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夏警官果然是个负责人的人,明明知道我不会跑,但还是提醒张芸。只不过,张芸听着这话,显得很是无奈。

  她支支吾吾的说着,严所长,我......你能不能换个人?

  严夏无奈的说着,我也想换个人,但是现在所里面,已经没有人了。你也知道,现在是晚上,都下班了。今天本来就该你值班,如果不是因为这事儿,我都不会来所里的。我这还要跟医院那边打电话交涉,所以你不要推辞了,这又不是什么害羞的事情。

  我擦!严夏警官果然够老辣啊,居然说这不是什么害羞的事情,要知道,我一会可是要当着张芸的面,‘取样’啊。

  张芸无奈的叹口气,冲着我就吼了起来,说你还站在干嘛,跟我去厕所。

  就这样,她给了我一个小杯子,然后就带我往厕所里走。我知道这小杯子是干啥用的,但我还是故意调侃她。

  我说美女警花姐姐,你给我这杯子是干嘛的?

  张芸恶狠狠的瞪我一眼,说你自己知道。

  我说我不知道,你给我解释下。张芸听着这话,脸一下就红了,说你自己取样。

  我坏坏的说着,取样?什么取样?我不懂,你能教我一下吗?

  哈哈哈!张芸听着这话,气的直跺脚,说这种事情,你比我更清楚,用不着我教你。你这样的高中生,我见多了。

  说完,就叫我进厕所,然后自己站在了门口,不想进来。

  我知道她不会进来,因为守在门口,我是跑不掉的。而她叫我自己取样,说白了,就是叫我自己把那玩意儿,弄在杯子里。

  但是,我偏偏就想刁难一下她。我走近厕所后,站了老半天,她就敲门起来,说你搞定没有,快点出来了,别跟我耍什么花招。

  我笑嘻嘻的说,已经搞定了,然后拿着杯子就递给她。她一看,很是无语,说没让你验尿,你干什么呢?

  是的,她却是没让我验尿,而我这么做,是故意整她。

  我装着我,取样不是要尿尿吗?难道我做错了?

  张芸气的要死,说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我装着苦逼,说姐姐,我真的不知道啊,你要我取样,到底取什么?你能给我一个明确的解释吗?或者说,你教教我,行吗?

  张芸很是无奈,又拿了一个小杯子给我,气嘟嘟的说,取样就是取你的.......取你的.....。

  我坏坏一笑,说取什么?不会是要我拉屎吧?

  我真佩服自己的搞怪能力,把张芸气的已经快吐血了。不过,这样玩弄她,确实很爽,谁叫她对我不礼貌呢。

  张芸听着这话,就踩了我一脚,说滚进去,把你当时弄在酒店厕所里的东西,弄在这杯子里。

  说着,就推了我一把。我呢继续装,说警花姐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在酒店厕所的时候,当时喝多了,做了什么,我根本不晓得,你能提醒我一下吗?

  张芸无奈了,因为这事儿办不好,严夏所长肯定又会指着她。最后,她看着我,拿出了自己的手,给我比了一个LU的手势,说你应该能明白。

  哈哈哈,看着她用自己的手儿,比划着LU的样子,我就想笑。

  我继续装怪,说警花姐姐,你这动作是什么意思?我看不懂?你能不能,说明白一点?

  这么一说,张芸彻底被我惹急了,吼着说朱飞,你要再跟我扯下去,你别怪我在你档案上,写下‘拒不配合’四个字,该怎么办,你应该知道。

  听着档案两个字,我就有些害怕。最后,我只好忍了,默默的拿着杯子,走进了厕所。

  只不过,我在取样的时候,脑子里浮现的女人,居然是张芸。

  特备是她那火热的红唇,想着我不由得就一阵兴奋。在这样的幻想中,用了大概十多秒,我就取出了自己的样本。

  拿着那样本,我走了出去,就交给她,说警花姐姐,你要的是这个吗?现在还是热的哦。

  张芸一听,很是无语,说你恶心不恶心?我要你这个干啥?

  我坏坏的说着,不要这个?难道这次取样又弄错了?

  张芸听后,已经无语了,白了我一眼,说朱飞,就你现在这样子,我足以判断出,你就是个小流氓。你等着吧,事情一旦查出来,够你蹲个五年八年的了。

  说完,她拿着那东西,就带着我,回到了严夏的审讯室。回去之后,她就跟严夏打报告,说严所长,我去医院咯。严夏点点头,说你去吧,记住了,样本别弄丢啊。

  张芸没有说话,我故意提醒一句,说领导给你说话,你没听见吗?

  张芸只得诺诺的说知道了,然后用卫生纸擦了擦自己的手指,随即离开了审讯室。

  这个时候,我就问严夏警官,说这东西拿过去化验了,能证明我是被陷害的吗?

  严夏说,可以你有没有被下药,但是,就算证明了,也没法洗脱你的罪名。因为到时就算把你那同学弄到法庭上,他的律师,是完全可以为他辩解的,他可以把这事儿,弄的一干二净。

  听着这话,我都傻了。我问他说,但我的确被下药了的啊。

  严夏叹息一声,说你是被下药了。但是在法律上,不会管你是不是被下药。因为法律明确规定,违背女性意志,强行与其发生X行为,以及其它行为,都算是强X,或者强X未遂。法律上,不存在什么过失强X。所以这个最终怎么处理,我说了不算,还得看法院怎么定论。我能做的,就是尽量的,帮你搜集有利于你的证据。

  听着这话,我已经绝望了,严夏这么说,意思就是无论怎样,我都得进监狱。

  想到这里,我心里暗暗发誓,老子有朝一日出狱了,我不捅死周峰才怪!

  看正W~版章节上酷匠1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小强哥哥说:

  对于张芸这样的警花,你们有兴趣吗?

  这是爽文,最终会一路爽下去的。朱飞会不会坐牢呢?你们猜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