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如此娇媚动人的白诗诗,我的心里,就在不停的起伏。同样的,白诗诗自己也在起伏。

  只不过呢,我的起伏,和她的起伏是不一样的。我是内心矛盾,要不要帮她擦拭擦拭深身子,要不要解开她的衣服。她则是由于喝酒太多,整个人太难受,呼吸就不均匀,所以那圆滚滚的大馒头,就一上一下的波动。

  看着那圆滚滚的大馒头,我心里有个小人,在跟我说:“朱飞,还等什么,这么大的馒头,你丫不吃,那可是你的损失啊!”

  吃,老子也想吃啊,但白诗诗,可是我的老师啊,我要是这样轻薄了她,我还是人吗?

  思想斗争,是人最痛苦的时刻,我也一样。但是,我最后还是用理智战胜了情感,我没有吃白诗诗的大馒头,而是轻轻的脱下她的鞋子。

  拖鞋的时候,我摸着她的白嫩的脚儿,看着那修长的美腿,我就跟所有高中生一样,不由得吞了一下口水。要知道,眼前这个娇嫩的女人,不是我的女朋友,而是我的美女老师哦。

  作为高中男生,对于异性是充满了幻想的,特别是这种老师。我想,这点很多男生,应该都有感受。

  鞋子脱掉后,我又停顿了几秒,因为这个时候,白诗诗语无伦次的在呢喃,说着:“朱飞.......啊......朱飞,放心,姐姐不会让你被开除的......”

  听着这话,我感动的都快哭了。我从小失去母亲,生在一个残破的家庭,她对我的关爱,正好让我看到了什么是母爱。

  我见她这么难受,就走了出去,从厕所里弄好了湿毛巾,就在她的脸上擦了擦。但是,我还是没有解开她的衣服。

  我给她擦脸蛋的时候,她呢喃着说:“我想睡觉,我好难受!”

  说着,她自己就一颗一颗的,解开了上衣的扣子,我呢就站在一旁。

  看着这样的举动,我都傻了。

  这是什么节奏?这是主动给我看?勾引我犯罪吗?

  显然不是,白诗诗不是这样没有良知的女老师,她只不过是觉得难受,才做出这样的举动,这是人本能的反应。

  就比如你夏天热了,要脱衣服,冬天冷了,要穿衣服,是一个道理。

  然而,看着纽扣一颗一颗的解开,我还是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伴随着纽扣的解开,她那蕾丝罩/罩,就一点一点的,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白姐姐.......”我叫了一声,示意她别脱。只是,她已经没有了知觉,最后就把衣服,给敞开了。

  额........额..........额..........这叫我如何是好呢?

  我犹豫的很,想着我是该马上出去,还是再看一会呢?

  犹豫一阵后,我觉得,我还是悄悄的离开比较好,如果白诗诗清醒了,看着自己此刻的样子,肯定会认为我对她做了什么手脚。

  但是,就这样离开了,我又有些不忍。于是,我慢慢的低头下去,就轻轻的,吻在了她的额头上。

  这样的吻,不带任何的杂念,只是一种感恩,一种祝福,一种朦胧的情愫。这种吻,并没有任何的性/幻想,而是一种关心。

  t.更G新!最快U上U酷,匠{网

  可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白诗诗卧室的门,突然给打开了。

  “你......你干什么?”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把我吓了一跳。我一阵慌张,就转身过来。可没想到,转身过来的时候,手正好就摸了一下白诗诗的馒头。

  触碰的那一瞬间,我只觉得,很柔软,很细嫩,如同一块豆腐。

  我回头一看,站在门口的,不是别人,正是那放荡的郝爽。郝爽冲了过来,一下扯开我的手,气愤的说着:“你怎么是这种人?”

  额.......额......额........。

  她这么一说,我就别搞的无语了,我急忙解释,说:“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

  “还不是我想的那样,从我第一天见到你开始,我就没觉得你是个好东西。亏白老师对你这么好,没想到,你居然是个禽兽。”郝爽就批评起来,然后遮住了白诗诗的胸口儿,拍着白诗诗,说:“白老师,白老师,你醒醒啊!”

  我擦!听着这话,我无语了。

  要知道,此刻的郝爽,是误会了我的,认为我想强占白诗诗,一旦白诗诗醒后,她要是把这事儿告诉白诗诗的话,那白诗诗怎么想我?

  “郝爽姐姐,我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无语了都。

  郝爽没有理我,而是说着:“白老师,你醒醒。嘿,醒醒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小强哥哥说:

  挖掘挖掘,兄弟们,一定要每天签到,每天撸撸,要点上自动挖掘。后面已经更新了很多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