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园,在干啥呢?停下来。”远处的马宥旻他们追了上来,关心地问道,手也伸进了自己的挎包,拿出摩托罗拉手机,很新,刚买的。片刻,陆锦园抬起头来,大声说道:“大马子,他谁啊!”

  “哦,他啊,是舒越,高一A班的班草兼班长,比毕妮妮厉害多了,今年的年级第一还是他拿下来的呢。”马宥旻一脸神气地说道,话还未搭上,一旁被议论的舒越将清澈的黑眼睛眯成一条线,嘴角扬起了一道美丽的弧线,用不大不小,清脆爽朗的嗓音说道:“你也喜欢泰勒·斯威夫特的歌吗?我也很喜欢,真的!”

  陆锦园听到泰勒·斯威夫特的名字后,眼睛里闪着光芒,兴奋地说道:“是啊,是啊,我最爱的女歌手就是泰勒了,好棒!你叫舒越是吧?,我们做朋友吧。”舒越一脸错愕,显然有点被吓着了,在一旁干干地笑道“嘿嘿...嘿嘿”,脸上带着淡淡的粉红,淡然出声:”宥旻,这美女有点自来熟吧,你好啊,我叫......舒越,嗨,嘿嘿,哦,对了,宥旻,你刚说的毕妮妮是谁啊?“”切,就这小妞还是美女,这么瘦不拉几的,这细胳膊细腿的,还美?毕妮妮是我们高一C班出了名的大美女,长的好看,成绩又好,只是呢?就是太骚里骚气的,遇到B班的班草邱止修的时候,像是在热脸贴冷屁股,一边特别献殷勤地和邱止修问问题一边的手在人家身上游来游去,嘶,现在想起来,鸡皮疙瘩都出了。“马宥旻一把大手伸出来勾到舒越的细脖子上面,露出了一个特别欠揍的笑脸,陆锦园朝马宥旻翻了个大白眼,低头看了一下时间,一惊,大喊道:“大马子,七点二十五啦,还有五分钟就要迟到啦。“说完,便纵身一跨,跨上了3D车上,没有命地骑,还时不时地望崭新崭新的白色三星手机上看时间,手机的外壳是陆锦园的好友池蜜桃送的,是一个特别精致的哆啦a梦和大雄的照片,池蜜桃特别特别喜欢哆啦a梦,说不出那种感觉!没过三分钟,四个人便陆陆续续地到了学校。

  陆锦园微微地抬起了头,望着学校的牌匾,就那短短的两句话:与师为友,与生为伴。明德学校书——被逗笑了,陆锦园推着自行车进校门口,后面三个也疾步走向陆锦园,有说有笑地停车,跟上陆锦园!看见陆锦园正在翻找校卡,“嗨,给你吧!我...我有两张,嘿嘿。”一只特别白净出现在陆锦园头上,手中拿着一张白色校卡,陆锦园毫不吝啬地接上了,还说道:“多谢啦....”说罢,边走边研究这一张校卡,因为接上这张校卡时,陆锦园灵敏的嗅觉发现有一股特别奇怪的花香味,四处望了下,没有花啊!后来研究时终于发现这张校卡中放着一朵已经干枯了的栀子花标本,又情不自主地嗅了嗅,“好香啊!”发自内心的赞赏。

  舒越笑了笑,两个酒窝显得格外漂亮,亮白的虎牙毫不吝啬地露了出来,漂亮的黑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略带着一点笑声说道:“嗯,是栀子花,很美,花语是禅客、清净、喜悦、脱俗永恒的爱,一生守候和喜悦与等待的爱情,很美好的花语,她还记得吗?”最后那句话,陆锦园听得出那个她是舒越一生都忘不了的人,而且栀子花肯定是她最爱的花。

  U…看正*、版章}节e#上酷E#匠7网o

  “舒越,我喜欢雏菊,爱在心中,有着清丽脱俗的爱。”陆锦园微微地笑道,笑道很美,有种清丽脱俗的感觉,舒越不得不承认,陆锦园的确很漂亮,是那种忧伤的美女,熏烟一般的柳眉,特别忧伤的大眼睛,小巧的桃唇,高挺的鼻梁,一头黑发如瀑布一般,却用一个蓝色的皮筋扎上去了,只是微微绑上了两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陆凡说:

qq:1197327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