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陈可

  我叫陈晟,今年高二。我有一个姐姐,亲姐。她今年高三。是我们学校著名的公交车。我们全家都以她为耻。在学校里别人一见到我就会在旁边小声嘀咕亦或者是大声的说道:“看,就是高二(6)班的陈晟。他姐姐就是我们年级那个著名的公交车陈可。”

  每当这个时候我心里总有一股怒火燃起,最常的选择就是上去把那些人打一顿,死命打,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但是如果遇见的是女生,我只能忍住我的怒火,把不愉快全都发泄到墙上,我的手经常是伤痕累累。每当我回到家姐姐看到这些伤痕,便会狠狠地嘲笑我:“陈晟,你觉不觉得你很丢人?”

  我并不发火,每一次都是冷笑着看着她,然后一字一顿地告诉她:“陈可,我们家里你最丢人。二中的公交车?”

  r最新章V节~)上…酷/☆匠}e网S‘

  我从来不叫她姐姐,在我的潜意识里,她在我们家只是一个外人,我的爸妈从来不把她当作女儿看待,而我也从来没有当过她是我的姐姐。陈可每一次听到我说这句话,她就会气的浑身发抖,止不住的颤抖,怒视着我。我冷静的背着我的书包回到房间,把门狠狠一摔。我只有在只属于我自己的小世界里才会感受到一丝丝的世界的美好。

  我有想过很多次自杀,在爸妈无尽的争吵的时候,在每一次陈可被爸妈打倒在地,狠狠地大声的嚎叫着的时候,在每一次陈可用她所谓的姐姐的身份来指责我的时候......但是每一次当我看到我的爸爸妈妈脸上的皱纹时,我就会觉得我原来还有存在感,还有爸爸妈妈需要我。

  妈妈在我初三那一年得了抑郁症,那一天得知这个消息,我坐在沙发上低头沉默不语,而陈可只是用嘲讽的笑声宣泄着她对这个家的不满。那一晚,爸爸拿着棍子,把陈可按在地上打,陈可被打的浑身伤痕。我默默地回到了房间,关上门躺在床上,直到听不到陈可撕心裂肺的吼叫。

  好不容易上完一天的课,我背着沉重的书包回到了毫无生气的家里。陈可不知道做了什么事情,我回到家看到爸爸把她按到沙发上狠狠地扇了几巴掌。而我的妈妈不见了踪影。我已经习惯了,冷漠的放下了书包,在一旁坐下看着他们,我的心已经死了,很麻木了。

  爸爸用最肮脏的词语最伤人的话骂着陈可,他说:“陈可,你这么不要脸,出去卖,你怎么还知道回到这个家?”

  陈可不停的挣扎着,想躲开爸爸的手。用最绝望的声音吼道:“我就是出去卖,关你屁事。”

  爸爸怒不可遏,把陈可掰倒在地上,一边把她往房间里拖,一边叫道:“你那么爱被别人上,那怎么不回来当婊子?老子今天让你爽个够。”

  爸爸把房门狠狠地摔上了。里面传来陈可的挣扎声还有爸爸生气的怒吼。我躺在沙发上,这个世界真肮脏,我已经觉得自己活不下去了。过了很久,房间里只有陈可的哭声,爸爸把房门打开了。爸爸看了我一眼,然后出了门。我走过去打开房门,看见赤身裸体的陈可坐在床上,抱着自己的腿哭着,已经没有了哭声,只是默默地流着泪。我走过去在她旁边坐下。陈可出声了,她说:“陈晟,我第一次觉得自己那么脏。”

  我顿了顿,不知道该如何出口安慰她,我心里一点也不觉得悲伤,我的心早就在很久之前死了。我只是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把她的衣服递给她,示意她把衣服穿上。陈可推开了我的手,进了浴室。不久后浴室传来一阵阵水声,我走过去敲了敲门。陈可在里边用沙哑的声音说道:“陈晟,我很脏。你去睡觉吧。我要把自己的身体洗干净。”

  我无力的放下了手,然后转身回了房间。昏昏沉沉的睡过去了很久。醒来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多了。我出了房门,看见浴室的灯光还亮着。我敲了敲门,没有人应。我询问陈可:“陈可?你还没有洗好嘛?已经很久了?”

  里面没有人回应我,我再一次开口说:“你再不应我我就进去了?”

  还是没有传出一点声音,我打开了门。这辈子让我最难忘的情景出现在了我的眼前,让我每一晚做噩梦的来源。我看见陈可躺在浴缸里,热水器还在她的头顶洒着水。而浴缸里的水正在往外漫着,全都是鲜艳到刺眼的血水。我愣一下,连忙的跑过去,陈可割腕了。

  我探了探她的鼻子,已经没有任何呼吸的迹象了。陈可,我的姐姐,死了。在我们的家里。我的眼泪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一下子冒了出来。我已经好几年没有流过泪了,不管再怎么绝望。我抱着陈可哭了很久,我撕心裂肺的叫她:“姐姐,你醒醒。”

  这是我第一次叫她姐姐。她却再也不会回应我。只是安静的躺在了我的怀抱里。

  我一直拍着她的脸,我说:“陈可,姐姐。你醒一醒啊。你看看我啊。我叫了你姐姐,你怎么不应我啊?是不是生我气了?我知道自己很丢人,你不要不说话好不好。我知道我做了很多错事,说了很多伤人的话,伤了你的心。我向你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姐姐你醒醒好不好。我求你了。”

  尽管我一声又一声的喊她,尽管我这样泣不成声,可是陈可始终没有再回应我,她再也不会回应我了,她没有听到我叫她姐姐,我从未像今天这样悲痛欲绝过。我一直以为我对于陈可一点感情也没有,只有痛恨和厌恶,还有深深的瞧不起与鄙夷,直到今天,我才发现我才知道,原来我也是那么爱陈可,一个弟弟对于一个姐姐,最单纯的爱。

  我坐在浴室的地板上哭了很久,头顶的花洒还在一直不停的洒着,把我的衣服全都浸透,有一种绝望的情绪再一次渗透我的身体,直到蔓延到我的心,我的肺,我的每一个感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