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整一个上午,我都在调试眼镜的窥心功能,但是没有一点进展。不过我也没有气馁,我在想,这其中肯定存在什么问题,比如需要在什么特定的情况下才起作用。

  想了半天,我也累了,于是就趴在桌子上休息,这个时候胡蝶走了过来,拍拍我桌子,说朱飞,你在想啥呢?嘴巴张的那么大,口水都流出来了,跟色狼一样。

  额........额........。

  这话把我说的很无语,我看着她就说,对啊,我就是色狼,我在想,怎样才可以吃了你,嘿嘿!

  胡蝶听着这话,很是愤怒的看着我,而我这句话里面,也充满了各种意思。

  所谓的‘吃了你’其实有多种解释。

  第一种:是感到了饥饿,想吃了你填饱肚子。这种情况,一般存在于动物之间,人与人之间,是不存在的。

  第二种:是我恨你,所以我想杀掉你,来解恨。这一般发生在两个敌对的人物身上,但我和胡蝶并不敌对。

  第三种:那就是我想X了你。这是当下最流行,最时髦的话。这种一般发生在情侣之间,比如情侣之间在调/情,男的摸着女的的身体,然后轻轻的在耳边说,我想吃了你。说完之后,女的基本也懂了,就是这男的想和她XO。

  显然,胡蝶是理解成了第三种,因为我跟她的关系,已经走向了小暧昧,我自我感觉,和男女朋友没啥差别。

  最》)新◇D章=g节*9上酷_%匠s网?

  胡蝶傲娇的说了一句,坏蛋,就知道口头上占我的便宜,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听着这话,我很是无语,因为我刚才只不过是随便一句而已,并没有说想X她,可是她却理解错了。

  我也无所谓,就接着调侃,说难道你想我身体上占你的便宜?

  胡蝶一听,气嘟嘟的,猛的桌子一拍,说你还得寸进尺了哦?说完,就把练习册扔给了我,讲着说,这你昨天晚上做的,我检查了,基本上都对的。但是我很怀疑,这是你自己做的吗?

  我去,她居然怀疑我......我就跟她解释,说是自己做的。胡蝶撅着嘴巴,并不完全相信。

  我呢就跟她说,你没见我,最近测试的试卷,都有进步吗?她听后想想也是,还很佩服我的进步速度,说自己都没想到,我混了三年,现在还能补起来。

  嘿嘿,她这就不知道了,我虽然混了三年,但是我初中有基础在啊。同时,每天晚上有白老师补课,白天有她补课,我本身就聪明,成绩不起来才怪呢。

  我得意的笑了笑,说我如果不进步快点,怎么追的到你呢?

  胡蝶听后,脸蛋居然刷的一下就红润了。她故作镇静,指着练习册最后一道大题,说你别骄傲,这题你做错了。

  就这样,她给我讲起了最后那道大题,讲的很是仔细,就连该怎么带公式,这样的小细节,都耐心的提醒我。

  而这种小暧昧的感觉,就如同《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演的一样,似乎我就是柯景腾,而她就是沈佳宜。

  我边听她讲,就边看着她,她皮肤白皙,脸蛋精致,睫毛长长的,小胸/部高高的,头发还带着淡淡的幽香。

  身处这样的氛围中,我感觉自己的身边,弥漫着幸福的味道。然而,往往在这样的时刻,总会出现一些不和谐的因子,将局面打破。

  就在我跟胡蝶聊的这开心的时候,周峰那土狗走了过来,问着说小蝶,你们在聊啥呢,这么开心?

  说完,周峰这恶心鬼,就坐在了胡蝶的旁边,冲着我微微一笑,显得很吊。

  见他坐下了,我本以为他会死皮懒不走,没想到只讲了一句,说小蝶,明天就要联考了,你记得复习哦。说完,这就走了,装的很是绅士的样子。

  胡蝶点点头,我则是笑了起来,胡蝶问我笑什么,我说你没看出来吗,周峰是在吃醋。

  胡蝶傻傻的,问着说,她吃谁的醋啊?

  我说当然是我咯,他是看见你和我在这里小暧昧,所以就坐不住了,过来提醒你要联考了。这你都不明白?

  胡蝶白了我一眼,说你想多了,谁跟你小暧昧了,哼!

  她嘴巴撅的高高的,装的很生气的样子。其实不然,女孩子,有人喜欢,有人吃醋,内心绝对是欢喜的,但她们总是表现的无所谓的样子,这其实都是装跟男生看的。

  看着她那小嘴巴,我真想吻上去,但我不敢啊。我就说,是啊,你现在没和我搞小暧昧,不过等几个月,你就会了。

  胡蝶不以为然,说你省省吧你,你真以为自己有了进步,就能跟我上同一所大学?我告你,我准备考川大,你能行吗?

  我能行吗?这的确是个问题,川大在四川来说,只最好的大学,也是一本院校。就我现在的实力而言,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

  但是,作为男人,我不可能说我不行,我桌子一拍,说你等着瞧,我考不上川大,我就去死。

  就这样,两人就这大学的事情,又扯了起来。扯完大学,胡蝶又跟我讲明天联考的事情,告诉我要怎么答题,要怎么规划时间,反正给我讲的很详细。

  好像她很在意这事儿,似乎想看看我到底有几分实力。我自己也想好好考考,想以此检验下自己到底有几分成色。

  要知道,这联考,是川南市,五所中学一起出题,打乱了考试。无论考试内容,还是形式,都跟高考无异,这也是市教委高考前最重要的一次摸底。

  处理完胡蝶这边,等到晚上的时候,我又去到了白诗诗的办公室。

  白诗诗今天穿着一件紧身的旗袍,透过旗袍的边角,我都能隐隐约约看到里面。

  见我来了,白诗诗就拿出了一张试卷,跟我讲,朱飞,明天联考了,这试卷是去年联考出的,题型跟今年的应该差不多。你做做看,不会我我一会给你讲!

  等她说完了,我都还没反应过来,因为我的眼睛,一直盯着她的大馒头。真想一把撕开她的旗袍,然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小强哥哥说:

  第一章!感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