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前的独立院子看起来有些年头,岁月在老式的木质门板上留下了斑驳的痕迹,但看的出主人是个勤快人,因为着房子看着虽然老旧,却不失干净和整洁。

  房门并没有关严,留有一条细缝,透过手指粗细的门缝,我看到院子里有块不大的农地,种了些萝卜青菜,一只被铁链子拴住了的大黑狗闻见了生人的气味,朝我们不友好得望了过来。

  汪汪的三两声犬吠之后,里面传出了一个苍老而干巴巴的声音:“是城东的林掌柜吗,请进来吧。”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能随便花五位数买一个不当吃不当穿的青铜器,那不是圈子里的行家前辈,就是喜欢摆阔任性的富贵商人。但结合此时此景来看,这两种我猜想的可能中只会是前者。

  但当买主真正出现的时候,他的形象实在令我有些意外。

  想象中的高人前辈,应该是穿着一身复古的棉袍子,手上逗个鸟儿或者嘴里叼只烟枪,迈着螃蟹步,大腹便便而从容地从房子里走出来。

  可是现实并不是这样的,我和张胖子前后走进院子中的时候,只看到一个骨瘦嶙峋的半拉老头子,戴着一顶破的掉渣的旧草帽,两只裤管只卷起一只,手里提着把锄头,正在地里翻着土。

  “你就是吴老……吴大爷?”我硬生生地把老板两个字吞进了肚子里,皱着眉头看着跟前的半拉老头,心想就这厮能拿得出两万块钱么?

  “我就是。”吴老头放下锄头,随手抹了一把汗,然后卸下了草帽,露出一头银灰色的中短发。

  “好吧,吴大爷,东西我带来了,一口价两万块,你觉得怎么样?”其实我说这话的时候就已经准备走了,因为看他的样子实在不可能拿得出两万块,与其做无畏的讨价还价,不如直接让他知难而退,我可不想跟一个种田老头子费口舌介绍什么收藏价值之类的话。

  “两万块?”吴老头眯着眼睛笑了笑,然后说出了一句令我吃惊的话:“太便宜了吧,你那青铜小鼎可不止这个价。”

  ed酷W匠N◎网a首发Q

  “那方便的话,您给加点?”张胖子的眼睛都变成了钱串子。

  “东西先给我看看。”吴老头要求道。

  我看吴老头的形象虽不咋样,但说话口气倒是不小,说不定手里有点棺材钱买得起青铜小鼎,于是就让张胖子把小鼎拿给他瞧。

  但当张胖子刚从背包里拿出青铜小鼎,吴老头还没有什么表示,他家的那只大黑狗突然咆哮了起来,犬吠不止,狗爪子在地上不断地刨着土,全身毛都炸了起来,颤抖着不住后退。

  这畜生好像很恐惧青铜小鼎?

  吴老头接过青铜小鼎,眼神不经意地变了变,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老家伙走过去顺了顺狗毛,然后拿草帽盖住它的眼珠子,最后才仔细品鉴着手中的青铜小鼎,眼神时儿凝重时儿放松,露出一个在我看来色眯眯的笑容,好像手里捧得是一个绝世大美人。

  他看的时间有点久,我等地有些不耐烦,但料想这不过是一只脚已经踏进棺材的老家伙,在我们两个身强力壮的年轻人面前也耍不出什么花样,所以为了那急用的两万块钱,我也由他去看。

  “这东西不假,的确是百兽朝圣子母鼎的子鼎,想不到这些年竟然就摆在一家默默无闻的铺子里。”吴老头伸出古藤般的老手,动作温柔地抚_摸着青铜小鼎上面的精美纹路。

  “你说这旧东西是子鼎?那,它还有母鼎?”我惊讶地脱口而出。

  这里所说得子母鼎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单只鼎炉,而是通过特殊制作手法炼制出来有着特殊作用的大小双鼎。

  子母鼎,大鼎在外,子鼎在内,通过大鼎淬炼小鼎,功成之后小鼎拥有诸多妙用。

  通俗点来说,这有点像一个某些高科技集成式的采集器,为真正的内核所服务。母鼎充当的角色有些像太阳能吸热板,而子鼎则有点像热能存储器,真正发挥效用的正是小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