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爽就一个劲儿的喊着白诗诗,我呢只能无奈的站在一旁,我不停的说着:“郝爽姐,我真的没有乱来,求你别乱说好不好。我刚才只是.......只是........”

  我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毕竟郝爽看到的时候,白诗诗已经把纽扣解开了,而我正好在亲吻她的额头,看上去我确实像是子在强占白诗诗。

  更新最D快/上8#酷!匠网D

  “只是什么?你个小流氓!”郝爽吐槽起来。“白老师........”她又喊了一声。

  这一声喊过后,白诗诗就醒了,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说着:“郝爽,怎么了?”

  这一下,把我吓尿了。

  郝爽说着:“白姐姐,你臭小子把你灌醉了,刚才还在你房里,对你动手动脚的。要不是我进来,你可能都.......”

  这.......这......这.......这完全是在胡扯啊,我要是想上白诗诗,还会拖延这么长的时间吗?

  “白老师,我.......我没有!”我解释起来。

  白诗诗难受的说着:“郝爽,你弄错了。朱飞没灌醉我,我是自己喝醉的,刚才应该是他送我回来的吧。他人呢?”

  听着白诗诗这么说,我内心一下就舒坦了,然后站到了白诗诗的旁边。这个时候,白诗诗温和的跟我说着:“朱飞,你把我手机拿来下。”

  “哦哦。”我乖乖的就去拿手机了,问着说:“要手机干什么?”

  “我打电话给何校长啊。”白诗诗说着,就拨通了何校长的电话,讲着说:“何校长,你好,我是白诗诗。是这样的,朱飞的事情,我已经处理好了。晚上的时候,陪李校长吃了饭。”

  就这样,白诗诗跟该死的何校长交谈起来,最后带着微笑,挂断了电话。显然,何校长对于白诗诗的公关能力,十分的认可,同时,应该也答应了不开除我。

  “白姐姐,谢谢你!”我喏喏的说着。

  “谢什么啊,何校长已经同意了,不开除你。时间不早了,你快回去休息吧!”

  “嗯嗯,那我走了!”

  我转身就准备离开,可郝爽那婆娘,却把我给拉住了,说:“白老师,这小子不能走。刚才我进来的时候,看见他对你.......”

  “对我什么?”白诗诗不解的问着。

  “对你.......对你.......”郝爽有点说不出口,毕竟她脑子里想到的,全是一些肮脏的东西。

  白诗诗听着觉得怪怪的,又问了郝爽一句,郝爽还是没有说明白,最后我站了出来,说着:“白姐姐,是这样的。我把你送回家之后,见你难受,我就拿湿毛巾,给你擦了擦脸。然后你就说你想睡觉,就自己解开了衣服扣子。但是我......我什么都没看,真的。”我慌张的说着。“你解开扣子后,我就准备回去了,可是看你那么漂亮,我......我......我忍不住就,就亲了你额头一下。不过我真的没有那种想法,我可以发誓,我朱飞要是想对你做什么,我全家死光光。”

  是的,我没有任何的遮掩,把发生的一切,都讲了出来。白诗诗听着呢,不由得脸就羞红了,要知道她可是老师她,她的大馒头,被我看了啊。

  此刻的她,肯定在想:“完了完了,我被朱飞看了。呜呜.......怎么办?她可是我的学生啊,羞死人了。”

  “白老师,你别听他胡说,我看着小子,就不是好人。刚才进门的时候,就看.......”郝爽说了一半,就停止了。

  “我看什么?是你自己不穿衣服,坐在客厅里,你还怪我咯?”我质问起来。

  “你......你个死无奈!”郝爽气的直跺脚,急躁的就像是被人玩弄一样。

  白诗诗却说着:“郝爽,你别说朱飞了。我了解朱飞,他不是那样的人。朱飞,你也别往心里去,姐姐相信你。没事儿了,你走吧!”

  我擦!好一句‘姐姐相信你’,这话说到了我心坎里。但我知道,白诗诗肯定还是内心羞愧的,毕竟被我看了。

  “嗯嗯,白姐姐你理解我就好。不像某些人,明明自己不检点,还老怪别人。整天穿的像个酒吧里的女人一样。哼!”我讲了起来。

  “你.......你......你说谁像酒吧里的女人啊?”郝爽气的不得了。

  “我没说你啊,你紧张什么?人啊,不要对号入座。”我继续调侃郝爽,不过她看上去,确实像那种放荡的女孩。

  听着我这么说,白诗诗居然噗嗤的笑了一声,而我呢头也不回的,就往门口走。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就听见白诗诗跟郝爽讲着说:“还怪别人,我跟你说了多少次,叫你在家里,别穿成那样,你就不听,这回好了吧,给朱飞看光了。”

  哈哈哈,听到这样的一番话,我差点没笑喷出来。而郝爽呢,郁闷的说着:“白姐姐,你怎么跟朱飞一样啊,你欺负人。”

  两个女人就这样斗着嘴,我则是关上门,走下了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小强哥哥说:

  挖掘挖掘兄弟们,库存有五六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