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这家店的店主之一,和我从小同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张胖子,性格极为胆小,但却很贪财,没考上大学在外面瞎混了几年的他很容易就被我忽悠了过来。

  “林柯,你觉得这玩意儿能卖多少钱?”

  我琢磨了一下,伸出了两根手指头:“大概是这价了,横竖不会差得太多。”

  “什么,两百?”张胖子目露期待。

  “两百你大爷,两百消得我城区城郊的来回折腾!”

  “那是……两千?!”张胖子眼睛亮了起来。

  “两千你妹!我说你能不能有点追求?”

  “不会是……两万吧?”张胖子的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了。

  没错,以我的目光来看,这青铜小鼎,绝对值得两万块。这还是有价无市的原因,我和张胖子毕竟在这方圈子里根基尚浅,没有什么出货的渠道,就算手上有好东西,恐怕也要大打折扣。

  听说这玩意儿价值两万之后,张胖子一路上精神焕发,红光满面地好像服用了什么大补丸一般。

  半个小时之后,我们终于来到了买主的所在地,位于郊区一个毫不起眼的村子当中。

  “这样的地方能会有人肯花两万块把这样一个破烂玩意儿买回家?”张胖子一边点头哈腰地对坐在村头抽烟的老大爷打招呼问好,一边对我提出了他的质疑。

  “说不定是个隐居的行家前辈呢。”我心里也有些捉摸不定,但因为急用钱没办法,只好仅仅通过电话之后就来到了这里寻求交易。

  我和张胖子说着话,村道里突然刮来一阵风,几张纸钱飘了过来,接着就听到一曲悠悠荡荡的大悲调。

  按照地址寻买主的路上,一支出丧的队伍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不比在市区,村里对于死人送葬的规矩多,也多注重一些形式。

  村子里的路并不宽,死者为大,我和张胖子规规矩矩地让开了道路,站在一旁的草垛上目送队伍。

  而在送葬的队伍之中,我注意到了一个有意思的细节。

  四个汉子扛着死者沉睡安息的棺材,模样显得异常轻松,甚至还可以空出一只手来挠挠痒或者掏掏鼻孔,好像那口棺材分量并不如何沉重。

  这并不符合常理,一口棺材加上一个死人,怎么着也得有几百斤的重量吧,那四个看起来并不健壮的汉子只用一只手就能抬得动?

  难道是空棺?

  我心里突然冒出这个想法,也算有点吃惊。但作为一个外乡的旁观者,我并没有主动要去一探究竟的想法。

  “真可怜,李家十几代的一脉单传,就出了这么一个小子,谁知道好好的一个小子莫名其妙死了,而且连尸首都找不到。”

  旁边站着两个交头接耳看热闹的闲妇,她们看着李家送葬的队伍表现出感同身受的难过模样,暗地里却嚼起了舌根津津乐道。

  目送李家的送葬队伍从身边走过之后,我和张胖子对视一眼,然后背着青铜小鼎,继续朝村里寻去,但经过这么一件事儿,我心里突然有些不安的感觉,预感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酷匠*K网9永o久免9费^r看7小{说●

  根据在电话里联络的地址,我们来到位于村子西部青山下的一栋独立院落之前。

  坐西朝东,背靠旺脉,风水宝地。

  院子门前有一口水井,井边蹲有一个约摸只有七八岁的小屁孩。

  “那儿有个小孩,你去问问他这家人是不是姓吴?”我对张胖子说道。

  张胖子点点头,走向那个小屁孩,过了一会儿回到我身边,目露同情地说道:“是个傻子,问他什么都不知道。”

  “好吧,我们直接去敲门。”

  说完,我带头走向院子大门。走过那块水井的时候,蹲在井边的小屁孩依旧痴痴地看着水井,我以为里面有小鱼虾米之类的存在才引得他的注意,好奇地往里面看了一眼,但却什么活物都没有看到,除了那浑浊的水下长着的一团团红色的诡异水草,像女人的头发丝一样缠绕在井里。

  “一、二、三、四、五……十二、十三、十四……十四……十四……”傻小子笑呵呵地对着水井数起了数。

  “这小屁孩搞什么,他家大人也不管管,就不怕掉进井里淹死?”张胖子回头看了一眼,嘀咕道。

  “不关我们的事。”我回他道:“我总觉得这里有些古怪,赶紧把青铜小鼎给卖了,然后我们就回去。”

  张胖子胆小,听了我的话之后,想起了之前碰到的白事儿,赶紧点点头,连回头再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