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凉如水,破败的住宅小区里,李冬青平躺在木板床上,稍一翻身子,浑身骨头就噼里啪啦响个不停,折腾来折腾去,也有一个多小时了,愣是睡不着。

  昨天夜里,自个又忙了一晚,因为刚好那栋楼房竣工了,白天时候,那满地散落的长的短的,都是钢筋啊,那在李冬青这等生活拘谨的人眼中就是人民币!

  可是白天他没时间,因为为了多赚那几百块钱,他还负责帮大老板们搬运隔天剪彩的东西,忙忙碌碌一整天后,连饭都没吃,就赶了过去,结果他娘的别说钢筋了,钢丝都没一根!早就被其他工友哄抢个干净了!整个工地只剩下混合着钢筋的水泥块。

  这种事情很正常,他也早有预料,但是心里有些不甘心,因为再过几天就是小学生放暑假的时候了,那意味着,再过最多两个月,他又得给小熏缴纳一千八的学费!

  没办法,他可以选择让小熏去县城读小学,但他不能,每个人都有自己固执要强的那一面,正所谓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口气!李冬青的这口气,就寄托在自己妹妹身上,他要竭尽所能给妹妹最好的生活和学习条件!

  这不是负担,而是责任,不然他也不会吃力到送小熏去私立小学读书。

  所以啊,昨晚上他压根没住家里,买了两袋挂面,几根火腿肠和两包榨菜放在桌子上,给小薰留个便条,扛起锤头就乒乒乓乓在工地砸了一晚上,敲出不少钢筋来,今早装去回收站,换了两百七十块钱,才算是心满意足。

  回到家腿一软就软倒在床上,还以为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会了,结果因为房租问题,房东那边刚刚又是劈头盖脸的一顿数落……

  他觉得很累很累,事实上他本可以不这么累,他完全可以把小熏送回孤儿院去,因为这孩子压根就不是他亲妹妹!

  她是李冬青捡来的!

  李冬青是个孤儿,地震的时候老爹老娘一并压死在乡村的土房房子里,他的命是自家“大黄”硬生生从土石堆里扯出来的!

  老爹的干弟弟领养了自己,他把自己家小儿子给了邻居,把自己接了回去,只为了那份被当做抚养补偿的,原本属于自己的三亩地!

  等政府的土地转让手续批下来后,那个尖嘴猴腮的家伙就来了个狸猫换太子,把自家小孩接回来,把李冬青卖给人贩子。

  因为他们家那个小孩是超生的,没户口,而李冬青却在被领养的时候一并合法入了户,啧啧,李冬青在上完高二的时候才算明白这是怎么回事,那个瘦扒皮“干爸爸”,还真是如意算盘打的响,一举两得!实话说是个很会算计的人物。

  后来他被人贩子卖给一户人家,那是两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和老爷爷,还有小熏,他们说,小熏,也是他们领养的。

  但跟小熏熟识了,李冬青才知道不是这样的,小熏,是他们拐来的!他们老而无子,心理有些问题!尤其是那个糟老头子!李冬青好几次发现,他居然在浴室偷偷打了个眼,每次小熏进去洗澡,他都会偷看,甚至会将小熏脱下的洁白内裤放在鼻尖狂嗅!

  所以,上到高二的时候,李冬青拿花盆砸晕了老头。

  因为他回家后发现这老东西正在地板上,下身脱得光光的,发疯似的撕扯小熏的衣服,小熏则是无助的哭成一团……

  逃窜到这东门市也有三年了,一直是做苦力!因为就苦力来钱快,没要求!

  日夜劳碌,唯一的好处就是炼的一刚硬身板,三年前他可打死不相信自己能把一块砖头抛到五层楼那么高。

  而现在,一晃眼,又到了晚上……

  小熏揉了揉发红发肿的眼圈,托着沉重的脚步,一步一步踏上台阶。

  今天她又被同学欺负了,那个小胖子最讨厌,总喜欢揪自己头发,还骂自己是野种,所以家长会家长永远不来学校,而是请老师去她家做家访。

  他那等老妈开着轿车接送的孩子,怎么能想得到,小熏唯一的亲人哥哥李冬青,只是怕自己年龄看着太小,衣服穿得太破给小熏丢人呢?

  小熏瘦的就像只骨头架子,头上扎着马尾,脚上穿着布鞋,身上的衣服却不脏,校服底下是淡黄色的T恤,那是李冬青上个月刚给她买的,虽然是地摊货,可小丫头却是宝贝的很呢!

  轻轻推开房门,门没锁。

  李冬青这会才刚睡醒不久,一摸钟发现七点都过了,小熏早就该回来了,想来是老师留住一会。

  他赶忙翻身起来给做饭。

  东门市是二级城市,物价不高,但也不便宜,所以一顿餐很难见着肉吃,不过也能做出可口的饭菜,就像现在,李冬青煎了两个大鸡蛋,烧了一油菜炖蘑菇,看了眼小熏故意昨夜没吃留下的一根火腿肠,顺手就撒点孜然炸了一下,连同鸡蛋蘑菇,一同扣在小熏的米饭上。

  “哥……”小熏看着哥哥分菜的时候,连自个的鸡蛋都用筷子夹成两半放在自己碗里,又想想学校里的事情,鼻头不禁一酸。

  “回来了小熏?来,快吃饭,吃完了哥哥陪你写……咦?你的包呢?”李冬青原本笑着问,可转头一看,这丫头孤零零的站着,眼睛发红,书包却没了!

  “…”小熏垂头看地板,眼神中有种莫名的倔强。

  “说,书包呢!”李冬青原本好好的心情,被搅得一团糟。

  他蹲下身子,心疼的擦去妹妹眼角的泪水,柔声道:“小薰别怕,哥哥在哪,啊~告诉哥哥,是不是又被同学欺负了?”

  小熏委屈的眼泪哗一声就留下来了,扑进李冬青怀里大声哭泣。

  李冬青眼神中闪过一丝戾气,不用想,也知道又是那个死胖子。

  他之所以这么大戾气,是因为那死胖子可不是什么小孩子,那家伙小时候被他爸爸带去美国生活,回来后对中文一窍不通,所以就得从小学重修,不过是跳跃式的念,今年在五年级,没准明年就升到初二了!

  所以,他的准确年龄——十六!

  李冬青实在想不明白了,tmd狗东西,在美国念书都念到屁股里面去了?一个十六岁的大小伙,为什么总对才十二岁的小熏死揪着不放?

  要不是怕学校为难小熏,说什么,自己也要让这个死胖子吃点苦头。

  怒气难平,李冬青怕吓着妹妹,一把把小熏抱起。

  好家伙,这小妮子,哭的真是稀里哗啦,自己干干巴巴的T恤愣是湿了一大半!

  看着像个树袋熊一样黏在自己身上不肯下来的妹妹,李冬青心情莫名其妙好了很多,耐下性子,把小熏放在凳子上,端上饭菜,然后坐到旁边柔声道:“小熏啊,告诉哥哥,他们把你书包怎么地了?是扔了?还是撕了?”

  小熏抽了抽鼻子,眼睛还不敢看李冬青,歪着头看着桌上的饭菜,小声道:“他们把包包扔到树上去了!小熏摇了半天也摇不下来。”

  “乒~”刚刚从上衣口袋掏出的罐装啤酒,一下就被李冬青捏扁了,这群小王八羔子,太欺负人了!

  “在空地?”他一手滤去泡沫,一手摸着小熏的头问。

  小熏点了点头,李冬青爱怜的摸了摸她的脸颊,这小家伙,跟着自己真是受了不少苦!

  “小熏,乖乖把菜都吃完!看你瘦的……”他三两下套上麻黄色油迹斑斑的外衣,:“哥哥去给你取书包,一会就回来了!好好吃饭啊!待会不用等我直接睡!”

  酷G‘匠P网唯◎;一Ks正T版p$,2其$…他:。都\是;盗E{版B

  话没说完,人已经三两步跨出房门,锁上门后急急忙忙的往楼梯下跑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