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白诗诗就跟我坐在一起的。吃饭的时候呢,我们自然是要聊天的。聊的都是什么呢?

  无非是一些生活上,和学习上的事情。我对白诗诗,相当的客气,也不知道是怎么的,现在的我,不敢在她面前开玩笑了。似乎我们之间的关系,有了些许的变化。这变化是为什么,我自己都不晓得。

  作为胡蝶的升学宴,胡蝶的父亲,自然是要在上面讲两句的,诸如感谢某某老师,同学之类的客套话。

  我见着她爸爸,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只顾着吃东西。这个时候,同桌的周胜昔跟渣成,就怂恿我,说:“朱飞,你要不上去说两句儿啊?”

  “说你个头,吃你的饭!”我嘟哝起来,就没搭理这两个龟儿子。“白老师,你最近都在干嘛呢?”我询问其白诗诗来。

  “最近忙啊,忙着给下一届的高三,补课。”

  “啊,还补课啊,不是放假了吗?”

  “现在学校抓的紧,不补课,怎么能行呢。我这一天也是累的够呛的,这天气这么热,在教室里上课,有的学生不听话,搞的我心浮气躁的。”

  听着天气热,渣成那狗日的就讲了一句,说:“白老师,要不这样子,今天下午我们去游泳如何?”

  “游泳?”白诗诗有些茫然。

  “你不知道吗,我们吃饭的东方花园酒店上面,是有室内泳池的。等会吃完饭了,大家好轻松轻松。”渣成讲了起来。

  这小子说这样的话,目的其实很简单,他原本就是个色痞子,叫白诗诗去游泳,无非就是想看看白诗诗的身体。

  我本来想叫白诗诗别去的,没想到,白诗诗却说着:“可以啊,正好我下午没课,游泳锻炼一下也行!”

  “是啊,确实很减肥。游泳的运动量,是跑步的五倍。”渣成就瞎扯起来。“朱飞,到时要不你也一起,还有周扒皮。”

  “没问题!”周胜昔就答应起来。我却没有讲话。

  渣成就跟我说:“朱飞,你不去?”

  “额.......去!”我无奈的讲着,想着一会游泳的时候,老子绝对不能让渣成这小子占便宜,不能让他摸白诗诗。

  听到要组织游泳,周峰也跟着搀和进来,说自己也想去。这么一闹呢,班里很多人,都说要一起。有的甚至叫班主任也跟着去。

  一餐饭吃完后,班里的人就兴奋的往顶楼的泳池跑。我呢找到了胡蝶,问她要不要一起,结果胡蝶跟我说,自己大姨妈来了,不能游泳,叫我一个人去就行。

  一个人去,那就一个人去吧!

  就这样,我买了一条三十块钱的泳裤,然后跟着渣成几个人,走进了更衣室。走进去后,几个小伙子就开始了换衣服。

  男生嘛,换衣服的时候,都在议论谁更大,谁不行这样的话题。我们闹的很开心,周峰沉默不语,戴起了潜水镜,搞的很是专业。

  “我先出去了,你们随意!”周峰说着,就走了出去。他一走,我们几个兄弟,就开始吐槽他,说着狗日的,太装了。

  “飞哥,要不这样,一会游泳的时候,我们哥几个,好好收拾收拾周峰。你看如何啊?”渣成讲了起来,露出了坏坏的样子。

  “对啊,弄死他龟儿子!”周胜昔也白了一句。

  “行啊,到时嘿嘿!”我说着,就把几个兄弟召集过来,围城了一个圈,小声的商议起来,一会的对策,盘算着怎么收拾周峰那狗日的,还不让他发现。

  商量完毕,三个兄弟就走了出去,我还弄了弄自己的裤带,害怕一会进水了掉下来,免得尴尬!

  走出去之后,我们就看见周峰,站在岸上,装逼的坐着所谓的热身运动,搞的煞有介事似得,又是弄自己的腰杆,又是做侧身运动。

  “我擦!”我吐槽一句。

  “飞哥,上啊!”渣成嘀咕了一句,示意我,冲过去猛的把周峰推进泳池。

  我咬咬牙,果断的冲了上去,周峰背对着我,根本不晓得我来了,我猛的一个巴掌,推在他的后背上。

  “啊..........。”周峰大叫一声,扑通一下就掉进了泳池。“我草.......”他掉进去后,准备不足,就呛了一鼻子的水,很是郁闷。结果抬头一看,是我,就更加的郁闷了。

  “班长,好玩不。啊哈哈哈!”我笑了起来,装的很和善。

  “玩毛啊,有你这么玩的吗?”

  “哎呀!开个玩笑嘛,看你热身运动做了那么久,也该下水了!你看我.......”说着,我一个跟头就扎进了水里,那样子,相当的帅气。

  “来咯!”紧接着,周胜昔跟渣成也扎了进来,周峰见我们一脸的笑容就觉得我刚才可能不是故意的,也就没讲什么,傻傻的自己游走了。

  “一会在弄你!”我嘀咕了一句,跟着两个龟儿子,就在水里嬉戏起来,你追我赶的,搞的很是火热。

  就在这个时候,女生更衣室门口,走出来一个人。这个人是谁呢?不是别人,正是美女老师白诗诗。

  看V正z*版U章节bK上W酷7匠^网M…

  只见白诗诗穿着粉红色的泳衣,紧紧实实的包裹着自己的上围。现半身,是一个类似裙子的玩意儿。那白皙而修长的美腿,看的我鼻血都快出来了。

  一一步一步的,朝着泳池岸边走了过来,小PP就跟着左右扭动,看上去,相当的性感,就跟高圆圆一样!

  “你们几个看什么呢?”白诗诗嘀咕了一句。

  “啊.......没看什么,没看什么!”周胜昔傻傻的讲着,马上把头转了过去。

  “白老师,没想到你身材这么好啊!”渣成色色的说着。

  白诗诗听着渣成的话,微微一笑,显然是高兴的,然后慢慢的,就走进了水中。边走,就问了一句,说:“朱飞,这水深不深啊?”

  “怎么地?白老师,你不会游泳?”我问了起来,朝着她就走了过去。我心想,如果白诗诗不会游泳的话,那我今天可得好好教教她,好好调教调教她,就在水里调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