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境遇,让我焦躁不安啊!要知道,胡蝶对我来说,太重要了。不过还好的是,她并没有像之前一样,因为跟我闹别扭,而和周峰走在一起,这点让我很舒服。

  我自己找不到法子,于是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就把渣场那狗日的抓了过来,跟着他抽着烟,就来到了操场里面。

  渣成问我说:“飞哥,你跟我在操场里走了两圈了,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啊!这一直走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是的,我们确实转悠了很久,而我口中的话,也迟迟没有说出来。为什么没说出来呢,是因为我不好意思。我不好意思问渣成,如何让女孩子回心转意。

  看到这里,你们可能会疑惑,说这种事情,干啥要问渣成呢?

  对于这个,我得解释一下!渣成之所以叫渣成,不是我们瞎编的,而是有根据的。这小子,长的不咋地,但是在把妹这个方面,那可以说是相当的厉害。

  从高一到高三,他交的女朋友,不下十五个。而这些女生,基本上都给他个狗日的**。用他的话说,老子射过的*,比你们撒过的尿还多。

  他就是这么一个人,不停的骗女孩子,在南中和其他几所学校,那都是出了名的坏。所以,大家给他取了个外号,叫渣成。

  见他这么问我,我也不好在隐瞒下去了,就坐在了足球场上,抽着烟,说:“问你娃一个事儿哈。”

  “飞哥,你说!”渣成爽快的回答起来。

  “你搞了那么多女孩子,你说说看,如果一个女生,误会了你,跟别的女生,搞在一起了,这事儿怎么解决呢?”

  渣成笑嘻嘻,大腿一拍,说:“哎呀!飞哥,这事儿你问我,那就算问对人了。我跟你讲,我在这方面,可以说天赋极高。”

  “你别扯淡,直接说,怎么解决,老子不想听你吹牛!”我有些不爽了,这小子嘴巴特备的贱。

  “飞哥,你不会和四中那妹纸,闹别扭了吧?”渣成问了起来。

  “闹你爹那毛头!”

  “嘿嘿,嘿嘿。飞哥莫生气,闹了别扭,其实也没什么。”渣成坏坏的笑着。“其实啊,那个男人不想偷腥?飞哥你在外面搞别的女孩子,我也是能理解的。你想想看,如果一个男人,一直日一个女孩子,那多么意思啊。所以,你搞别的女人,我支持.......”

  我擦!我对这小子,都已经无语了。他那嘴巴,实在是让我想吐。而他的人呢,我只能用两个字两形容,那就是‘肤浅’。

  “我跟你说正事,你给我扯什么蛋呢?”我揪着他的手,就整了起来。“你把我当什么了?”

  “啊哟,飞哥,痛,痛!”渣成叫了起来,被我整痛了。“放手,放手啊!”

  见他听后了,我就松开了手,这龟儿子,贱贱的笑了笑,说:“飞哥,女生如果觉得你有了外遇。那么,你得分析,你在她心中的地位。如果她重视你的话,那就继续跟其他的女生,搞暧昧。让她自己认错。”

  “这......这能行吗?”

  “怎么不行了?我以前就这么干的。”

  “这不行,换其他的方式!”我郁闷的讲着。因为我清楚的认识到,我在胡蝶心中的分量,似乎并不重。因为她经常跟我讲,说我能找到她这样的女朋友,是我八辈子修来的服福气。

  这话是什么意思呢?意思很简单,那就是她可以随时叫我滚蛋,但我不能叫她拜拜!

  “换方式?飞哥,我这么跟你讲吧,你得把具体情况跟我说下,我才好分析啊。你不说具体情况,我怎么给你分析?我现在就是医生,你总的告诉我,你哪里疼,不然我怎么给你下药?”

  BA看:G正版章?t节U上!O酷*匠网'a

  无语了,真的对这**无语了,说话一套一套的。

  “这么跟你说吧,这事儿呢,只是个误会,我解释了很久,但对方不理睬。你说我后面该怎么办?”

  “怎么办?简单啊!不就是四中那女生吗?我告诉你,她那种女孩子,换做是老子,老子解释不了,最后抱着,一阵狂吻,她自然就会乖乖听话了。你么看过吗,电视里经常这么演戏,两个人吵的不可开交的时候,男的一下抱住女的,使劲的强吻,女的慢慢的,就不生气了。”

 他这解释,让我崩溃了,这完全就是无奈!

  我听后,说:“那有你这样的啊。”

  “飞哥,这是真的,不信你试试。今晚上,抱着四中那姑娘,是使劲的吻,搞不好,她直接拉你去开房。”

  “你这嘴巴.......”我无语了。“我告你,我跟四中那女生,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你丫的别瞎说。”

  “没关系?那你问我这事儿干啥?”

  “我帮别人问的。张凯,你知道吧?他狗日的,现在出了这问题,焦头烂额,我朋友一场,所以就咨询你这个禽兽嘛。”

  是的,我欺骗了渣成。之所以骗他,不是我有意的。而是我的确不能,把我和胡蝶的情况,告诉他。

  想想看,他这么大嘴巴的人,不说出去才怪呢,一旦说出去,传到了班主任耳朵里,我和胡蝶肯定完蛋!

  “这样啊!凯哥不是单身吗,怎么谈恋爱了?”渣成怀疑起来。

  “你跟他又不熟,你知道个球。行了,走吧。问你也没*用。”

  说着,我就站了起来,准备回教室去了。渣成呢还抓着我胳膊,说:“飞哥,你要不信我,你告诉凯哥,我保证有效果。男女之间,之后的调和剂,你知道是什么吗?”

  “是什么?”

  “是么么哒,和啪啪啪!”渣成脱口而出。

  ............好吧,我无语了,我对他,真的无语了!我甚至在想,我朱飞他妈,怎么认识了这样一个兄弟呢?这玩意儿,跟禽兽有何区别啊。

  但是,实践证明,渣成说的话,还真的有道理!这又是为什么呢?请看下一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