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路上,李冬青有些后悔了。

  五百块钱买个破石头疙瘩?自己这是怎么了,不太像平时隐忍的自己啊?

  但又转念一想,对啊,自己这是怎么了,年纪轻轻,却好像离死不远一样,一切都是那么小心谨慎。

  方才,算是热血了一把!不是因为怒骂别人一顿,而是因为一时热血冲脑,居然掏了五百块钱买了个石头疙瘩。

  五百块啊,对李冬青来说那等于一掷千金!

  不过也因此,找到了一点本属于自己的血性!回想起那张老头言辞凿凿恶语相向的样子,李冬青到现在还感觉火大。

  他心底里暗暗发誓,等妹妹长大成人,自己说什么也要好好闯荡一番,让这些狗眼看人低的势利小人好好看看,什么叫做莫欺少年穷!

  心理情绪带动躯体,李冬青不知不觉中紧握拳头。

  “咔嚓~”一声,右拳却是猛地发出一声脆响,这可把李冬青吓一跳。

  他下意识一甩,金光夺手而出,李冬青才反应过来那是自己花五百大洋买来的破石头,尼玛就算没啥用也不能丢掉啊?当下来了个饿狼扑食,摔个狗吃屎的情况下,好歹没让石头掉进水沟里。

  他暗叹自己今天倒霉,都是因为这破石头!

  顺手一看,却是眼珠子都要瞪出来,可把他吓一跳。

  这哪是个石头疙瘩啊?分明就是个佛头!

  佛头面目安详却不失威严,不怒自威,耳垂脖颈,成灰青色,佛顶成髻(ji)状,曾经打工的地方,老板车里有个差不多的,据说这是长寿的象征。

  天哪这还得了?

  李冬青一晃神就猛地起身,手忙脚乱的把那半石半佛装进包包里,左右环视,没发现别人。

  他很紧张,到现在谁也知道,他这回是捡到宝了!这石头里面居然包着佛像!肯定不简单啊!要被人看见铁定不是啥好事。

  他快步走去,徒留下地上被捏碎的矿石残渣。

  十分钟后。

  猫手猫脚进了门,小熏已经睡着了,这么热的天,也没个凉席子,小妮子每晚都被热醒,把衣服脱得光光。

  李冬青爱怜的半跪在床边,充满溺爱的抚了抚小熏的面颊,径自走入厨房里,打开台灯。

  细细端详,这果然是石包佛,佛头佛身已经露出,唯独剩着莲座还没露出。

  李冬青筹措一下,暗自咬牙,直接找来钳子,硬生生的,将那一厘米厚的石皮,给钳了下来。

  过程中尽量保持轻手,生怕多用一点力给弄坏了。

  石皮脱落,一尊完整无缺的灰青色佛像,露出!

  李冬青心脏都快骤停了,不管这佛像是什么来历!价值绝对不非!

  先不说那古朴庄严的造型,就说那石皮!

  他也算是个“专业”民工了,干了这么多年,啥石料没见过?

  那石头根本就不是什么JB金矿!

  质地软中带柔,实则非常酥脆,且内部轻轻一刮,就能变成灰末。

  虽然以他的见识说不出名字来,但也能确定,那是一块经过漫长岁月的某种物质,因为时间关系导致表面范金,很多建筑工地挖地基的时候,都能见到这种东西。

  李冬青笑了,张老伯啊张老伯,你自命不凡,瞧不起人,却不想你女婿压根就没拿您当一回事!他是专门搞矿石的怎会不清楚这根本就不是金矿?

  报应!

  不过这可谓是造化弄人,他那女婿送出来的时候,估计也是觉得这是个没用的破石头,随手就给了张伯,而张伯也是秉着坑骗自己的心理狮子大开口,却想不到,内有玄机!最后落到李冬青手上。这就叫傻人有傻福,哈哈。

  李冬青兴奋到爆!他决定明天就去找个古玩店卖掉去,一两千应该没问题吧?

  一两千啊!能给小熏买件像样点的裤子了!对了,她好像有说过想要台自行车吧?

  将佛像放到桌子上,李冬青悄悄走到床边,脱光衣服上了床,小熏睡梦中似乎遇到什么可怕的事,李冬青一上床就紧紧粘过来,像只树袋熊!

  李冬青无奈的笑了笑,从小住在一起,自然没太多隔阂,只是这丫头一直这样也不行啊,毕竟再过一年多可就是中学生了!无论如何自己都得想办法给她独另的空间才是。

  “额…”

  就像现在,他已经感觉不妙了,这丫头咋发育这么快?胸前面已经略有丘壑了,顶着自己的胸膛,虽说没什么不适,但依然尴尬无比。

  扇了自己一巴掌,李冬青骂自己怎么想这个,旋即轻轻想扒开这丫头环着自己的手。

  “啪~”那指头就像是上死的螺丝,扒出去,立马弹回来,似乎梦中有感应,还很幽怨的哼了一声,又往李冬青怀中缩了缩。

  无奈的笑笑,熄灯,一边揽着妹妹的脖颈,一边脑子里胡思乱想这佛像的来历,李冬青沉沉睡去。

  ……

  月儿由东移向西,小熏被闹钟吵醒,梦游似的套上衣服和书包,洗漱完,拿起桌子上放好的五块钱早餐钱,迷迷糊糊就出了家门。

  清早起床,怀中空空,门外却是传来砰砰砰略带不善的敲门声。李冬青揉了揉眼圈,他昨晚尽想那佛像了,根本没睡好。

  拿过旁边的闹钟一看,艾玛,十点了!

  “来了来了!”飞快的套上短裤穿好背心,李冬青疑惑,谁啊?一大早的。

  大开门一看,心情顿时恢复平淡,嘴角吧唧吧唧,也没关门,就直接回过身去厨房洗漱。

  “嘿嘿嘿~什么态度,什么态度?!”一个四眼紧跟着走了进来,手里还捏着个笔记簿,人长得瘦瘦高高,挺斯文,就是脸上看着有些贼溜溜的。

  他也不见外,进来随手把门一关,跟着李冬青走到厨房,随手一揭水表盖——原来是查水表的!

  其实不尽然,这个人姓孙,是李挺对门邻居,单身,当过两年准程序猿,去年被辞退,现无事可做在小区不远的钢厂里当会计。同时身兼小区委员会副主席,偶尔能行驶下权利,去到单身女房子里,查查水表窥探窥探隐私啥的。

  李冬青一般喊他孙猴子。

  李冬青是个打工仔,虽说他也八九不离十,不过和所有人一样,和李冬青站在一块他还是有优越感的,尤其是看到那破破烂烂的墙壁和缺东缺西的家具。

  李冬青表面在刷牙,实际上却是斜着眼睛看着孙猴子,眉头皱起,心情十分不爽。

  孙猴子可不管这小打工仔有啥子不爽,他抖抖咧咧的,全然不把李冬青放在眼里,就好像这是他自己家一样随意!

  “你能不抖么?“猛不丁冒出一句,连李冬青自己都诧异了。

  自己这两天这是这是咋地了?咋这么控制不住情绪?

  孙猴子一愣,心口一颤,他胆小。

  不过旋即却是抖得更厉害了,一个小民工,没活干的时候和要饭的没啥区别,自己好歹也是大学毕业的,还能让你唬住?

  “咋地?老子还就抖了,看不顺眼?我就抖!我就抖!你想~““啪~“的一声,瓷缸直愣愣摔地上,就像一声炸雷。

  “去你玛德再抖一下试试?”

  李冬青直接就发飙了,那样子简直就像是黑社会的刀手,怒目圆睁,一股子不属于他自己的气势磅礴而出,孙猴子当场就一颤,就差吓尿了!

  “滚出去!”

  一声怒吼,吓得孙猴子是六魂无助,势利小人就这样,你势小,他就势大,而反过来你势头比他还大的时候,他就只有装孙子的份!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啥这么有底气,但看着这前面很嚣张的家伙,被自己一嗓子吓得灰溜溜滚出去,李冬青心里就没有一阵爽。

  “回来!”

  又是一吼,孙猴子一愣,身子开始发抖,心中暗想这家伙不会是发病了吧?最近貌似附近有传闻出现变态杀人狂吧?你mb不会拿我开刀吧?苍天啊大地,我……

  “老子叫你回来!”

  孙猴子灰溜溜的又跑回去,脸上强自装出牵强的硬汉表情:“咋、咋地?”

  李冬青看着就想笑,随手一指:“你笔记簿忘拿了!”

  孙猴子当即移开目光飞也似的去拿笔记簿。

  最新☆U章j{节,$上$酷匠Uq网53

  “一并把水表查了吧,告诉你,下次进门前,给老子好生敲门,再这么贸贸然进来,老子打你个骨断筋折!再告你非法强入民宅!”

  李冬青貌似找到了自己有底气的理由。

  孙猴子一怔,有种扇自己俩耳光的冲动,他太不把李冬青当回事,嘚瑟过头把这事给忘了!看来这家伙可不那么简单就是个搬砖的,单凭那方才吼话的气势,啧啧,以前怕是混过吧?

  李冬青可是全然不知,自己就凭着嗓门大,已经在孙猴子脑袋里列入“决不能惹之江湖古惑仔”的花名册,只是发觉不妥,佛像还在那。

  他当即就要去拿,孙猴子下意识跟着目光一看,当即瞳孔收缩。

  “慢!”也不知哪来的勇气,他居然一手抓住了李冬青的手腕。

  李冬青眉头一挑:“咋地?想练练?“孙猴子却是仿若无闻,硬生生扒开李冬青的手,就好像遇到稀世珍宝一样,擦了擦眼镜,仔仔细细的端详起来。

  李冬青略感不妥,却也没阻止,看这孙猴子的表现,似乎知道些什么啊?

  “好一尊明铜鎏金长寿佛啊!冬哥,你这佛像是哪来的?”

  一声冬哥叫的李冬青心里爽爽的,脑袋却还没糊掉,眼睛滴溜溜一转:“垃圾场捡的!”

  旋即眉头一挑,询问口气道:“怎么?你知道这啥玩意?”

  孙猴子心里可是在滴血,尼玛自己逛了古玩街整整半年都没找到,尼玛原来你躲在垃圾场里啊!

  “认识认识!冬哥,你卖吗?”他心中想起那位关乎着自己毕生前途的老爷子焦急的表情。

  李冬青心中叫好!本以为又得出趟远门去古玩街兜售费口水,不曾想在家门口就有人问价格!

  看李冬青默许的神色,孙猴子面色大喜,欢天喜地的掏出夸耀许久的诺基亚,拨出一个陌生的号码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