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冷眼看着周峰那土杂种,说着:“你说的到底是不是真事儿?”

  “我还骗你不成?朱飞,不是兄弟我说你,你做人也太.........好低人家唐婉儿,对你是一往情深啊,你总不能..............”

  “滚蛋!”我怒骂一句,扭头就走了。

 看周峰说话那口气,应该没有胡扯,我走在楼梯上,心里想着,我要不要,应不应去医院看看唐婉儿呢?

  如果不去看她,我觉得有点不太好,毕竟这小妮子,是因为我才郁郁寡欢,最后生病的啊。但是,要是去看她了,我只担心一点,那就是她会更加的离不开我,同时我也害怕胡蝶知道这事儿。

  犹豫,犹豫,犹豫,真犹豫啊!

  彷徨,彷徨,彷徨,真彷徨啊!

  我默默的叼着烟,就站在窗台上,享受着香烟略过肺部的感觉。那感觉,并不舒爽,而是有一丝丝的难受。

  正当我焦虑不安的时候,一个巴掌拍在了我的后背上,小声的说着:“嘿,干啥又抽烟啊?上节课发的英语试卷,你做的咋样了啊?”

  我回头一看,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我最爱的胡蝶姑娘。胡蝶穿着白色的T恤,脚上是一双红色的匡威鞋子,头发弄的很时髦,短裙恰到好处,虽然没穿丝袜,但显得更加的得体。

  “做的差不多,你过来干啥?不是说话的吗,高考前,咱们小两口,少接触。”我调侃起来,刷刷的,就整了一口烟,感觉很爽!

  胡蝶一下夺走了我手里的烟,装着正经,说着:“抽什么啊,抽死你。是说好了高考前,少接触,但是没说不能接触吧?你什么意思,朱飞,翅膀长硬了,是不是啊?”

  嘿嘿,这妹纸,又跟我摆谱,不过我就喜欢她那样子,喜欢那微微上翘的嘴角。如果不是在教学楼里,我绝对抱着她亲一口。

  “没有,我不是这意思。我就觉得,一会白老师看到了,又不好!”

  “好吧,那我走了。待会记得把你英语试卷拿给我,我帮你检查,知道不?”

  “恩恩,知道了,妈妈!”我调侃起来,跟胡蝶在一起,就是有这么多的乐趣,这样的乐趣,我相信,谈过恋爱的人,都有体会。

  胡蝶傲娇的就走了过去,我想了很久,也没一个答案。最后我走进了教室,把英语试卷整完后,就拿给了胡蝶。至于唐婉儿的事情,我一直没跟她说。

  这事儿,虽然没告诉胡蝶,但我心里是不安的。但最终,我还是下定决心,不去找唐婉儿,我要一刀斩断和她之间的联系。

  就这样,时间一转眼,就来到了晚自习。上着晚自习,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拿出了一看,是初中基友,张凯打来的电话。

  张凯这个时候打来电话,把老子整的很是尴尬,我呢就趴在课桌上,接听起来,深怕老师看到。

  “凯子,啥事啊?”我小声的问着。

  “你娃还在上课么?”

  “废话,这个时间点,老子不上课,难不成还在网吧打LOL啊。我又不是你,是社会大哥。”

  “扯蛋!我跟你说一事儿啊,等会你放学了,到北湖公园旁边的‘丽莎清吧’来耍,今晚给给你介绍一个老友。”张凯笑嘻嘻的讲着,电话那头,我听到有个女孩,娇声说着:“张凯,你说啥呢。”

  “啊?北湖那边啊?太远了。我晚上还回家复习,就不过来了。”我推辞起来,确实不想去那种娱乐场所,同时我觉得,张凯带去的人,基本上都是社会上的女娃子。

  然而,张凯却说着:“你复习个龟龟啊!今天星期五,明天再复习。我跟你说,今晚上坐我旁边的人,是你的老相识,你要是不来,可就亏大了。”

  “谁啊?”我问了起来。

  “谁?这个暂时不告诉你,你来了,绝对会觉得惊喜。可以说,是大大的惊喜。”

  这张凯,居然给我卖起了关子,整的我一愣一愣的,对那个老相识,充满了好奇。

  “到底是谁?说!”我问了起来,猫眼看了下讲台上的历史老师,历史老师整傻b的讲着试卷,喊着说:“鸦片战争的历史意义是什么?”

  “这个不告诉你,你来了就知道了,别唧唧歪歪的。就这么定了,别人今晚,可就等着你呢。”

  “你......”我吐槽起来。

  这一声吐槽,结果给历史老师听见了,他桌子一拍,说:“朱飞,站起来,刚才我讲到哪里了啊?”

  我擦!我慢慢的站了起来,周胜昔就提醒了我一下,我笑了笑,说:“你讲到第二页,第三题。这题答案选C,文化大革命。”

  我本以为自己回答对了,结果这历史老师冷冷的说着:“胡扯!”

  这么一说,班里人都笑了出来,我才发现,周胜昔那龟儿子,耍了我,故意给我说错。结果历史老师把我给臭骂了一顿,我放学之后,追着周胜昔,就是一阵‘蹂躏’。

  跟周胜昔戏耍完后,我和他骑着车子,就准备回家了。结果刚走两三步,张凯又打来电话,问我过去没有。

  最后逼的没办法啊,只好说过来了,叫他等着。

  没法,我只好调转冲突,朝着北湖公园的方向,骑行过去。霓虹灯下,一个十九岁的骚年,在道路上飞驰,那个人就是我朱飞。

  是的,我的影子看上去,都很帅气,都很潇洒!

  从南中去北湖公园,中间正好要经过川南医院,当我的车子骑行到川南医院外面的时候,我不由得就停了下来。

  我在想,我要不要进去看看唐婉儿呢?反正现在自己都路过了,看了也没什么吧?

  纠结了大概两秒钟的样子,我车子咔嚓一下,就停在了医院门口,然后我朝着住院部走了进去。我清楚的记得,周峰说过,唐婉儿在住院部三楼的病房里。

  @更#新最k=快'上}酷A3匠网◇3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小强哥哥说:

猜猜这老相好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