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吓坏了,白诗诗如果看到我躲在自己床上,玩撸啊撸的话,那不把我骂死才怪。同时,我在她心中的形象,也会发生本质的变化。

  我嗖的一下,就从床上跳了下来,而白诗诗呢,正好把门打开!

  由于太慌张,我脚下不稳,直接就摔倒在地上,来了个狗吃屎,就倒在白诗诗的裙子下面。

  白诗诗吓的叫了一声,还以为我是故意埋伏好,想从下往上,偷看她裙摆里的春光。

  我没等她说话,就跟她讲,说我是准备给她开门,却不小心摔倒的。白诗诗半信半疑的看着我,就叫我起来。

  然而,摔下去之后,我才发现在,自己刚才跟几个混子搏斗的时候,腰部被那个‘拳击手’给打伤了,起来的时候,疼的我直咬牙啊。

  白诗诗见我表情难受,以为我是装的,就叫我别装,跟我讲说你上完厕所,现在可以回家了。

  我很无奈,说白姐姐,你误会我了,我哪里是装啊,我是真的受伤了。

  白诗诗不信,我就跟她解释,说刚才跟几个匪徒搏斗的时候,被打成了腰伤。

  听到这里,白诗诗作为一个有良知的好老师,就担心起来,问我是真的吗,我说是真的。

  听着她这么问我,我已经感觉到,她对我的关心。但我还是装着无辜的样子,说白姐姐,你不相信我的话,那我回家了。

  然而,正当我要开门的时候,她却叫我别走,还跟我说,把衣服脱了,我看看!

  听着这话,我内心一阵激动啊,而我自己的小算盘,也算是打成功了。

  》u最;:新、章p…节上KL酷匠网;,

  这招叫什么?嘿嘿,叫欲擒故纵。

  她关切的看着我,我还故作不好意思,说白姐姐,你刚才看了我下半身,现在还想看我上半身吗?

  白诗诗一脸的无语,走到了自己的书桌下面,从抽屉里拿出了一红花油,和一把棉签。然后跟我讲,说自己以前在大学医务组工作过,能帮我做一个简单的处理。

  听到这我,我心里暖暖的,就看着她,故意问着说,白姐姐,那我真脱了哦。

  白诗诗掐了我大腿一下,调皮的说,少给我装害羞,你们这些高中男生,我还不了解啊,脸皮厚的跟城墙一样。

  额......额......听着这话,我调侃一句,说我脸皮很薄,吹弹可破。

  白诗诗听着,就被我逗乐了。但我却跟她讲,说自己根本脱不了,要她帮我。

  不晓得她是真的不知道我是装的,还是装着不知道,就让我靠近她,然后慢慢的,帮我他衣服脱了下来。

  衣服一脱,白诗诗一阵赞叹,说朱飞,看不出来,你还有肌肉啊。

  我嘿嘿一笑,说作为一个护花使者,没有肌肉,如何护花呢。

  是的,我确实有肌肉,那都是因为我平时喜欢踢足球,爱运动,练就出来的。也正是因为这一身肌肉,打架的时候,我一般不会怕谁。

  白诗诗看了我我的腰部,妈个蛋,刚才被‘拳击手’居然打出了一大块淤青。她就用手轻轻的碰了一下,我那个疼的啊,差点没叫出来。

  她很是温柔,轻轻的把红花油弄在棉签上,然后就慢慢的帮我涂抹。我虽然有点疼,但我却咯咯的笑了起来,因为有点痒。

  白诗诗见棉签太小,涂抹起来太慢,后面干脆就把红花油,弄在自己的手掌心上,然后用手,来帮我涂抹。

  她做的很认真,很仔细,而我呢,低头就看着她。

  只见她长发垂肩,皮肤白皙,脖颈修长,眼睛大大的,睫毛翘翘的。而透过敞开的衣领,我还能看到她那若影若现的事业线,感觉像是两个半遮半掩的白面馒头。

  看着那白面馒头,我心里有个小人,就一直在对我讲,说:朱飞,还等什么,这么大的馒头,必须吃一口啊。

  吃一口,老子不想吃啊,但我能吃吗?我要是吃了,岂不是成了流氓?君子好/色,取之有道,我不可能干这种事情。

  就这样,一边涂抹,白诗诗就跟我聊天,她再度提醒我,叫我要注意何猛。

  我心想,难道她知道是何猛叫的人来打劫,于是就问她,对何猛到底是什么感觉。她跟我讲,说何猛这人其实不坏,就是喜欢装男人,喜欢强人所难。

  听着这话,我只想说,何猛不但坏,而且还很阴险。

  只不过呢,我暂时不想告诉她,我觉得,要在关键时刻,才能把这些东西说出来。因为这样的话,白诗诗会更加觉得,我之于于她,是多么的重要。

  当然了,我这纯属是一个学生,对于老师的瞎想,她喜不喜欢我,那完全是她的事情。

  涂抹了十来分钟,我感觉也享受的差不多了,于是见好就收,主动跟她告别,说我得回去了。白诗诗很温柔,就把我送到了家门口。

  我站在门口就回头看了几眼,我看的不是白诗诗,而是想看看,那个叫郝爽的女的,在不在。

  嘿嘿,说老实话,对于郝爽那种坏女人,我很想好好‘欺负欺负’,因为电视里,那种坏女人,做起那事儿来,都很疯狂。

  就这样,我骑着车子回到了家里。

  自打这以后,整整一个星期,我都跟着白诗诗补习,而何猛呢,并没有对我做些什么。

  经过白诗诗一补习,我的学习,有了一些提高,因为她单独补习的时候,我是认真听了的。

  认真听后,我就知道哪些东西自己不懂,于是我就拿着这些不懂的题目,去问胡蝶。胡蝶见我问的都是比较针对性的题目,就给我细心的讲,一点架子都没有。

  然而,见我跟胡蝶接触的时间越来越多,周峰那家伙,就坐在不住了。小心眼的他,认为我要跟他抢胡蝶,于是,他就开始了自己最龌蹉的‘计划’。

  这些‘计划’,不但针对我,而且还针对胡蝶,更可怕的是,他居然还拉上了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人。

  那么,周峰这龌龊的计划,具体是什么呢?他又能实现计划吗?而那个意想不到的人,又会是谁呢?

  大家不要着急,请听我慢慢讲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小强哥哥说:

  今天第二更。大家记得每天签到,每天点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