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诡异:吊死鬼

  走在街道,吹着习习凉风,李冬青独自享受着心中淡淡的寂凉。

  街上光亮很是昏暗,正夏季节估计九点多才会完全黑下去,不过街上的行人已经开始慢慢减少了。

  每个推着自行车下班的女职工,亦或者打酱油买盐醋的小朋友,看到李冬青走过来都会用奇怪的神色看他,然后躲得远远地。

  没办法!穿的太破烂,世态炎凉,人心惶惶的,你不能阻止人家当你是强奸犯还是人贩子不是?

  这种冷冽蔑视,看下等人的目光,为了生计,李冬青早就习惯,置之不理了。

  远远的,他能看见空地的一脚了,那里其实是要兴建大楼的,不过一批建材被查出了问题,所以时间一直一推再推,偌大的地方成了孩童玩耍的空地。

  李冬青茫茫然走了过去,这空地里摆放着许多水泥管和砖头,因为早就清理过场地的缘故,大树倒只有两三棵,他稍微找了一下,就在一棵大树冠上发现小熏的包包。

  树高六七米,怕是那帮熊孩子扔上去也不省事,怪不得小熏取不下来。

  不过这难不倒李冬青,小时候爬树抓鸟蛋那是家常便饭,虽说这棵树树皮比较滑,但应该难不倒李冬青。

  他三两步跨上旁边的水泥管,然后纵身一跃,就像只壁虎般趴在上面。

  “呼~还真不是一般的滑!”爬上去才感到吃力,这树皮比他爬过的任何一种树都滑,偏偏叫不上名字。

  “恩?怎么这么湿?”爬了老半天,往上面挪了几寸,他忽然感觉手上黏黏糊糊的,像是把啥虫子拍烂了一样。

  这境遇可不敢被虫子整感染,李冬青双腿猛地一夹,然后悬在树上,看掌上有啥东西粘着。

  “血!”

  居然是血,黑森森的,似乎还冒着热气!隔着老远就能闻到那股子腥味。

  李冬青霎时间心坎就凉下来,全身汗毛倒竖,下意识一松手,整个人扑通一声栽倒下去。

  仰躺在地,李冬青感觉背脊断了,因为刚才已经爬到五米的高度,一松手又刚好撞在水泥管子边缘上。

  ad酷%.匠=网K;唯e&一正版15,+‘其`他;e都S是`G盗t版b

  不过与其说他这会感觉疼痛多一点,倒不如说是寒冷多一点,一股凉气自脚后跟窜到天灵盖,李冬青瞪大眼睛死死的看着树冠上面。

  晃荡,晃荡,晃荡~一个身影,就这么随着微风,晃荡……

  死人!!一个吊死鬼!

  李冬青感觉自己的小心脏都快从胸口破肉而出了!那白发苍苍一席黑衣的老者,正伸长着舌头,瞪着眼珠,拇指粗的麻绳勒的他脖颈断裂,黑森森的血直咕嘟咕嘟往外冒,顺着大树干缓慢的流淌。

  李冬青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事实上猛不丁撞见一死人,还死得这么惨,胆子再大也得犯怵啊!

  “对了,报、报警!”李冬青猛地清醒过来,朗朗跄跄爬起来,摸摸身上,那小灵通没带着,转头一看,旁边就是小卖部!

  他撒丫子就向那边跑去,却不曾想太着急了,忘掉自己背脊刚受了重伤,一抬腰就一个趔趄,脚下一滑,又栽了个狗吃屎。

  “啊!”他的手被锋利的杂草边缘划开,殷红的血流淌出来。

  “恩?”他轻哼一声,因为就在把手抬起来的片刻,伴随着扎心的剧痛,貌似有个黑乎乎的啥东西钻到自己手里去了,但一眨眼,又没了。

  暗道自己懦弱,一具死尸吓得精神恍惚出幻觉。

  他爬起来,弯着腰,又跑了过去。甚至没来得及发现,原本满手的黑血,随着手掌划出的血口,一股脑,没入其中消失不见。

  风静静吹动,刮起满地树叶,吹下那吊在枝头的书包。

  明明是干燥的夏天,四周,却蒙上一层淡淡的水雾。

  死尸,消失了,连同那麻绳和树干上的血液,一同化作灰烬,飘散空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半个时辰后……

  “同志,谎报案情可是要负刑事责任的,你以后最好小心点!”三层下巴的民警同志,用隐藏在厚厚镜片下的小四眼不屑的瞪着眼前气个半死的邋遢汉子。

  “我说多少遍了,我没撒谎,真的!刚才他就在这里吊着!你们四处调查一下,一定能发现线索的,说不定他是被人谋杀的呢?”李冬青情绪激动,他实在想不明白,一具死尸,怎么可能在自己眼前莫名其妙的消失,自己就过去打了个电话,前后不到五分钟,难不成他还能诈尸跑了不成!?

  最主要的,这可是人命关天!就算那死的人跟自己一毛钱关系没有,但既然看见了就不可能不管!让他草草了之!那可是一条人命!!

  “有毛病吧你?”一旁的瘦麻杆警官忍不住了,当了这么多年小民警,好不容易听到在自己管辖区域发现死尸,这可能会牵出一个大案子,然后要是进展顺利,说不定进刑警队的愿望就能成真,哪知,被忽悠了。

  “要不是看你有毛病,我早K你了!哼~”

  “啪~”警车门重重的合上,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那瘦麻杆不满的情绪。

  “去你妈的!什么素质?你要不是警察,老子tm也早K你了!”不满的发泄着牢骚,李冬青感觉今天真的很倒霉,背上这会还火辣辣疼着,造的什么孽?

  好在,书包貌似被风吹下啦,不用想办法再去取了。

  李冬青下意识看了眼那树冠,怎么看怎么邪乎,一股子凉飕飕的感觉又窜了上来,他打个寒颤,疾步向回走去。

  就在李冬青离开不到一分钟,血液,自地底窜出,渐渐凝固出两个诡异的黑色身影。

  “天参血气……薛老头,何苦来哉?呵呵呵呵~”

  他们面朝李冬青离开的地方,喃喃自语,片刻后,没入地下,消散不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