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白诗诗的那一下,我都傻掉了!

  这太巧了吧,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啊!

  白诗诗听着我的话,还有些不解,我呢赶忙喊了一声,说:“白老师,您来了啊!”

  “你刚才在说什么?什么抢在我前面不是问题?”白诗诗问了起来。

  “没什么,没什么!嘿嘿。”我傻傻的一笑,希望糊弄过去。“白老师,我们上早读去了,你......”

  “去吧!”白诗诗冷冰冰一句。

  我跟着胡蝶,就往前走了,白诗诗则是去了办公室。妈个蛋,这一下,把我和胡蝶,都搞懵。

  等白诗诗走后,胡蝶就跟我说:“朱飞完了,完了,刚才让白老师听见了.......”

  是啊,这回,真有可能完蛋了。如果白诗诗就这事儿,去询问班主任陈老师的话,陈老师把情况一说,白诗诗绝对很生气。

  “这个.....我也没想到,她会突然出现了!”

  “怎么办?”胡蝶很是郁闷。

  “还能怎么办,走一步,算一步咯。只能祈祷了。”

  无奈,真无奈啊,我带着胡蝶,就回到了教室里。回去之后,我们都没心思上课,就在桌子下面,发着微信,说一会万一请了家长,该怎么处理这事儿。

  对于请家长的事情,我感觉没法处理,我唯一给胡蝶的表态就是,我不会因为外界的压力,而选择离开她,放弃她。

  就这样,上了一节课,白诗诗那边,并没有什么动静,好像没有让请家长。然而,第二节历史课的时候,我跟胡蝶正在背书呢,这个时候,班主任老师走到了教室门口,喊着说:“胡蝶,朱飞,你们出来下。”

 听着这话,我和胡蝶,都慌乱神。这是什么节奏?不用说,准是白诗诗问了班主任,然后班主任知道了情况,所以要调查我们。

  我站了起来,胡蝶也站了起来,班里的人都看着我们。特别是周峰那杂种,一脸的奸笑,还白了一句,说:“哎呀,这个时候了,还谈恋爱。”

  周峰这话声音有点大,全班都能听到,听到他的话说,班里人一阵惊讶,全然没想到,我和胡蝶有这档子事儿。

  很多人,甚至在问,说:“胡蝶和朱飞.......不会吧?胡蝶看上朱飞了?”

  有个屌丝男生,还吐槽一句,说:“胡蝶给朱飞搞了?这是暴殄天物吗?”

  “安静了,说什么呢?”班主任呵斥起来,表情非常的严肃。“你们两个,走快点!”

  我和胡蝶,就跟着班主任,走出了教室。走在楼道的时候,我都不敢问是什么情况,班主任也不说话,最后,我们来到了办公室。

  走进办公室一看,只见一个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坐在凳子上。这中年男人,穿着粗布衬衣,衬衣上还有两个洞。而他的鞋呢,上面全是灰尘,脸上的皱纹,如同蜘蛛网一样的弥补,头发也是灰白的。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我的父亲!

  看见父亲的那一刻,我心里不是滋味啊,不用说,他是收到了班主任的电话,急匆匆的从工地上赶过来的,所以是这样的装扮。

  父亲手里夹着烟,作为农民工的他,都不知道,办公室里不能抽烟。而他抽烟,只是为了舒缓心中的苦闷,觉得我这个儿子又惹事了。

  我跟胡蝶走了进去,父亲回头就看了我一眼,我小声的叫着:“爸,你......”

  丢脸,真的很丢脸啊。特别是胡蝶在,我始终觉得,让她这样的富家子女,看到了我父亲的样子,她会看不起我。

  说实话,不管我在学校里怎么狂,怎么混,有多少兄弟,能打多少人。我的骨子里,始终是自卑的。这种自卑,源于我从小生活的环境,我没有母亲,我穷。

  3最新章=节*A上酷*g匠$网

  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时时刻刻,把自己装扮成那种玩世不恭的**,穿着奇装异服,让别人觉得我朱飞,并不穷,反而很张扬。其实呢,这都是为了掩饰而已。

  父亲听着我的话,并没有像初中时候那样打我,而是说着:“你来了啊。”

  说着这话的时候,胡蝶看了他一眼,叫了一声,说:“朱叔叔,你好!”

  “朱老,你先别生气,喝口水。”这个时候呢,白诗诗就打了一杯水,递给了父亲,还叫父亲朱老。

  说实在的,听着朱老二字,我心里不得劲儿啊。因为父亲年龄并不大,只不过,看上去老而已,所以白诗诗.......。

  “我不生气,白老师,谢谢你。”朱飞郁闷的讲着。

  白诗诗看了我和胡蝶,板着一张脸,也不说话。这个时候呢,班主任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他接着电话,说:“哦,对,我是陈老师。胡蝶爸爸啊........你从第二个楼梯口上来,直接到三楼办公室。对,对。对的。”

  听着这话,我和胡蝶,心都掉地上了。这是什么节奏,这是把双方的家长,都喊了过来啊。看来今日,我跟胡蝶,是走不掉了。

  “陈老师,你叫我爸爸干嘛啊?”胡蝶问了起来。

  “胡蝶,再不叫你爸爸来,你迟早给朱飞,带进沟里去。”白诗诗严肃的讲着。

  听着这话,我心里很火大,白诗诗这是什么意思嘛?这完全就是,把一切的责任,推给我。

  当然了,我也不能怪她,她毕竟是为了我和胡蝶好,是站在一个老师的角度,在考虑问题。

  白诗诗刚说完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就传来了。很快,办公室门口,出现了一个穿着雷迪波尔衬衫的男子。

  这男子,手里提着个高档的皮包,一身衣服穿的很是得体,头上还搞了发胶的,皮鞋那是透亮,一看就是那种高逼格商务人士。

  而这个呢,我之前见过的,不是别人,正是胡蝶的父亲!

  “陈老师,您好,你好!我是胡蝶的父亲。”胡蝶的父亲,走了过来,就握住了陈老师的手,很是礼貌。“这是白老师吧,你好,你好!”他又跟白诗诗打起了招呼,相当的有风度,一脸的微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