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我和胡蝶把事情谈妥了。保持一致,感情不变的前提下,大家互不干扰,一心学习。

  等到放学的时候,我还没走出教室呢,白诗诗就站在了门口,敲了敲门,说:“朱飞,你过来下!”

  没办法,我只好跟着她,走进了办公室!

  走进办公室后,就我和她两人在。我呢着急着回家吃饭,就跟她讲说:“白姐姐,我都保证了不会和胡蝶有什么,你还叫我过来干啥啊?”

  “朱飞,我知道你对我很生气,肯定是在怨恨我。但是我想告诉你,我这么做,都是为你好。知道吗?”白诗诗温和的说着,就让我坐下,坐在她的对面。““嗯嗯,我知道!”

  “你不要这样的态度。我给你讲,你现在还小,你根本不懂什么是爱情。同时我得提醒你已经,你们和胡蝶,现在都还是高中生,有些不该做得事情,那是绝对不能做的。”

  白诗诗最后这一句,说的好有内涵啊。这不该做的事情,嘿嘿。显然,她是在告诫我,不能和胡蝶偷吃禁果。

  我呢揪着这话,就调侃起来,说:“白姐姐,什么事情不该做?我知道。”

  这么一问呢,白诗诗脸蛋就红润了,羞涩的如同一个小姑娘,说着:“你自己明白!”

  “我还真不明白。我觉得我和蝴蝶都是成年人了,我觉得没什么不能做的。”

  “你......你说什么?你还成年人?我跟你说,那些事情,千万不可以,你知道不?”

  我噗嗤一笑,说着:“哈哈哈,白姐姐,你想哪里去了?你怎么往那方面想呢?我可没想过要和胡蝶做那种事情。我跟你讲,我和她,是纯洁的爱情。你这........没想到,你这色。”我就调侃起来,故意整白诗诗。

  听着色字,白诗诗一脸的羞红,支支吾吾的说:“我不是色,我是........”

  “你不是色,你是什么?正常人,会那么想吗?”

  “你.......我懒得和你扯。反正就一点,不该做的,不能做。即便是要做,也是放在高考之后。”

  “好吧,那我就在高考之后,和胡蝶..........这可是你说的哦!”我坏坏的笑了笑。

  “我可没说........我的意思是,你们........你们还小,不能做那种事儿.......”

  “嗯嗯,我知道了。这样吧,那天你觉得我能做了,我就做,这样你满意了吧?”

  “你........你别耍嘴皮子啊!”白诗诗对我无语了。

  我哈哈一笑,嬉皮笑脸的,说着:“恩恩,行了,我回家了。你还不走,等什么呢?”

  说完,我就准备离开,白诗诗跟了上来,和我一起走出了校园。回到家里,面对这父亲严肃的面庞,我很是害怕。

  他没有讲话,我呢直接跪在了地上,说:“爸,我错了,对不起!”

  父亲沉默着说:“我没怪你,你起来吧!刚才我也跟陈老师聊了,你确实有进步。不过朱飞啊,我还是希望你把高考给我整好。你搞对象的事情,我不支持,也不反对。”

  “爸,你放心吧,高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V!酷.匠G网Q正5版f首t/发《

  就这样,我坐上了桌子,和父亲闲聊起来,吃了起饭菜。父亲呢,在闲聊中,一个劲儿的问我,胡蝶的家庭。

  我一一的告诉他,他抽着烟,说:“这女娃子,不错啊!”

  额........额........。

  听着这话,我有点茫然了,父亲抖了抖烟灰,继续说:“哎呀!她家庭条件太好了,我们.......”

  “爸,你说什么呢?我们家庭条件怎么了?这只是暂时的,你等着看吧,我将来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父亲叹息一声,说:“儿子,老爹啥都不怕,就怕你将来没出息,找了媳妇儿,像你妈一样,跟人家跑了。”

  听着这话,我心里酸酸的。因为父亲又一次,提到了我那该死的母亲。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就有些不乐意了,猛的扒了几口饭,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就这样,和胡蝶感情的事情,基本上就搞定了,并没有因为请家长而受到什么影响。反而我觉得,我父亲还挺喜欢胡蝶的。

  而我和胡蝶呢,也按照之前的约定,互不往来,一心只读圣贤书。每天晚上,她都是自己打车回去,我也不跟周胜昔等人扎堆扯淡,骑着自行车,也是早早的就回家去了。

  这天晚上,我像往常一样,照样骑着车子,就往家里走。然而,走到四中前面的公交站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儿。

  她不是别人,正是唐婉儿。看见唐婉儿之后呢,我就打起了招呼,喊了她一声,说:“唐婉,你咋还不回家呢?”

  唐婉儿说着:“我等公车,等了半个小时,但是车还没来,所以.......”

  这个时候我看了下表,发现已经晚上十点半了,去她家的公车,早已经停班了。而她呢,一直傻傻的站着,显然就是兜里没钱打车,在祈祷还有最后一趟末班车。

  鉴于这样的情况,想着她走回家,得要半个多小时,我就上去跟她说:“46路公车已经停了。要不这样吧,我送你回去?”

  我这完全是出于好意,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唐婉儿咬了咬嘴唇,说:“好吧,那太谢谢你了!”

  “没事儿,上车吧!”

  就这样,我骑着自行车,她坐了上来。上来之后呢,她就保住了我的腰杆,将头轻轻的,靠在了我的后背上。

  这样的感觉,如同电影里演的一样。

  车子骑了一阵之后,唐婉儿就问了我一句,说:“朱飞,我送你的生日礼物,你看没有?”

  她不说,这事儿我都忘记了。上次我过生日,她却是送了我礼物,但是因为和胡蝶闹别扭,我根本没看那玩意儿。

  但是呢,我又不好意思说没看,于是硬着头皮,说:“看了啊,谢谢你。”

  “你看了........那你怎么想的呢?”唐婉儿支支吾吾的问着。

  听着这话,我他妈就有点不明白了,搞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