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胡蝶要帮助我学习,我内心就燃烧起了一团火焰,抱着数学书,就看了起来。

  只不过呢,我什么都看不懂。别说什么立体几何了,就是三角函数,我都搞不懂。

  跟平时一样,我把书往头上一盖,然后就睡着了。

  睡的正爽的时候,却听见‘咣咣咣’敲桌子的声音,我以为又是那些游手好闲的哥们儿,找我去抽烟,不由得就骂了一句,说滚.....我的声音很大,全班都能听见,但话还没说完,我就打住了,因为敲我桌子的是胡蝶。

  我揉揉眼睛,胡蝶很是不解的看着我,我急忙解释起来,问她有什么事。她跟我讲,说朱飞,我上课的时候看见你在复习数学,但是你怎么看了一会书就睡觉呢。

  听着这样的话,我很是感动,说明她对我有了一定的关注。当然了,这种关注,也只是学习上的。

  我说我看不懂,所以睡着了。她则是跟我讲,说看不懂的话,可以问她,她愿意给我补习。

  她说的很真诚,这么做估计还是为了感谢我的‘不脱之恩’吧。于是我拿着数学书,就想瞎找一道题问她。

  可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周峰那杂种走了过来,一把将我拿起的书打在了桌子上,然后冷冷的跟我讲,叫我说话注意点儿。

  我明白这小子是什么意思,他肯定是听到了我刚才在吼胡蝶滚,所以想过来装英雄,在美女面前表现自己。

  我顿时就火了,一下站了起来,就死死地盯着他,很想干他。

  胡蝶见我们剑拔弩张的,马上跟周峰解释,还说我准备问她数学题。但周峰这根本不听,更不想胡蝶跟我有所接触。

  他个龟儿子就讽刺起我来,跟胡蝶说我这样的人,绝对不是真心想学习,而是有歪念头。

  这样的话,让我很气愤,但他说的也没错,我以前对胡蝶,确实有些歪念头,但现在,真的没有。

  但胡蝶不这么认为,还继续跟他解释,叫他别这么小心眼儿。周峰吐槽,说自己不是小心眼儿,而是不想让胡蝶受骗。

  他这话说的很直白了,就等于是在给胡蝶表白。

  我一怒之下,就推了他一掌,叫他别诋毁人。本以为他会生气干我,可他却继续装,说自己是文明人,不打架。

  这么一来,我反倒吃了暗亏,气的屎都快出来。

  G=更新最|快上{酷匠●j网…

  可蛋疼的的,就在这个时候,李瑶那贱货在教室门口喊我,跟我说白老师叫我去办公室。

  说这话的时候,李瑶还不忘挖苦我一番,问我是不是又做了什么坏事。听见李瑶这么说,周峰就添油加醋起来,说猪八戒能能做什么好事。

  周峰这么高调的一说,班里人就跟着起哄,有些长的丑的女生,就讥讽起来,说猪八戒除了调戏嫦娥,什么都不会。

  妈个蛋,我当时的心啊,只想干周峰。但我忍住了,心里非常的窝火。因为我感觉我在大多数人眼里,确实不是一个好东西,至少说,在学习上,我是一个垃圾。

  也正是因为这些同学的打击吧,我的学习劲头,一下就消失了,感觉自己没救了,就只能破罐子破摔。

  周峰冷冷的看着我,说白老师叫你呢,你还站着干嘛呢。我很憋屈,只能急匆匆的去白诗诗的办公室。

  边走,我就在想,这白诗诗,找我有什么事呢?难不成,她对我有意思,要知道,测试那天,我看她的时候,她脸都是红润的哦。

  想着她那性感婀娜的身材,那肉里肉香的肌肤,我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但我知道,她一个女老师,是不可能看上我这种学生的。

  到了办公室,我直接就把门给推开了。只是推开的时候,白诗诗吓了一跳,转身看着我,问我咋不敲门。

  我一看,她居然在办公时间逛淘宝网,而且还是在淘宝上买内衣、内裤。见我来了,火速的就关掉了页面。

  看着电脑页面上花花绿绿的性感内衣,我想着白诗诗穿上的样子,我整个人都是兴奋的。

  于是我就故意调侃她,说白老师,不做亏心事儿,不怕鬼敲门。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啊?

  白诗诗一本正经的跟我讲,说自己没做亏心事,还叫我态度端正一点儿。

  但我看的出来,她的内心,是慌张的。

  毕竟,老师的本职工作是教学办公,让学生看到自己办公时间买内衣,就如同老师发现了学生在上课时间拿手机看毛片一样,是很不光彩的事情。

  我的态度并没有端正,而是继续调/戏她,说白老师,淘宝上假货很多哦,最好还是去实体店买。

  边说,我的眼睛就盯在了她的胸腹上。我很害怕自己一会要是兴奋过头,直接透视她的衣服,到时看的自己身体起反应,被她发现。于是我尽量不去看她,注意注意力。

  但我这么一调戏呢,她的脸一下就红润了,又羞涩,又尴尬。不过作为老师,应变能力还是很强的,马上回归到主题上,让我谈谈上次的测试。

  谈测试,我谈个毛啊,我一道题也不会。我搞不懂她的意思,就瞎说起来,说考试题有一定的难度,我做起来有点吃力。

  她冲着我笑笑,说你做起来应该不吃力吧,我看你还考及格了呢。

  我听着就继续调侃,说那都是因为有美女老师教,不然怎么可能及格呢。

  只是,这话说完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出事了。

  为什么呢?

  因为那天测试,我抄周胜昔的试卷,由于突然发现自己有特异功能,人很兴奋,抄的时候,一个字都没改。

  不用说,白诗诗准是因为这事儿,才叫我到办公室的。

  果然跟我想的一样,她直接就问我,是不是抄周胜昔的。我自然不承认,还跟她嬉皮笑脸的,眼睛直接锁定在了她的事业线上。

  她见我狡辩,气的要死。

  我看着她那若影若现的事业线,那白白嫩嫩的肌肤,我心里很慌乱,不停的问自己:朱飞,要不要用一下透视呢?这可是好机会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小强哥哥说:

  兄弟们,你们说要不要用下透视?

每天两章更新,上了各大榜单,就加更。请关注我老书,秘密花园。

《秘密花园》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