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这老头子,我不禁一阵寒颤。这老人,门牙掉光了,身上相当的脏,看上去,就跟个乞丐一样。

  我没有理会他,远哥听了我的讲述之后,就问我,是怎么撂倒马凯的。

  我就跟他一阵吹嘘,把当时的场面,描绘的很大。几个人听的目瞪口呆的。听完之后,远哥很是不解的问我,说朱飞,你杀了马凯,警察已经放走了你,怎么你还摊上了强X呢?

  我一脸的愤懑,就把我跟周峰之间的事情,告诉了他。远哥听后,顿时怒了,说着我最恨这种小人了。朱飞,你等着,一旦哥哥我出去,我绝对帮你弄他。

  听着这话,我热血沸腾啊。没想到,在局子里,居然还能遇到一帮这样的人。不过这也正常,这些混社会的江湖人物,都是很讲义气的。同时听闻我干死了马凯,这帮人对我就更加的佩服了。

  我呵呵一笑,说远哥,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兄弟我就不推辞了,如果你能出去,我跟你一起弄他。

  说完这话,我一阵郁闷,因为我知道,就我现在这样子,五六年内,是不可能出去的了。

  聊完这些事儿后,远哥几人就自我介绍起来,我得知,他叫王远,是因为聚众打架进来的,而个矮子和瘦高个都是他的兄弟。同时,远哥为人仗义,在这里面,有一帮兄弟,算得上是这里面,一号人物。

  就这样,四个人洗漱完毕之后,远哥从床头,摸出了一副扑克牌,然后我们就玩起了斗地主,谁输了谁下。

  这样的游戏,让人很是放松。看护人员都认识远哥,也没有管我们。用远哥的话说,看护其实很怕犯人,因为犯人一旦惹事了,看护会受到牵连的。

  斗地主斗到十二点的样子,几个人就上次扯着淡,慢慢的就入睡了。我睡的正香呢。这个时候,一个恐怖的声音袭来,吼叫着:啊啊啊啊啊,有鬼,有鬼,我就是鬼,啊哈哈哈!

  我他娘一听,吓的直接坐了起来,然后回头一看。又是对面房间里的那个老头子,他站在门口,龇牙利嘴的喊叫着,如同一个从墓地里,走出来的尸体。

  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然后停止了叫声,他冲着我笑了笑,笑的很是诡异。

  整整一个晚上,这老东西,一直在不停的叫着,最后搞的我难以入睡。

  P最G\新Z|章节{上O酷匠网~

  我就叫醒了远哥,问他说这老东西是干嘛的。远哥根本没当回事,说那是个疯子,好像被关了七八年了,估计是憋疯的。

  我很是好奇,就问远哥,说看守所关七八年,为啥不判刑呢?

  远哥说,这个他也不清楚,只是听以前的人讲,这老东西的案子,似乎一直判不了,但又不能放出去,所有就给一直关着。说完,还安慰我,叫我别怕,睡觉就行,说自己已经习惯了这老东西瞎叫唤。

  我看了看那老东西,感觉挺可怜的,因为一个人,关个七八年不判刑,说明在他的案子上,存在某种问题。如果罪名成立,那么他不会被锁在这里,如果罪名不成立,那么他就应该被放出去。

  然而,他却一直关着,既不判刑,又不放走,可想而知,对他内心的折磨有多大。

  只是回头一想,这些关我屁事,我现在都是烂命一条,管别人有个吊用啊。特别是想着父亲,我躺在床上,眼泪止不住的就流了出来。

  都说养儿防老,父亲非但没享受到我对他的孝敬,现在我还蹲监狱,这对他的打击,可想而知。

  而一切,都怪周峰,没有周峰,就不会有我的今天。

  第二天上午,在严夏警官的带领下,父亲就来到了看守所。见到他的那一刻,我的心碎了,得知这事儿后,他的头发,全都白了。

  他拉着我的手,就跟我讲,说飞儿,爸爸相信你不是故意的,但这事儿你做了,就得认罪,毕竟人家姑娘也不容易,你在这里,好好改造吧。

  说完,父亲的眼泪,就低落在我的手上。那眼泪滚烫,可我的心却是冰冷的。

  我哽咽的讲着说,爸,你等我出来,我会给你个交代的。

  听着这话,父亲说不下去了,擦了擦眼泪,默默的就走开了。

  看着他那佝偻的背影,直到这一刻,我才明白,朱自清先生的那篇《背影》到底讲的是什么。

  遇到我这种儿子,换做别的家长,肯定是要骂人的。但父亲没有骂我,只是把苦闷埋藏在了自己的心里,不想给我过多的压力。

  等他走后,我就问严夏警官,说对周峰的盘查怎样了。严夏叹息一声,说根本不行。昨晚去调查周峰,结果发现周峰的老爹,是‘万隆’集团的老板,跟市长什么的,有关系。同时,周峰根本没出面,律师直接出来,帮他解释了这事儿。

  听着这话,我整个人都软了下来。正所谓民斗不过官啊,周峰有如此强大的背景,我拿什么去抗衡他?

  我想,这个时候,他应该在家里,偷偷的笑吧,他甚至在想,自己周一去学校,怎么散播我的事情。

  见我这么沮丧,严夏就拍拍我,说朱飞你也别难过,这事儿不是没有回旋的余地。

  我就问他,如何回旋。他跟我说,如果这案子,直接走司法程序,我必然坐牢,但是,如果受害人,撤诉的话,那么这事儿呢,就不存在了。

  这不等于白说了吗?

  因为那女的,在我看来,肯定是被周峰买通了的,怎么可能撤诉呢?

  我心灰意冷的说,严警官,这事还是算了吧,我不想麻烦你。说完,我就离开了他,就往牢房里走。

  刚走到牢房的走廊里,就看见昨晚那老东西,端着瓷碗,在吃馒头。一不小心,那馒头掉在了地上。

  就在馒头掉在地上的一瞬间,一个染着黄毛的家伙,伸脚过去,就准备踩。这个是我,我大叫一声,说你干什么呢?

  说完,我上去推了那黄毛一把,将那个馒头捡了起来,然后给了那老东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小强哥哥说:

  朱飞能出去吗?老头又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