙猴子正一边嘻嘻哈哈笑,一边向自己狂使眼色。

  李冬青不鸟他,往后一看,站着俩人。

  一人留着白须,满头白发,一双眼睛无神中仿若有几缕精光,穿着黑色燕尾服,领口打着蝴蝶结,像是个管家。

  而另一人的身份就显而易见了,先不说他站在白发老头前面,单单看这丰满的身材,都有十足的老板像!

  人长得,其实也蛮富态的,双下巴,小光头,留着八字胡,眼睛小,有些猥琐,不过看面相却很和善。

  “小子,听说你这有尊明铜鎏金长寿佛?赶紧拿来让我看看!”

  李冬青原本因为对方面相变和善的脸,当即拉下,这使唤下人的语气,实在让人窝火。

  “你要买还是要咋地,吱个声,好端端的我凭什么给你看啊?”

  不卑不吭,李冬青自打昨天在张伯那爆发之后,越发发觉,做人就要有底气!先不管身份卑贱,有底气,你就有和别人平等对话的权利!

  “嘿,你个不知好歹……”

  “哦~呵呵,小娃娃脾气挺大?好,我喜欢!”光头胖子面色一滞,旋即却是呵呵笑着阻止了旁边孙猴子的说教,伸出五个手指道:“就依你!只要你这尊佛像是真品,我唐镇威今天还真就买了!底价五万块钱,咋样?”

  “五、五万???”李冬青彻底懵了。

  尼玛啊,他就想着这东西出手两千块钱,能给小熏买辆好点的自行车,他就心满意足了!

  五万?自己就算一整年都有活干,交完该交的,也顶多存个一两万吧?

  五万块…这尼玛稍微好点的山地自行车,也能买一百台了吧…

  总而言之,五万块,对于李冬青来说绝对是一笔巨额财富!张伯有句话并没说错,一直省吃俭用,在生活中又当妈又当爸还得当哥的李冬青,单单金钱来看,确实是个土包子!

  行得正走得直,有担当的土包子!

  事实上换做任何一人,花五百块钱,得五万回利,都得和李冬青一个傻样。

  这不晴空掉馅饼么?

  “拿来把你!”李冬青这还在流着口水发呆,孙猴子却是忌讳的看了眼旁边的胖子,旋即一伸手,就将佛像从李冬青大裤兜里掏出来。

  白发老头接手,他从衣领上取出一个小镜片,径自端着佛像,走到窗户边边,左看看,又看看,脸上不时露出惊悚的表情!任谁看到,都知道这老头对古玩懂些门路。

  唐镇威一看自己这贴心管家的表情,已经知道结果了,脸上喜色丝毫不掩饰,拍拍李冬青的肩膀。

  “小伙子,我可不忽悠你,这佛像虽然也属古玩,但没那么珍贵,市场价也就在四万五到五万之间,来,今天我很高兴,多给你一万!六万块,就当给老娘冲喜了。”

  唐镇威确实很高兴,他虽然也信佛,却也没虔诚到痴迷的地步。

  他收佛像,是因为老娘马上就八十大寿了!唐老太太对佛教,那可真算得上是痴迷的程度!

  自个已经集了整整七只佛像,金银玉铜铁都有,花了共计有九十多万了,要再把这尊佛像收入囊中,老娘八十大寿那天,一并八只,送给她老人家,那绝对会是她老人家年老后最开心的一天!

  李冬青已经彻底懵了,看着唐镇威很随意的从上衣口袋中,掏出六叠红红的百元大钞,他只感觉天花乱坠,而且每一朵都瞅准了往自个脑门上撞。

  唐镇威看李冬青那呆样,不禁出声一笑:“六万块而已,小伙子,至于么?”

  李冬青哪管他?饱汉子不知饿汉饥!你丫是拿大洋当泥巴扔的主,我可是用泥巴糊墙换钱的主,能比么?

  他颤抖着将那钱拿到手中,甚至有些不知所措,好像火烧屁股似的,在房子里左转右转,双手捧着那六万块愣是不知道隔哪好,似乎隔哪都怕给人偷了,看的唐镇威一阵皱眉。

  “老板……您…把那六万块收回去吧。”

  募得,那管家一声轻哼,令其他三人心里都是一凉。哇凉哇凉!

  “咋地?不是真品??”唐镇威急了,自打方才电话里听到明铜鎏金长寿佛这几个大字,自个心里就直鹏腾鹏腾跳。一路上甚至出常的,让管家福叔连闯十多个红灯!

  不管这尊佛像稀有不稀有,但贵在长寿二字啊!自个收集的那七个可都没佛顶这种象征长寿的特征。

  长寿长寿,自个给老娘办八十大寿,可不就为了让她老人家长命百岁么?

  这下可把唐镇威打击坏了。

  李冬青更不用说,在他看来,生与死的距离也不过如此,一瞬间他有种直接翻窗子跳楼的冲动——反差太大啊!

  而孙猴子,更是脸都绿了,好不容易碰上这么一桩能与老板攀攀交情的好事,这眼看着是要变坏事啊!

  总而言之,三人都感觉,想死……

  “不!是真品!”福叔一句斩金截铁,硬生生将三人掉到悬崖底的心给捞将上来。

  “不仅仅是真品,而且,是极为罕见,价值连城的真品啊!”福叔脸色大振,不难看出他有多激动。

  “您看!”

  他不多话,慎重的双手捧着铜像,走唐镇威面前,一指佛像额头。

  “仔细看看,老板,这里可是有一颗珠子?您再看看,这坐莲之上,又是否有一蟠桃雕刻?还有这金莲底座,更有龙纹刻痕!这简直就是稀世珍品!”

  一番话引导三人不约而同看去,结果确实如此。

  “珠子,是唐代的夜明珠,可在白天吸收热量,夜晚持续放光。可取,日夜保佑老夫人灵魂不受妖邪侵入之意;而这蟠桃,更是南极长生大帝的长生果,对于老年人来说简直就是最好的信念寄托,这底盘的龙纹更不用说了老板,可保您不管是家庭还是事业,一直风调雨顺,节节高升啊,造型古朴,每一个表情都刻画的栩栩如生,这……”

  说完,他似乎还有些许感叹,爱怜的摸了摸那莲湖底座道:“好东西,好东西啊!这尊佛像定然是王室贵族陪葬之物,历史悠久,我刚才检查了一遍上面的土灰,应该是二次用干泥灰包裹然后速冷保存下来的,按这土质推算,很有可能是圆明园那个年代的遗失物啊……”

  “啪”唐镇威脸色通红的捏住福叔的手腕:“别说了!”

  他颤抖着,将那佛像夺了过去,简直比李冬青见那六万块钱还土包子,居然直接把价值不菲的西装脱下来,对佛像层层包裹,死死锁在咯吱窝。然后坚定的看着福叔。

  “这尊像值多少钱?说实价!多少钱都换不来我老娘的平安,你懂我意思吧。”

  福叔点了点脑袋,若有所思,片刻后面色一怔。露出一根指头。

  “十、十万块?”李冬青感觉天在转,地在摇,这世界,你妈咋一瞬间变得这么不真实了呢?

  这不怪他!他一个打工仔,累死累活一个月收入不超过四千块钱,这一转眼跨入有存款阶级了,而且还一下子就十万存款,尼玛,哥这是要蹦小康了么?

  “NONONO~”福叔轻蔑的摇了摇指头,旋即闷哼。

  “是一百万!!”

  噗~一股红色长流应声从李冬青鼻孔中喷出,激射速度直达神八火箭!

  兴奋!太兴奋了!昨天还是个被房东敲门追租的穷光蛋,今天一转眼,尼玛转身变坐拥百万宝物的大富豪了!这结果让张伯那老头子知道,会不会直接被气死??

  唐镇威对此表现,却是没了先前那丝看土包子的窃笑。

  一百万!对他来说,也算是笔能入眼的数目了。

  但他可用不着犹豫,古董这玩意,放的再久,也不会贬值,更何况是给老娘送的,以后是要陪老娘入土为安的,越尊贵越好!

  快速拨打了一个电话号,唐镇威说什么,李冬青脑子里乱哄哄听不清楚,只知道他要走了自己的银行卡号他只是在擦完鼻血之后,默默的在哭,脑海里只有一个身影——小熏。

  一百万!小熏,哥哥有一百万了!以后你再也不用受鸟气,过穷日子了!哥哥养你,恩,要富养!哈哈哈哈~唐镇威高兴的很,看着李冬青这一脸潮红,当下也觉得喜庆,一挥胖手。

  “走!小伙子们,跟老头去喝酒冲喜!老头请你们进龙城酒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