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一说,白诗诗完全无语了,她就跟我讲,说你小子想的美,我就算嫁给一头猪,也不会嫁给你。

  我接着这话,调侃起来,说白老师,看来你还真的要嫁给我,因为我就是猪,朱飞,会飞的猪。

  尼玛!

  白诗诗原本还生气的,但听着我的话,噗嗤一笑,乐的不可开交,顿时就不生气了,提着自己的包包,就叫我快点回家,别耽误之间。

  嘿嘿,这就是我的过人之处,我虽然学习差,但我脑子转的快,会很察言观色,故而能化解一个又一个矛盾。

  就这样,我跟着白诗诗就往楼下走,边走,我还边调侃她。只不过呢,白诗诗走到学校楼下的时候,就显得有些拘谨。

  而这个时候,已经十一点多了,天刮起了风来,白诗诗穿着裙子,自然就觉得冷。

  见到这样的局面,我果断的脱掉了自己的外套,推着自行车,追上她,就把外头披在了白诗诗的身上。

  这突如其来的一下,让白诗诗感到诧异,又感到温暖。

  毕竟,她只身一人来到这陌生的城市工作,平日里很少有人关心,就算是关心,也都是虚伪的关心,就比如何猛那吊毛,那都是奔着她身体去的。

  白诗诗回头看着我,就问我,说你把衣服给了我,你难道就不冷吗?

  我嘿嘿一笑,说我作为男人,就算再冷,也得让自己得媳妇儿,感到温暖啊。

  白诗诗无语了,假装严肃,其实很开心的跟我讲,你十七八岁,你懂什么叫温暖。还有,以后别叫我媳妇。

  我就问她,说不叫媳妇儿,那叫什么。她跟我讲,说开玩笑可以,但是不能过分。叫媳妇是不尊重,但是叫姐姐,还能接受。

  我擦!

  我自己都没想到,之前还是老师,现在就变成了姐姐。如此一来,我们之间的距离,又拉近了一层。

  同时,我想到网络小说里,很多男主角,最后都把自己姐姐给推/到了,我就一阵兴奋,马上喊了一声美女姐姐。

  白诗诗叹息着摇摇头,说遇到你这样的学生,我以后什么学生都不会怕了。

  我嘿嘿一笑,说你当然不用怕,因为我会保护你的,不会让那些坏学生,坏老师欺负你。

  白诗诗听着挺高兴的,但还是吐槽我,说你一个小屁孩,也就能打打群架,欺负弱小,你能保护我就好了。

  娘的!

  听着她的话,我有些无语,我朱飞虽然是混子,但我可以拍着胸膛说,我绝对没有欺负过弱小,我也不爱惹事。

  我马上接着她的话,说诗诗姐,你不咋这么不信任人呢。你要不相信我的话,那以后每天晚上补完课,我骑车送你回家,绝对没有人敢动你一根汗毛。

  说着,我就把自行车推到了她面前,让她坐上来。

  AM看J2正^D版O章/节s上|酷/匠◎网d|

  白诗诗冲着我莞尔一笑,说行行行,我斗不过你,我家也不远,就在校门前面,你顺路的话,就带我一截吧。

  听着这话,我马上跳上了车子,有种做护花使者的感觉。白诗诗则是坐在了我后面,我也不晓得是哪里来的胆子,伸手就去拉她的手,想让她抱住我的腰杆。

  然而,由于我骑着车子,后面没长眼睛啊,手伸过去,直接抓到了那的馒头上面,这一下,可把她吓坏了。

  她啊的叫了一声,问着我说,朱飞你要干什么。

  她心里肯定在想:难不成朱飞想对我动手?要知道,他刚才看着我的时候,下面可是撑起了蒙古包的啊!

  但她想错了,我这人有道德,有良知,我怎么可能对她动手。就算是要拿下她,我也只会采取光明正大的方式,而不是小偷小摸,这不是君子所为。

  我就跟她解释,说我害怕她摔下来,是想让她抱着我的腰杆。听着这话,白诗诗才放心下来,慢慢的就把自己的手,放在了我的腰间。

  放上去的那一下,我整个人都是轻飘飘的,回头看了她一眼,感觉她真的就像是我的女朋友一样。

  我骑着车子,就调侃她,说白老师,我们这样,像不像单车恋人啊。白诗诗吐槽起来,说鬼才是你的恋人。

  两人就这样,斗着嘴,聊着天,慢慢的骑出了校园,完全不像老师跟学生。

  走出去拐了几个巷子,白诗诗就说可以了,自己到家了,叫我放她下来。我停下车子,就跟她道别。

  突然,我一下抓住她的胳膊,小声的说,白老师,你别走。

  由于着急去抓她,手就没来得急扶自行车,自行车就倒在了地上,而白诗诗见我突然来这么一手,吓的不得了。

  她支支吾吾的跟我讲,说朱飞,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跟老师开开玩笑没什么,但你如果想强迫我跟你做那种事,我死也不会答应的。

  我日啊!

  听着这话,我差点没气死过去,我哪里是想做那事儿啊,我是看到前面巷子三轮车后面,似乎藏着一个人。

  我就跟她解释,说前面有藏在三轮车后面,可能是坏人。

  白诗诗听着,就有些害怕了。

  毕竟这巷子偏僻,再加上现在已经十一点多了,她作为一个女孩子,面对这样的局面,是不敢轻举妄动的。

  不由得,她的手就主动的抓起了我的手,紧紧的抓着,深怕被我丢掉。

  而我感觉那三轮车后面的人,似乎真的有些问题,但我不敢直接闯过去,于是就想到了自己有透视的功力,现在可以派上用场了。

  我眼睛锁定三轮车,一看,我了个去!

  三轮车后面,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四个人。这四个人,鬼鬼祟祟的蹲在那里,其中一人,手里还拿着刀子。

  这还不算什么,最让我诧异的是,这四人中间,居然还有何猛那龟儿子。

  看到这里,我就断定,这绝对不是一般的抢劫,有预谋的蹲点计划,他们瞄准的正是白老师。只不过,这些人,并不会伤害白老师,而是在帮何猛办事。

  那么,何猛到底想做什么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小强哥哥说:

  你们喜欢白老师多一点,还是胡蝶多一点,或者说李瑶多一点呢?做出你们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