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城东旧店(上)
  b^最新章-&节上酷m}匠网H

  我从考古系毕业之后,找工作到处碰壁。

  四年前看《盗墓笔记》脑子发热,以为盗墓敛宝是一项极其可行的活儿,是故在激动之下报考了国内某大学的考古系并被录取。

  谁知那些小说根本不切实际,考古系出来的大学生不是改行就业,就是待在某个博物馆里当起了吉祥物的角色。

  当然,当年能够有胆量报考冷门的考古系,如今的我就有勇气承担处境尴尬的现实。面对毕业既是失业的困境,山人自有妙计。

  去博物馆里当个讲解员不是我的志向,改行的话又觉得对不起四年的寒窗苦学。所以在综合利弊之后,在我的深思熟虑之下,就在东城某胡同里盘下了一家古董店,做起了买卖旧货的行当。

  位于胡同串子儿里的店面,是我和我的一个叫做张胖子的发小,从一个叫做朝爷的半老头子手里接过来的。

  将房契交给我们的时候,朝老头子满含不舍地说要不是自己准备去云游四海,他是打死也不会舍得将这家老店转让给我们的。

  而事实并不这样,朝老头根本就是因为混不下去了才决定的出手转让。现在这个年头,谁还真的傻到以为能在这样的旮旯小店里淘到什么宝贝?横竖不过是忽悠一下外地游客和一些洋鬼子,将店里的“古董”卖给他们充当纪念品。

  其实我的这家古董店,倒不如说是杂货店。

  我大学四年所学也并非全是白学,就算店里的那些瓷器盘底没有贴着“淘宝专卖”的标签,凭我一双天生聪慧的双眼以及这四年来学到的专业知识,依然可以一眼看破它们不过就是出产于某个山区里的违法破窑子。

  摆在最显眼位置的那个紫砂悬壶,号称清宫里的贡品,但其实不过是就市场价几十块钱人民币的仿真品;而摆在紫砂悬壶旁边的那个残缺了的金砂香炉,看起来倒是有几分古意,似乎是个挺值钱的玩意儿。

  但我告诉你吧,那只不过我故意将它摔烂了一角,然后又在上面贴了一些泥巴做成的特效而已。虽然我将它标价两千,但实际上它只值个二十块。

  不过这家老店能够在胡同里开了几十年,经历了多方转让而不倒,当然这里面也有它的依仗所在。

  记得那姓朝的半拉老头在临走之前,指着店里掌柜桌子后面货架上的一个有着百兽朝圣秘纹的青铜小鼎,镇重其事地对我说:“将来就算店开不下去了,也不能把这个鼎给卖了!”

  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也不知道,说这话是上一任店主传下来的,如果违背了此话,必然遭受报谴。

  这话听得挺唬人的,但我却不以为然,估计是那位第一任店主,为了保留一点自己的东西,而故弄玄虚,故意说出这样的话来吓唬人罢了。也怪那朝老头活了大半辈子,在东城古董界也有些名声,没想到却也是一个糊涂怂蛋。

  全店上下也就这个青铜小鼎看起来有些值钱,我不卖它卖谁?

  “我们真要把这个家伙给卖了?那朝老头的话……”

  “不卖它我们难道们喝西北风去啊?再说了,这家店已经是我们了,我们这么做又不犯法。”

  “可是……”

  “没有可是,如果你害怕你现在就回去,那我卖了钱一点都不会分给你。”

  去城外的公交车上,张胖子听了我的话之后,终于老实了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