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久,她讲了起来,说:“我不做你妹妹,我们还是做朋友吧!”

  我日!这么冰冷的一句话,把我搞的是心都碎裂了啊。显然,我此刻做的事情,已经伤害到了这个小妮子。

  但是,我不明白,她为何会如此的伤心。

  而我看着她,突然就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声音,这声音嘀咕着,说:“为什么?为什么他是这种人?他为什么不对我负责任?”

  x(酷匠*网正版|k首e发|Y

  是的,这话是她内心的声音,是被我窥探到的。但是我搞不懂,她这话是什么意思。要知道,我没有抱她,没有亲她,甚至连手都没有摸过,何来的负责呢?

  但我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说:“没事儿,那我们还是做朋友吧。但是我不希望,因为这事儿,让你难过。”

  她没讲话,可是内心却在嘀咕,说着:“不希望我难过?为什么?为什么啊?难道那天你对我做的事情,你就忘了吗?”

  她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我,眼神冷冷的。我都不看直视她,我在想,我什么时候,对她做了什么?

  我可什么都没做啊,难不成这窥心术,出了问题?我看到的,不是她内心所想的?

  但是,她的眼神告诉我,这一切,应该就是她内心的真实想法啊!这他妈到底咋回事?

  “婉儿,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看法?你讲出来吧!”我问了起来,希望她把话说明白。

  “没有,没有!”她讲着,就摇头。最后,这小妮子站了起来,说着:“朱飞,要上课了,我们走吧!”

  额.........额.........额.........。

  这他妈怎么走啊?外面那么多人,她还哭丧着,这要是走出去,别人肯定会觉得,我们之间有问题。

  “再坐一会吧!”

  “不用了,要上课了。”说着,她擦了擦眼泪这就准备离开。

  这个时候呢,我站了起来,一下拉住了她的手儿,说:“婉儿,你别恨我。我对你其实蛮喜欢的,但是我和胡蝶........”

  “呵呵,没什么。你放心,我不会影响到你们的。”

  说完,这小妮子迈步走出了小格子,我呢就跟在后面。她一直憋着没有哭,最后我们走了出去。走出去之后,她强笑着跟我讲,说:“朱飞,我进学校了,白白!”

  说完这话,她转身就跑了起来。刚一跑,我他妈就听见,哇的一声大哭。她捂着自己的脸蛋,拼命的往前冲,那单薄的身子,在马路上,显得是那么的娇小,那么的凄楚。那眼泪,横飞,那悲伤蔓延。

  站在奶茶店门口的我,一动不动的,我闭上眼睛也能闻到一股伤感的气息。我能怎样?我什么也不能,这怪不得我啊。

  最后,我骑上了自行车,郁闷的就往南中走。边走,我就听起了音乐,听的是王峰老师的《爱是一颗幸福的子弹》。

  昨天你对我说你要离开,这种生活让你觉得悲哀。

  你问我今后有什么打算,我笑笑对你说了声BYEBYE!

  临别时我再次抱你入怀,你的身体依然那么温暖。

  我知道谁都可以把我伤害,因为爱是一颗幸福的子弹。

  爱是一颗幸福的子弹,没有爱就没有伤害。

  爱是一次永久的期待,没有爱就没有伤害。

  我帮你把门轻轻打开,外面的天空慢慢变暗。

  不要在这时对我说抱歉,因为没有爱就没有伤害。

  爱是一颗幸福的子弹。没有爱就没有伤害。

  爱是一次永久的期待,没有爱就没有伤害。

  .................................听着这伤感的歌曲,我感觉唱的就是我和唐婉儿之间的故事。正如同这歌写的一样,她对我的爱,真的就如同一颗幸福的子弹,只可惜,最终这可子弹,射进了她的身体,杀死了她的幸福,变成了一种伤害。

  难受,我的心里真的很难受。我回到教室之后,整个人都没有精神。我一直在想,唐婉儿内心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捉摸不透。

  原本,我他妈以为直接告诉唐婉儿,我和胡蝶在一起了,我很变得很开心,很释然,结果发现,并不是这样。反而,我他妈觉得很难受!

  这样低落的情绪,持续了好几天。在这些天里,唐婉儿没有再给我打电话,我呢回家也不走四中过了,专门绕开她。我感觉,只要我再见到她,我就会难以控制。

  时间就这样有条不紊的过着,很快,唐婉儿和我的事情,就传到了周峰那狗日的耳朵里。周峰怎么知道消息的,这个我不说,大家应该也知道。

  想想看,唐婉儿之所以对我一往情深,周峰在这里面,肯定是起了作用的。或者说,周峰一直在支持唐婉儿来追我。

  但周峰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不是那种一脚踩两只船的人,更没想到我会坚定的拒绝唐婉儿。

  周峰知道这事后,在课间操的时候,我找到了我,跟我讲了一句,说:“朱飞,你可真是个好男人啊。”

  “你有话就说,有屎就拉!别他妈唧唧歪歪的。”我抱怨起来。

  “我可不是在唧唧歪歪,而是你把人家唐婉儿,给整的茶饭不思了。你知不知道,现在她因为你的事情,都搞的生病了,就躺在川南医院里。我说你这人,也真是够绝情的.......”

  我草!

  听着周峰的话,原本我很想发火的,但是他说唐婉儿生病了,我的心一下就紧了起来。

  我问着说:“你说什么?她生病了?”

  “对啊,你居然不知道?怪不得,她会跟我说,你是个负心汉。”周峰屌屌的讲着。

  “你他妈给我闭嘴!老子什么负心汉?我跟她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你他妈别瞎说。”

  “我瞎说?我可没瞎说兄弟。你如果不信我的话,你晚上放了晚自习,可以去川南医院住院部三楼,你去问她,看这话是不是我编造出来的。”

  周峰那狗日的,说的理直气壮的,我他妈听着,感觉好像还真是那么一回事。想着唐婉儿生病了,我心里一阵难受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