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骑着骑着,我发现有点不对劲儿。

  是哪里不对劲儿呢?

  不是车子出了问题,也不是我自己出了问题,而是我感觉到,唐婉儿轻轻地,把头靠在了我的后背上。

  感觉,让我心里毛躁躁的。

  要知道这样的事情,也只有胡蝶才做过啊,而现在,唐婉儿居然做出如此亲密的举动,我如何受得了?

  她靠了上来,手抱着我的腰,只是我并没有提醒她,这样的方式,不太好。因为我觉得,她可能是太累了吧。同时,对于她这样,我心里也挺高兴的。

  毕竟,作为男生来说,一个女生愿意依偎着你,说明你应该有点魅力。特别是想着胡蝶经常损我,说我怎怎么地,我感觉就更爽了。

  就这样,骑行了差不多有十分钟的样子,我来到了郊区的一处民宅。这里的房子,很是低矮,很是破旧,一看就是很多年前修的。

  “朱飞,可以了,不用进去!”唐婉儿说着,就想我停车,估计担心进了巷子,被自己的母亲看到吧。

  “哦,好嘛!”我刹车一捏,就停了下来。

  唐婉儿走下了自行车,手里抱着我给她买的衣服,带着微笑,跟我说:“朱飞,谢谢你。”

  “呵呵,不用,小意思!”我轻描淡写两句,感觉很是潇洒,就像电影里的男主角一样的帅气。

  “那我走了。”她依依不舍的说着。

  “嗯嗯,拜拜!”

  说完,我车子一提,就调转了方向,准备回家了。这个时候呢,唐婉儿却喊了我一声,说:“朱飞.......”

  “啥事儿?”我看着她,她站在路灯下,如同公主一般的娇羞可爱。

  “没事......没事.......就是提醒你,回去记得多看看英语资料!”她吞吞吐吐的说着,有种欲诉还羞的感觉。

  “嗯嗯,我会的。”

  就这样,我骑着车子,离开了她家。迎着晚风,我飞驰在公路上,简直就是一个追风少年。

  我想着刚才唐婉儿对我的举动,心里乐滋滋的,暗自得意,自言自语的说:“胡蝶,你不是说我没人喜欢吗?嘿嘿,唐婉儿.......”

  是的,我就是这么得意,这种得意,并不是说我喜欢唐婉儿,要抛弃胡蝶。而是我觉得,自己现在有了跟胡蝶叫板的筹码了,因为除了她,还有唐婉儿对我有一丝丝感觉啊。

  当然了,唐婉儿对我到底是什么感觉,我并不清楚。

  然而很操蛋,等到周一,我走进教室后,班里的人就在嘀咕我。渣成那狗日的,直接到我座位前,说着:“飞哥,星期六爽了吧?”

  “爽什么?”我有些莫名其妙。

  渣成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说:“还不爽?又是给人看电影,又是买衣服的。嘿,老实说,有没有日她?”

  听着渣成的话,老子无语了。这龟孙子,真他妈的肤浅啊,整天就知道,想那些事儿。

  “去你大爷的,你说什么呢?”

  “你别装了,我都听人说了,星期六,你他妈跟四中那妹纸,去看电影了,还给人家买衣服。”渣成坏坏的说着,眼睛眨巴眨巴的。

  “听谁说的,我擦?”

  我确实有点紧张,因为我当时跟胡蝶讲的是,只是和唐婉儿看电影,现在却多出来买衣服的事儿,这如果让胡蝶知道,可不好。要知道,唐婉儿买的衣服,跟胡蝶当时买的,可是同一件啊。

  “班里人都晓得啊,我一进教室,班里的女生就再说,你星期六和四中的妹纸走在一起。”

  这是怎么回事儿?要知道,我周六陪唐婉儿逛街看电影的时候,没遇到班里的人啊,班里人,怎么会知道,我的事儿呢?

  想到这里,我一阵寒彻。

  我心想,难不成周峰星期天的时候,找了唐婉儿,问了周六我和她的事情,于是就在班里公布,让大家都知道我和四中的妹纸,有联系。

  而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很简单,这狗日的,就是想把事情闹大,然后传到胡蝶的耳朵里,搞的胡蝶跟我撕*,认为我确实跟唐婉儿有一腿,最后就闹掰。

  想到这里,我无比的火大,周峰这狗日的,实在是太下贱了吧!

  只是,我没法拿这事儿,去质问周峰,因为一质问的话,我和胡蝶的恋情,就会公之于众,同时,胡蝶还会觉得,我是心虚了。

  我能做什么呢,能做的就是尽量让班里的人闭嘴,不提这事儿。于是我就吩咐渣成,说:“你给我闭嘴,我再告诉你一声,我和四中的女生,没半毛钱关系。这事儿要闹大了,别怪我不讲兄弟情义。”

  渣成听后,一脸的疑惑,说:“飞哥.......有这么严重?这有什么啊,你不就交个女朋友吗,害怕别人知道啊?”

  很操蛋,渣成在说这话的时候,胡蝶正好背着书包,走进教室,就听见了。听见这之后,胡蝶还以为渣成说的她跟我是男女朋友,不由得就看了我一眼。

  “滚蛋,老子不想和你扯!”我呵斥起来,只想渣成马上滚蛋。

  酷t匠|网首发

  “好吧!”渣成乖乖的就滚蛋了。

  等他走后,胡蝶就把我叫了过去,问我是不是把我和她的事情,告诉了几个兄弟。我坚定的说没有,说我是共产党员,死也不会说出去的。

  听着这话,胡蝶噗嗤一笑。可是,我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后排一个喜欢八卦的女生。喊了我一声,说:“朱飞,你找了女朋友,也不请客,太不够意思了吧?”

  “什么女朋友?别瞎扯啊!”我拔高了声调,很是紧张。胡蝶同样是紧张的,只不过,我们的紧张原因有所不同。

  胡蝶是害怕全班都知道我和她的关系,我是害怕那八怪的女生,说出我跟唐婉儿的事情。

  “朱飞,你还装蒜。你跟四中那女生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

  “有毛的事情啊。”我顶了一句,胡蝶傻傻的看着我,一脸的疑惑,像是在说:“坦白从宽,老实告诉我,星期六和唐婉做了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