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白诗诗的话,我和胡蝶,都被吓到了。显然,白诗诗今天的态度,和以前都不一样,这是要动真格的啊!

  鉴于这样,我就低声说着:“白老师,我们错了。你原谅我们吧!”

  “原谅你?我原谅不原谅你,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对你负责。现在是什么时候了?”白诗诗气的不得了。

  “白老师,对不起!”胡蝶也难受的讲着,还看了看我。

  白诗诗气的要死,直接站了起来,就来来回回的,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最后,她说着:“我不管你们怎样,什么爱情不爱情的。在高考前,不能在一起,就这么简单。”

  这话不是要腰斩我和胡蝶的恋情吗?

  但我并不害怕,因为我始终相信一个东西,那就是,真正的爱情,是不会被外界给打败的。

  于是我说着:“行,白老师,我答应你!”说这话的时候,我看了看胡蝶,她很懂事,马上补充起来,说:“白老师,我能做到!”

  最)新5◎章。p节)上%酷6^匠,J网

  我心想,白诗诗这么说了,那么这事儿,应该就结束了吧。

  然而,没想到的是,白诗诗又讲了一句,说:“你们跟我讲没用,明天把你们双方家长叫过来,这事儿,我必须通知家长,不然真不行了。”

  这话一说,我跟胡蝶吓的脸色铁青。要知道,这个时候请家长,我不给我父亲骂死才怪呢。而胡蝶呢,也是一样的。我更担心的是,胡蝶的父亲,见了我爸爸之后,会像初中的时候,我跟王倩的恋情一样。

  想想看,那个时候,正是因为王倩的父亲,看不起我,最后搞的我跟王倩,闹分手了。

  “白老师,能不能不请家长!”我讲了出来,完全就是在哀求啊。

  “对啊,白老师,我们已经认识到错误了,我们保证,在高考前,绝对不会谈恋爱。我求求你了,别让我请家长!”胡蝶也求了起来。

  白诗诗说着:“你们还给我讲条件是不是啊?”

  她这话说的很是气愤,说这话的时候,还死死的盯着我。

  “我们不是讲条件,我们是觉得,你这样做,未免太.......太那个了吧.......”

  “朱飞,你还跟我扯是不是?”

  “没有,没有!”我无语了,从来没见白诗诗这么凶过。要知道,班里其他人谈恋爱,她都不是这么凶的啊。

  “行了,你们走吧!今天就到这里,明天一早,叫你们家长来学校,直接找班主任。做不做的到?”

  做不做的到?老子做的到个毛啊!我很想调侃她一句,说臣妾做不到,但是,这个时候,我已经不敢调侃了。

  “白老师.......这.......这........”

  白诗诗没有理我们,直接走出了办公室,我呢看了看胡蝶,马上追了出去,胡蝶也跟在我的后面。

  我追上白诗诗,就说:“白老师,求求你,给一次机会吧!”

  白诗诗没有理我,自顾自的往前走着,板着一张脸,搞的我很是难堪!就这样,一直追到校门口,白诗诗都没有理我。

  但是,这事儿,我不会轻易放弃的。于是我就招呼胡蝶,示意她先打车回家,白诗诗这边,我来对付。

  胡蝶很聪明,拦了一辆的士,就走了。我呢,自行车都来不及取,一直跟在白诗诗屁股后面追着她说:“白老师,我求求你了,给我一次机会吧!”说着,着急的我就拉住了她的手儿。

  白诗诗见我这样,猛然回头,说:“你干什么?”

  “我没干什么!”我一下就把手松开了,直勾勾的看着她,讲:“白老师.......我......”

  白诗诗严肃的说着:“你别跟着我,我要回家!”

  “我知道,但是......这事儿就不能不请家长吗?”

  “必须请家长!”白诗诗强硬的讲着。

  这么一讲,把我给逼急了,我说着:“行啊,你让请家长是不是,那我明天就给你请过来。但是,你这一招,太没水平了。”

  听着我这话,白诗诗有点傻眼,全然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我还如此的轻狂反叛。

  她猛然回头,说:“朱飞,你刚才说什么呢?”

  “我说什么?我说你没水平,不懂教育!你以为请了家长,就能阻止我和胡蝶的事情?我告诉你,你别做梦了。你请家长来,我们父母顶多就骂骂我们而已,但是,我们要想在一起,要想谈恋爱,他们管得着吗?我跟胡蝶都过了十八岁,都是成年人了。你觉得,这样的做法,管用吗?”

  嘿嘿!我这完全是在破釜沉舟的跟她谈判,可以说是一步险棋。这一步,要是走好了,请家长的事情,就应该能废除,但是走不好,一切可能都是枉然,甚至更糟糕。

  “朱飞,你厉害啊,跟我讲条件,吓我啊?”

  “我不是吓你,我是想告诉你,你能用更好的方式处理这事儿。假如你真想我请家长,那很简单啊,后面我更会一直追着胡蝶。你觉得,这样好吗?”讲完如此强硬的话,我又软下来,说:“白姐姐,白老师,我跟胡蝶,是真心相爱的。但是,我都说了,高考前,我们不会乱来的。”

  白诗诗听着,冷冷一句,说:“十几岁的孩子,还真心相爱。你懂什么是爱情?”

  她居然这么问我,我无语了。不过,现在很多老师,教育早恋的学生,都是这个口吻,认为学生不懂爱情。

  “白老师,你说什么不懂爱情?我看你才是,不懂爱情。虽然你长的这么漂亮,都二十多岁的人了,一个对象都没处过,你懂什么爱情?不是我说你,就你这样,以后都没人要。”

  麻痹!我真佩服自己的胆量啊,这样的话,我也敢讲出来。换做其他高中生,绝对不敢说这种话。

  白诗诗听后气的无语了,说:“你......你......你说什么.......我不懂爱情.......”

  “是啊,你确实不懂!”我屌屌的说着,还摊开了手掌,就如同一个演讲家一样。“你要懂爱情,你会玩棒打鸳鸯?你懂什么?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小强哥哥说:

最近很累,感谢大家支持!我努力写,能写到什么程度,看我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