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胡蝶的话,我骨头都吓酥软了,这完全就是在调查我,到底有没有给唐婉儿买衣服。

  唐婉儿并不知道情况啊,就说着:“嗯嗯。原本我想给钱的,但后来,朱飞非不让我给。对了,你怎么知道呢?”

  “我当然知道了,你和朱飞的事情,我们全班都知道。”胡蝶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丝毫的不爽,还在笑。但我知道,她这笑里,有多么的痛苦,多么的难受。

  不用说,胡蝶已经断定了我,欺骗了她,认为我背叛了她,给别的女生,买了东西。

  “啊.....你们班的人怎么会知道呢?”唐婉儿傻傻的问着。

  “呵呵,朱飞在我们班是帅哥,朱飞跟那个女生走一起,班里的人当然都会注意到。”胡蝶冷冷的讲了一句。

  最'新章节H上酷9W匠网《b

  我坐在椅子上,难受的要死。这他妈哪里是高高兴兴过生日啊,而是一场冷战。

  就在这个时候,渣成,白了一句,说:“胡蝶,怪不得你整天缠着飞哥,原来你对飞哥,也有意思啊。但我今儿得告诉你,我们飞哥已经跟我们说了,他只喜欢唐婉儿,为了唐婉儿,他可以赴汤蹈火。”

 渣成这么一句,完全是要把我坑死的节奏啊。只不过呢,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在他看来,他说这话的目的,是为了帮我拿下唐婉儿。他和其他人一样,认为我真的喜欢唐婉儿。

  其实不然,老子对唐婉儿,根本没兴趣啊。只是,这种话题扯出来,对于胡蝶来说,是一种伤害。

  胡蝶冷冷的笑了一声,说:“呵呵,我对朱飞没兴趣,他爱喜欢谁,喜欢谁。来来了,我们大家喝一杯,祝朱飞生日快乐。”

  说着,胡蝶倒满了啤酒,就站了起来。一帮兄弟呢,也跟着站了起来,就准备给我敬酒。

  这样的场面,原本是应该高兴的,可是老子一点也不高兴。但我还得把面子撑下去啊,只能说:“谢谢大家,谢谢!”

  说完,我刷的一下,就整了一杯青岛纯生啤酒,一帮兄弟呢,也干了下去,非常的豪爽。只不过,这个时候,唐婉儿却犯难了。

  唐婉儿拿着杯子,半天喝不下去,显得很是难受。渣成就叫了起来,说:“嫂子,今儿是飞哥的生气,这酒必须喝完啊。”

  “我.....我......我不会喝酒!”唐婉儿难受的说着。

  我也看的出来,她确实不会喝酒,像她这样的乖乖女,基本上是不会参加同学的聚会的。不参加同学聚会,自然就对酒没兴趣。

  这点,和胡蝶不同。胡蝶是班花,在班里人缘很好,班里只要有人组局,只要有人过生日什么的,她都会参加。所以,在酒桌场合上,胡蝶并不害怕。

  “嫂子不会,飞机上啊。”张凯说了起来。“飞机,还愣着干啥,帮着喝了撒。”

  我无语了,真的无语了。最后我憋得实在是没办法,只能说:“各位,我再重申一遍,我跟唐婉儿,只是朋友,你们能不能别开玩笑?”

  “扯淡,还朋友。衣服都买了,朋友个**啊。崩找借口,这酒,你必须喝了。”张凯桌子一拍,就把唐婉儿的酒杯,拿到了我这边。

  “是啊,喝了吧。”胡蝶也吐槽起来。

  老子很火大啊,但是没法啊,只能猛的一杯子整下去,帮唐婉儿喝完了那杯酒。

  这酒喝下去后,我再度强调起来,说:“哥几个,别开玩笑。我跟唐婉,只是朋友。”

  唐婉儿听着这话,显得很是羞涩,就把头低了下去,脸蛋红红的。然而胡蝶呢,却说了一句:“是不是朋友,我们不知道,你自己清楚。”

  说完,胡蝶猛的一脚,就踩在了我脚上,把我疼的啊,差点没叫出来。

  就这样,在一帮人的吆喝下,我跟唐婉儿的关系,就越描越黑了,所有人都认为,我跟她是一对儿。

  而唐婉儿呢,也不表态,更没有站出来说明我和她的关系,这就把我整的更加的恼火了。

  原本,我他妈喝啤酒整个七八瓶都问题,但这天晚上,我喝了三瓶,就醉的跟狗一样。

  这叫什么?这叫:酒不醉人,人醉人啊!

  一帮人给我唱着生日歌,周胜昔还给我买了蛋糕,就在包间里吆喝起来,唱起了生日歌。最奇葩的是,这帮兄弟唱生日歌的时候,没有给我点蜡烛,而是点燃了十九个打火机,吼着说:“十九岁,唐婉陪你睡,陪你睡,你不累,做完还能嘿嘿嘿....”

  是的,这就是混子们的玩法,就是这么的奇葩,就是这么的有意思。唐婉儿看着这些人点燃了打火机,不由得就笑了,说:“你们太有意思了。”

  她觉得有意思,我却觉得很憋屈,因为整整一个晚上,胡蝶都没有理我,完全是在跟我冷战。

  “许愿,吹蜡烛啊!”胡蝶提醒起来。

  “我.....”我想解释,但又不好解释,最后扑的一下,就把蜡烛给吹熄了。

  “哦.....好啊,好啊!”渣成叫了起来。“来来来,切蛋糕了。”

  说完,一帮人就开始切蛋糕,搞的很是激动。我毫无兴趣的坐在那里,还得配合他们玩,让他们一下一下的,把奶油弄在我的脸上。

  搞完一切后,大家就准备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就准备离开餐馆。在走出餐馆前,唐婉儿递给了我一个小礼盒,说:“朱飞,这是送你的。”

  “哦哦!谢谢哈!”我白了一句,对这礼盒,毫无兴趣,我现在想做的,就是给胡蝶解释这一切,希望她别生气。

  “哎呀!朱飞,打开来看看。”胡蝶喊了起来,完全就是故意跟我叫板。

  “打开什么啊,走回家了。”我吆喝起来,就走了出去。

  走出去之后,又把我难住了。因为一帮兄弟嚷着,叫我骑车,送唐婉儿回家。我他妈都无语了。要知道,我该送的人,不是唐婉儿,而是胡蝶啊。

  还好,唐婉儿说了一句:“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就行!”

  原本,她这只是一句客套话,但我管不了那么多,直接说着:“行啊,那你打车吧。注意安全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小强哥哥说:

挖掘挖掘,这书不挖掘,迟早完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