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百三十 恋师心理学

  看着白诗诗打来的电话,我一脸的茫然,我不晓得,她这个时候,打来电话是何意。要知道,这十来天的时间里,白诗诗都没有搭理我。

  每次上课,路过我课桌边上,白诗诗从不看我一眼。似乎,在她的心里,我就是一个龌蹉下流,肮脏的家伙。

  我放下碗筷,拿着手机就走进了自己的卧室,进去之后,我接听了电话,小声的说着:“白老师,你好!”

  是的,讲这话的时候,我的手都在颤抖,都是没有力气的。白诗诗沉默了两秒钟,说:“朱飞,你在干啥?”

  “我.......我吃饭!”我丝毫不敢乱说,感觉她像是在盘问我似得。

  “你,你下午的时候,到我家里来下,我有话想跟你讲!”白诗诗淡定的说着。

  听着这话,我有些不解了,这美女老师,叫我去她家里,去干啥呢?要知道,我上次去他家里,已经搞出了恶心的事情,她还叫我去,难不成是要狠狠地批评我一阵?

  “嗯嗯,好的!”

  说完这话,白诗诗就挂断了电话,我拿着手机,站在屋子里面,心里咯噔咯噔的跳着。我很慌张啊。

  “朱飞,谁打的电话啊?”父亲问了起来。

  “哦,是白老师,她叫我下午去她家一下!”我如实的汇报起来。

  “可以啊,去白老师家里,再让她给你温习一下,后天就考试你,这次你不容有失啊!”

  “我知道!”我傻傻的点点头,其实心里很蛋疼。

  高考,对于父亲来说,比什么都重要。但是呢,他并不知道,最近几天,我因为王倩和白诗诗的事情,根本没心思考试,就连最近几天的测试,我都是做的一塌糊涂。

  为此,胡蝶还问我是怎么了,我说不在状态,就这样敷衍她。

  哎呀!说真的,大战在即,这样的状态,让我自己都担心。我甚至害怕,因为自己状态不好,到时透视眼镜的技能,都使不出来,那就彻底完蛋了。

  我咔咔咔的扒了几口饭,骑着自己的自行车,就去到了白诗诗的楼下。站在楼下,我不敢上去啊,我不知道接下来,我将面临的是什么。

  十九岁的我,叼着烟,就靠在楼梯的栏杆上,心乱如麻。烟一根一根的抽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着,我却不敢走上去。

  估计是见我迟迟没有来,白诗诗就闪了我一下电话,我接听后说:“白老师,我已经到你楼下了,马上上来!”

  这话一说我就没有退路了。要以前,我还想着,得罪了白诗诗就得罪了,怕个个屌,大不了老子高考完,不见她就是了。

  我烟头一丢,咔咔咔的,就走到了她家门口。这个时候,门已经开了一半了,是她之前就给我留好的。

  要以前,老子肯定大胆的走进去,甚至想看看郝爽是不是光着身子在沙发上。但是,这一次,我没敢,而是轻轻的敲了下门。

  “进来吧!”白诗诗轻柔柔的讲了一句。

  我嘎吱一声,就打开了门,然后走了进去。进去一看,白诗诗穿着紧身的T恤,仰卧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遥控器,正在看芒果台的《爸爸去哪儿了》。

  她的很白,很修长,并没有穿黑丝,但是不穿黑丝,反而更加的反应出她皮肤的光滑。她就穿着一条紧身的小短裤,感觉像是志林姐姐躺在那里一样。

  “白老师,我来了!”我规规矩矩的讲着,丝毫不敢怠慢。

  白诗诗看了我一眼,拍了拍沙发,说:“过来坐!”

  这.......这........这........这是什么节奏啊?叫我过去坐,还是过去做呢?她这样的姿势,是在诱惑我吗?

  额.......显然不是,白诗诗不是那种放荡的女人,而是有节操的好姑娘!

  我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就坐在了她旁边,她呢就把电视的声音关小了,但我还是能听到林志颖的儿子在叫着:“芭比,你会唱小星星吗?你丫要是不会唱,那我教你好吗?”

  白诗诗看着电话,没说话,我也不敢说啊。但我,对于这爸爸去哪儿了,毫无兴趣。而我坐着呢,也是汗流浃背,因为我紧张。

  “朱飞,你吃水果吗?我冰箱你有西瓜,你自己去拿吧!”白诗诗讲了一句。

  这一句,说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要知道,西瓜可是我最喜欢的水果啊,白诗诗准备的可以说很周到。

  “我.......我吃!”我呆滞的讲着,起身就打开了冰箱,然后拿出了西瓜,去到厨房里,咔咔咔的切了起来,最后端在了桌子上。

  白诗诗呢,关掉了电视,说:“我不吃西瓜,我吃香蕉,你给我拿根香蕉过来。要那种大的,知道不!”

  “哦哦.......”我又去拿了一根香蕉,就给了白诗诗。

  白诗诗张开小嘴巴,轻轻的,就咬了一口香蕉。那动作,就跟日本电影里的节奏一样。咬着那香蕉,她讲着说:“朱飞,你知道我今天叫你来干什么吗?”

  我靠!说了这么多,终于直奔主题了。我不是傻子,我知道她想说什么,还不是上次的事情吗?

  于是,我主动站了起来,说:“白老师,上次的事儿,是我不对,我该死,我错了!你原谅我吧!”

  +。酷*U匠网首发W9

  白诗诗听后,笑着说:“你别紧张,上次的事情,我后来一直在想,也不全怪你。我也有责任。”

  我擦!这是什么话?

  白诗诗居然说上次的事情,不全怪我,还怪她。这是在耍我吗?还是我在做梦?难道说,真的要跟岛国片里的节奏一样?我和白诗诗聊着聊着就........。

  “不,白老师,上次是我的错。”我激动的讲着。

  “朱飞,你别自责。事情发生的时候,我处理的不当,让你误会了我。是的,刚开始,我确实很生气,但是后来我查了下高中生心理学,我发现其实这不怪你。你这种行为呢,是大多数高中生,都存在的。用心理学的角度讲,叫‘恋师’性,用通俗的话讲,就是青少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靠!我没听错吧?居然还有这样一套说辞?不过呢,白诗诗讲的确实没错,我确实存在恋师倾向,而这在教育心理学里,是专门的学科。

  但是,白诗诗能这样的认识,她就会彻底的原谅我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36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