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看D正版、章7节,上¤1酷NL匠“网:

  我急匆匆的上了住院部,然后就来到了三楼,对着病房挨个挨个的找,最后终于找到了唐婉儿所在的病房。

  果然像周峰说的一样,唐婉儿,确实住院了!只见她仰卧在病床上,手上打着点滴,以为苍老的妇人坐在她的病床前面。

  这妇人,我不用猜都知道,应该就是唐婉儿的母亲!

  只见她的老母亲,轻轻的抚摸着她那白皙的脸蛋,眼神里流露出一阵阵的心疼,心疼只见的女儿啊!

  看着这一幕,我心里不是滋味。想想看,这都怪我!

  我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敲响了房门:“咣咣咣,咣咣咣,咣咣咣.........”

  唐婉儿的母亲,听着这声音,就看了一眼,然后走了过来。她并不认识我,打开门后,就问着说:“你是........”

  “阿姨您好,我,我是唐婉儿的同学,朱飞!我听说她生病了,所以专门过来看看她!”我带着微笑讲。

  唐婉儿听见了我的声音,侧目就看了我一眼,那眼神里,流出出的,满满都是爱。同时,还带着一丢丢的欣喜,估计她也没想到,我会出现这这里。

  “哦哦哦,这样啊!”唐婉儿的母亲开心的说着。“小伙子,谢谢你。你进来吧。”唐婉儿的母亲,就让我进去了,然后讲着:“婉儿,你们班同学来看你了。”

  我低着头,走了过去,说着:“婉儿,你怎么样?”

  这话说完,我才发现,自己很操蛋。由于事先没有准备,这会儿上来看唐婉儿手里就没有带礼物什么的。

  要知道,一般起医院看病人,都会带点水果,鲜花之类的东西。

  唐婉儿小声的说着:“我还好。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呢?”

  我怎么知道?老子还不是因为周峰的么。但是,我没有提到周峰,我觉得吧,如果我说是因为周峰的话,唐婉儿肯定觉得我这人心不诚。

  于是我就故意装b,说:“我今儿路过四中,偶然见听到的,所以就过来了。”

  唐婉儿听着这话,淡淡的笑了,很是开心。这个时候呢,她的母亲,就坐在了我旁边,开始跟我攀谈起来,问东问西的,跟所有家长一样。

  我这人呢,什么都不好,就一点好。是什么呢?那就是在同学家长面前,表现的非常的懂事,非常的听话。

  在这样的闲聊中,唐婉儿的母亲,对我很是赞赏。只是我面对着唐婉儿,我的心里不好受。

  “也不知道是怎么地,她前几天都好好的,在学校坐着课间操,就晕倒了。这进医院一下,查发现是贫血。这还没什么啊,医院跟我讲,说她思想上,有郁结。”唐婉儿的母亲,就当着我的面,讲诉起了女儿的病情。“你说着可咋整啊,我们家里,没给你压力啊,你高考考的好不好,我们都理解你。婉儿,你思想可的放开了。”

  听着唐婉母亲的话,我都不晓得说什么才好!唐婉儿这哪里是因为高考压力大,才产生了郁结啊,这完全是因为我拒绝了她啊。

  “妈,我没事。你别瞎想了,高考我没压力!”唐婉儿宽慰起了母亲,真的很懂事儿她。而我呢,傻b的坐在一旁,都不晓得说什么才好。

  “好好好,你没压力就好。我跟你爸啊,就担心你。你也知道,我这病都还没好,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妈妈我怎么过的下去了。”

  讲着讲着,这慈祥的母亲,眼泪刷刷的就流啊,整的我是万分尴尬!这怪谁呢?怪我啊!

  要不是我拒绝了唐婉儿,她会这样嘛?她如果健健康康的,她母亲会这么难受吗?

  这是什么?这就是一个人的错,两个人来遭罪!可是,我又能怎样?我跟胡蝶,已经结合在一起了啊!

  我就一直宽慰唐婉儿的母亲,叫她别难过。她母亲呢,最后还跟我拉起了家常来,唐婉儿则是一言不发的看着我。

  拉家常这种事情,一旦聊起来,就很耗时间。张凯见我迟迟没有过去,又打来电话,说着:“嘿,你在打飞机吗?到底来不来啊,我身边这位,可已经等的着急了哦。”

  “我来了,来了。刚才车胎爆了,现在已经走到了川南医院。”我瞎编起来,就在病房外面跟张凯打电话。

  “行行行,搞快点。你再不来,我身边这位美女,可就要走人了。”

  “到底是谁嘛?”

  “秘密,不告诉你,你见了,你就知道了!”张凯又卖起了关子。

  我吐槽起来,咔咔的就挂断了电话。

  张凯那边在等我,我如果再不过去呢,实在是不好。于是我走进了病房,就准备跟唐婉儿他们道别,想扯谎说我爸爸叫我回去了。

  然而,进门之后呢,唐婉儿的母亲,却说着:“好好好,我下楼去给你买盒牛奶,你等着啊!”

  说完,她母亲就走了出去。这个时候,病房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我看着她,她看着我,面对面,却变得无法面对了!

  良久,她讲了一句,说:“朱飞,我妈走了,我想问你一事儿。”

  “嗯嗯,你说吧!”我心里着急啊,想,马上离开。

  “你,你觉得自己,是不是一个负责人的人?”她突然搞了这么一句,整的我懵了都。

  “我,婉儿。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讲,我和你之间,是不可能的。你也晓得,我跟胡蝶。”

  我还没说完呢,唐婉儿笑了笑,说:“嗯嗯,我知道了。”

  这话说完,我不明白什么意思,张凯又打来电话了,我没办法,只好说:“婉儿,我的回家了,我爸爸打电话了。”

  “行!”

  就这样,我拿着电话,走了出去,说着:“着急干啥,老子已经到清吧门口了。”

  说完,我骑着车子,直奔清吧。走进清吧,张凯就伸手,给我打招呼,说:“嘿,这边。”

  我走了过去,过去一看,我傻了。张凯的身边,坐着的那个人,居然是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