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中午,我正在家里,打着LOL,跟一帮小学生较劲呢。突然,我的手机震动起来,我看了一下来电显示,发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这搞得我有些莫名其妙的。

  我拿着电话,就问了起来,说:“喂,请问你是哪位啊?”

  “你好,我是川南电视台记者张文文,你是朱飞同学吗?”一个娇柔的声音讲了起来。

  听着是川南电视台的记者我都有点懵了,我在想,这是什么节奏?记者打电话给我,还是个女的吗,难不成,老子的桃花运来了?

  额.......额......显然不是!这世界上,可没有那么多的桃花运,这是现实,又不是日本影片。

  “嗯嗯,我就是朱飞,请问你有事儿吗?”我小心翼翼的,问了起来,深怕说错什么。

  “是这样的朱飞同学,我们通过了解,得知您是我们川南是,第一个被录取的学生,所以想对你做一个采访。你现在在哪里呢?方不方便?”

  听着这话,我都快跳起来了,我居然是是川南市第一个被录取的高中生,记者还有对我采访,这事要让我爸爸知道了,那该多好啊,这可是要上电视的哦。

  而记者做采访,这种事情,其实也正常。川南市不大,能上新闻的,也就是这些事儿了。就比如,高考的时候,第一个走出考场的学生,往往会被采访,是一样的。

  “嗯嗯,我有时间,我就在家呢。请问我是不是,被川师大录取了?”我问了起来,直接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脸上笑开了花。

  “不是川师大,而是川大。怎么?你有疑问?”

  这.......这........这是什么节奏?我清清楚楚的记得,在填志愿的时候,胡蝶跟我填的是一样的,是川师大啊,我怎么会被川大录取呢?

  “啊?川大?不会吧。我第一志愿,没填川大啊。”我很是不解。

  “呵呵,确实是川大,这个是准确的。朱飞同学,请问你家住在哪里,我们准备现在就带着录取通知书,过来!”

  “额.......我家住在延安路,阳光老社区,1栋三单元502.我在家,你们来吧!”我如实的就把自己的坐标,给报了出来。

  “好的,你稍等一下,二十分钟后,我们就会过来!”

  就这样,记者挂断了电话。我呢,一脸的茫然,全然不晓得,这一切是为什么。但是,想着记者要采访我,我果断的打电话,就给了我父亲,让他马上从工地上回来。

  父亲听到这个消息后,激动的不得了,在电话那头,对着自己的工友,就喊着:“大刚,老何,我儿子考上了,考上了啊。............上的是,是川大,四川大学。”

  听着父亲在电话那头,如此的激动,我忍不住,眼泪居然出来了。可怜天下父母心,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就是这个道理。

  父亲是朴素的,他不会讲话,但是这样的话,确实最真实的。我看着家里很乱,咔咔咔的,就收拾起来,把自己床上的小裤衩子,直接塞到了枕头下面。

  过来十来分钟,我就听见有人敲门,我果断的走了过去,门一打开,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记者,拿着话筒,后面跟着摄像。

  “请问你就是朱飞吗?”女记者问了起来。

  “是的,我就是!您是张记者吧?”

  “嗯,我是川南电视台,新闻频道的。”

  交涉两句之后,我就把张记者,叫到了家里客厅坐下。坐下之后呢,摄像师,就对准了我,然后记者就跟我聊了起来。

  “这是您的录取通知书,您可以看下!”说着,张记者,就从自己的公文包里面,把一封信给拿了出来。

  我拆开一看,我的天啊,确实是川大的录取书。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恭喜您朱飞同学,您被我校中文系录取,希望你九月三号,到我校报到。

  看着这样的文字,我手都在发抖,实在是太激动了。但是,激动过后,我心又有些不解,我在想,我莫名其妙的,被川大录取了,这样一来,我就不能和胡蝶,在一起了啊。

  “张记者,我怎么会被川大录取呢?是不是,有问题哦?”我傻傻的问着,全然不晓得,这里面的内幕。

  “小伙子,有什么问题啊。这录取通知书,你难道还怀疑是假的吗?”

  “没有,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觉得........”我不好讲出来。

  记者呢,就开始对我做访谈了,问我拿到通知书,是什么感受。问我最想感谢的人是谁、反正就是各种问题。

  聊着聊着,门打开了,我的父亲,穿着汗湿的衣衫,走了进来。进来之后,记者对他就做起了访问,询问他我平时的习惯什么的。

  父亲是老实人,说话很实在,直接跟记者讲,说我以前爱打架,爱打游戏,爱上网什么什么的,把我的缺点,都给爆料出去了。

  \-酷匠lE网永h久p8免费看\a小v说

  “那问我想想,这样的孩子,怎么成绩如此的优秀呢。我们看了下,他的总成绩,其实已经超川大二十五分之多了。”

  “这个,这个要感谢他的老师,老师对他帮助很大。他现在,有这样的成绩,我也高兴啊。”父亲有些愚钝的讲着。

  就这样,记者跟我们,聊了差不多有两个多小时,我呢一直很兴奋,不少的邻居过来围观,都对我发出了赞叹。

  这些邻居里面,很多之前对我有意见的,说我不是好东西,甚至说我以后要吃牢饭。但现在,看着我被录取了,直接教育自己的儿子,说:“你看到没有,人家朱飞多能干,说考大学就考大学,你呢,你放假了,就想着耍!”

  听着这样的话,我心窝子都是高兴的,这就是现实。你牛了,所有人都觉得你行,你要是失败了,所有人都觉得你原本就是一坨屎。

  我呢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在乎的是胡蝶。等记者走后,我马上打电话,给了胡蝶,就把这事儿告诉了她,询问她我志愿是不是,整错了。

  胡蝶听后,说着:“朱飞,恭喜你,你原本就该上川大的。”

  “为什么啊?我想和你在一起,什么川大啊!”我吐槽起来,说的都是心里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