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突然说了的一句,把唐婉儿,搞的毫无办法。很显然,这妹纸,是希望我送她回家的,可是她没想到,我会如此的果决。

  她直勾勾的看着我,都傻眼了,支支吾吾的说着:“哦.....哦.....那我.....那我打车走了哦!”

  “嗯嗯,你走吧!”我淡定的讲着。

  可是,我这一说话,一帮兄弟,就不干了,嚷着说:“朱飞,你这是什么意思?不送人家回去?有你这样,做男朋友的吗?”

  老子气的屎尿都快出来了,这帮兄弟,还在推搡我,就希望我送唐婉儿。他们的出发点,没有错误,他们认为我,喜欢唐婉儿。但他们不知道,老子现在可以说是心急如焚。

  要知道,这个时候的胡蝶,已经跟我板着一张脸了。

  “你们扯什么蛋呢?”我有些生气了,唐婉儿呢,并没有拦车,还看着我,估计是想等我送她。我马上补充一句,说:“没看见我,喝醉了吗?能送人吗?”

  听到这话,唐婉儿也就理解了,这个时候,正好来了一辆的士,她招手,就坐了上去。见她走了,我内心终于舒坦了,然后就跟一帮兄弟说:“行了,行了,你们都走吧!”说完之后,我走向了胡蝶,小声的讲着:“我送你回家!”

  胡蝶没有理会我,一帮兄弟呢,就骑着摩托车、电瓶车、自行车,陆陆续续的,离开了中餐馆。

  见我没有走人,周胜昔就问了起来,说:“飞哥,咋还不走呢?是不是骑不了车子?要不这样,我搭你回家?”

  周胜昔是个好兄弟,但他并不知道,我迟迟不走的原因,我是想和胡蝶,好好聊聊,跟胡蝶,解释解释。

  “我有东西还放在餐馆上面,你先走吧!”我讲了起来。

  “一起啊!”周胜昔傻b的说着。

  “你自己走吧,我今晚不准备回去,我想上通宵。”

  听着我这么一说,周胜昔也只好认了,还提醒我,说:“飞哥,上通宵可得注意了,最近两天,我听说班主任在盘查网吧。”

  “恩恩,我知道。”

  就这样,周胜昔乖乖的离开了。等他走后,我就走向了胡蝶,胡蝶一直站在前面的红绿灯口,等着我。

  我过去之后就拉着她的胳膊,说:“你生气了啊?”

  “我没有生气,你别碰我!”她冷冷的就是一句,把我吓的要死,但我还是拽着她的胳膊,没有放手。

  见我没放手,胡蝶就惹急了,说着:“叫你别碰我,你听到没有?”

  “你听我解释好吗?”我说了起来。

  其实呢,胡蝶也想听我解释,或者说,也想和我聊聊。不然的话,她早打车回家了,干啥要等在红绿灯口啊。而她现在,是在气头上,所以不想理我。

  但是,胡蝶对我太重要了,她越是这样,我就越是希望她早点对我笑,不然我心里不踏实。

  “好,好,好。我不碰你。”我乖乖的松开了手,很害怕她啊。她微笑起来,非常的迷人,但是生气起来,那可是非常的吓人。“你听我解释好吗?我跟唐婉儿,真的没有什么,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我想的那样?那衣服的事情,你怎么给我解释?你说啊!”胡蝶吼了起来,好像我成了出轨的男人一样,就如同那恶心的邓超背叛了孙俪似得。

  酷S(匠c网正版o9首M发

  娘的,这话把我吓的啊,心惊胆战!

  “那衣服,是个误会。你没听唐婉儿说吗,是她想买。然后我就.......”

  “你骗谁呢?你之前都没有跟我讲过,买衣服的事情,现在怎么出现了呢?朱飞,亏我觉得你对我好,觉得你老实,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这.....这......这......这把我搞的,好难受啊!

  但这就是胡蝶的性格,她就是这样的刚烈。爱情对于她来说,是不允许丝毫的抛锚的,是不允许,任何的叛变的。

  “我承认,上次我说了假话。但是,我之所以这么说,是为什么,你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了,你想骗我,就这么简单!”

  “不是,我是害怕说出来,你会乱想,所以我才没说。还有,当时买衣服的时候,我根本不是主动的,你不了解当时的情况啊。那天我们看完电影,她就说陪她逛街,我就去了。正好路过步行街的地摊,她就选衣服,没想到选的跟你身上的这一件,一模一样。我原本不想给钱的,但是那老板是傻b,非得说我是唐婉儿的男朋友,要我出钱,所以我......”

  老子解释了半天,口水都快说干了。

  胡蝶呢,冷冷一句,说:“呵呵,天底下,还有这么巧的事情?朱飞,你平时油嘴滑舌的,我不觉得有什么的。我一直相信你对我的感情是真的,可是现在,我不相信了。你刚才没听见吗,你那帮朋友,都认为我是小三,认为唐婉儿,才是你的女朋友。你叫我怎么想?”

  是的,那帮哥们,的确很操蛋,可以说,把我坑死了。如果没有他们,我根本不会搞的这么麻烦!

  “你听他们胡扯,他们是什么人?他们知道什么啊。亲爱的,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真的只爱你一个人。”

  “我不听,我不听!”胡蝶撒娇起来。

  我手里拿着唐婉儿送我的礼物,看着胡蝶如此这般,我的内心,如同刀子在插一样的难受。

  “姑奶奶,我要骗你了,我就是不是人。”

  胡蝶没有理我,就往前走了,我呢推着自行车,就去追她。嘴里喊着说:“你干嘛呢?”

  她和所有受伤的女孩一样,没有理我,然后拦了一辆出租车,就坐了上去。

  “哎呀!哎呀......”我喊了起来。

  出租车开走了,我着急啊,骑着自行车,狂追起来。然而,我喝了酒,腿上没有劲儿,怎么也没有出租车跑的快。

  这还不算什么,最操蛋的是,老子一不小心,摔了一跤,疼的不得了。而胡蝶呢,已经坐着出租车,消失在了夜色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小强哥哥说:

  你们希望胡蝶和朱飞分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