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诗诗越是害怕,我呢就越是高兴,因为她会抱紧我。就这样,我在水里,跟白诗诗嬉戏起来,故意刁难她,坐着各种夸张的动作!

  而我们的身体呢,自然而然的,就会有一些触碰。这样的触碰,渐渐地,把我整的是心慌意乱的,最后我的身体发生了变化,凶器壮硕的如同一个铁棒!

  但是,整个人过程,我都没有乱来。因为我知道,我和白诗诗,是属于师徒关系,而我也不敢像上次一样的,去得罪她。

  在两米深的池子里,我们嬉戏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周胜昔那龟儿,嚷着要走,我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离开的时候,我是和白诗诗一起回家的。在的士车上,白诗诗就跟我讲了一句,说:“朱飞,你去了川大,记得联系我。”

  “嗯嗯,会的,白姐姐你放心吧!”

  就这样,来个人在灿烂的夕阳下,分别了。分别的时候,我莫名的有些感伤,这种感伤,我自己都不晓得是为什么呢。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的时间,我基本是和一帮兄弟混在一起,要么就是在网吧里打游戏,要么就是去学校踢球,各种好玩的,都玩过了。

  而这些日子里呢,我和胡蝶的接触,是最多的。基本上,两三天,我们就会见一次,见面的时候,跟大多数情侣一样,抱抱搂搂的。有的时候,我甚至在想,自己要不要,拿下胡蝶,和她修成正果。

  但是,胡蝶似乎,并不喜欢这些东西。我呢也就不敢多说,害怕她误会我,只是想占有她的身体。不过,这种感觉,很棒!

  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暑假就被我消耗殆尽了。而接下来的日子,我要做的就是准备去往成都,去川大报名上学。

  在去川大的前几天,胡蝶跟我说好,叫我陪着她,坐她爸爸的车一起出成都,她都跟她爸爸说好了。

  然而,就在我即将答应的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打电话的人是谁呢?

  不是别人,正是四中的小美女唐婉儿。看着唐婉儿突如其来的电话,我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毕竟,暑假这么多天,她都没有联系我。这个时候,突然来一个电话,搞的我不知道如何回答。

  “婉儿,有事儿吗?”我问了起来。

  “没啥事,就问你多久去成都,马上九月一号了!”

  听着这话,我才记起来,当时我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唐婉儿给我约定了,要我跟她一起坐动车,去成都上学。

  “额.......我准备后天走!你呢?”

  “后天啊,那行,我也后天,我们一起吧!到时你可以帮我拿下行李,我东西有点多,一个人弄不了。”

  这话一说,把我整的有些尴尬了,要知道,胡蝶刚刚才发短信给我,希望我和她一起走。

  “这样啊..........”我不好意思拒绝唐婉儿,毕竟她一个弱女子,父母都没时间送她去学校,于是我说着:“行啊!那到时我们一起吧!”

  “嗯嗯,好啊!”

  就这样,唐婉儿在电话里,跟我扯了起来,聊了很多。但一直没问我和胡蝶的情况,似乎她一直不愿意接受这样一个事实。

  挂断电话后,我只能找借口,跟胡蝶说,我害怕她父亲,不想跟她一起去成都。胡蝶听后,不以为然的说着:“你害怕我爸爸干嘛啊?我爸爸知道这事儿。他听说你考上了川大,在我面前,还夸奖你呢。”

  额...........额...........额..........。

  我听着这话,有些得意,没想到,胡蝶的父亲,还真的看得起我啊。

  “是吗?有这回事?”我询问起来,难以置信这一切。

  “嗯嗯,是真的。我爸爸都说了,叫你跟我们一起过去,节约车费!”

  胡蝶如此这般的邀请,她爸爸也喜欢我,我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了。我甚至还想,借着这样一个机会,跟他父亲好好聊聊,促进一下关系。要知道,在我理想状态中,将来胡蝶是我的妻子,而她的老爸,则是我的老丈人!

  只可惜,我答应了唐婉儿就没法接受蝴蝶的邀请了,我只好讲着说:“替我谢谢你老爸了,但是我真没法跟你走。因为我爸爸,要送我去成都,所以........”

  “没事,你爸爸要一起,也行啊。到时我叫我爸开路虎,这样就坐得下了。”胡蝶讲了起来。

  她家确实有钱,有了奔驰,居然还有路虎。而我爸爸呢,连自行车,都舍不得买。这就是差距啊。

  “算了,我爸爸说了,到时坐火车过去,他已经把车票都买好了!”

  “啊......这样啊!好吧,那到时去了成都,你得第一时间,来找我,知道不?”

  “恩恩,那是必须得。”

  就这样,我把胡蝶给糊弄过去了。而我父亲呢,并不会跟我一起走,他老人家,忙着工地上的活儿呢,忙着给我存钱,说等我毕业之后,看能不能在成都,帮我按揭房子。

  父亲虽然忙碌,但是临别前,还是给我收拾的大包小包的,那枯黄的双手,一直帮着我提着行李,硬是要送我的火车站。

  去到火车站后,唐婉儿已经来了,手里拿着薄薄的车票,冲着我挥手呢:“朱飞,这边,这边!”

  她脸上洋溢着温暖的笑容,是多么的可爱啊。我走了过去,父亲就在检票口,开始叮嘱我,跟我讲,说:“飞娃子,去了成都,要好好念书,要听老师的话,晓得不?”

  “我晓得!”我回答起来,有些不耐烦,觉得成都并不远,同时还觉得,父亲有点土气,居然叫我小名飞娃子。

  “你去了那边,要是没得钱了,就给我打电话,我给你打过来。但是,不能乱花钱,晓得不?”

  “晓得,我晓得。你先回去吧!”我不耐烦的讲着。

  “叔叔,你就别送了,我们要进去了。”唐婉儿也讲了起来,准备检票了。

  “嗯嗯!”父亲点点头,终于把背包给了我。

  我背着背包,就准备进去,这个时候呢,父亲突然又从兜里,摸出了六张皱巴巴的十元钞票,喊着:“朱飞,等一下。”

  “干啥?”

  “这个,你拿着!”说完,他就把六十块钱,塞进了我的兜里。“去了要保重身体,要多穿衣服!”

  XI酷iv匠57网◇永久BE免bO费看DI小9√说

  说到此处,这个硬汉的眼里,流出了眼泪。而我呢,直到这一刻,才明白什么叫儿行千里母担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