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信发过去,我又看了看胡蝶,她弄了弄手机,然后回头,死死地盯着我,眼神里,透露着绝望和无奈。

  我微微一笑,冲着她点点头,然后用手比划了一个XO的手势。

  她看着这手势,不由得就把头给低下了,没一会,我又收到了一条短信,写的是:朱飞,你误会我了,我不是打感情牌,我是真心希望你好好学习。

  看着这短信,我差点没喷出来,还真心希望我好好学习,显然就是希望我放弃周六的计划。但我能放弃吗?肯定是不能的。

  我不想跟她瞎扯下去,然后就回复她,说:我不想跟你瞎**,明天自己准备好,你要耍花招的话,可别怪我任性。

  发完,我就认真的背起书来。不背不知道,一背,我发现其实历史这种东西,并不难,靠的全是记忆。

  而我这个人,记忆能力一直很不错,到现在都还记得初中看的第一部毛片的剧情。话题又扯远了!

  在背诵中,一节课很快就过去了,下课之后,我就看见周峰那家伙,跑到胡蝶的座位上,在聊些什么。

  不用猜我都知道,周峰这虚伪的家伙,肯定是在打听胡蝶跟我的事情。但我并不担心,因为胡蝶是不可能把这事儿告诉他的。

  这个时候,我的几个哥们,跑过来就调侃我,问我上节课学习的怎么样。

  我对这帮龟孙子,无力吐槽,他们生拉硬拽的架着我的手臂,拖我到小卖部去买烟。

  我没办法,只好跟着他们走,结果走到门口的时候,由于他们在背后推推搡搡的,我重心不稳,就向前扑了一下。

  伴随着这一扑,我就吐槽一句:我.....话还没说完呢,我得手就抓到了两块软的像豆腐的东西,抬头一看,顿时大惊失色了。

  没错,我抓到了女生的胸部上。不,不是女生,而是女老师。

  这女老师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班的数学老师白诗诗。白诗诗是这个学期才到我们学校来的,她今年才二十二岁,刚刚大学毕业。

  她人长的漂亮,身材姣好,事业线丰满,穿着打扮也比较成熟性感,毕班里的女生看起来有气质的多。更重要的是对学生也没有什么架子,所以班里的男生都喜欢跟她开玩笑。

  而这里面,当属周峰最为恶劣,周峰平时装的很正经,不过我后来发现,他经常故意把笔丢在地上,等白诗诗穿裙子走过来的时候,再弯腰去捡,如此一来,就偷偷看了白诗诗的‘底线’。

  更恶心的是,他捡起笔后,还假惺惺的说,白老师,我这题不会,你能给我讲讲吗。

  对于这种事情,我嗤之以鼻,我虽然是混混,成绩也不好,但我有节操啊,可周峰呢.......只不过,周峰这样的行为,白诗诗并不知道。私底下,周峰还给她取了一个外号,叫‘白老*’。

  。看正i版S章节(x上酷{3匠网W

  只是,刚才这么一抓,我感觉玩笑开大了,这可是抓了她的胸部啊。不过说实话,抓的的那一下,很饱满,很有肉感。

  我果断的把手收了回来,急忙说着白老*对不起,对不起。

  白诗诗脸蛋瞬间就红润了,非常的羞涩,但作为老师,她还是严肃的跟我讲,说下节课要数学测试,赶快回教室坐着,测试就四十分钟,时间很紧。

  这么一说,我们几个混混只好回到座位上,我前排的哥们儿周胜昔还调侃我,问我抓白诗诗是什么感觉。我没有理会他,只是叫他一会记得给我抄数学题。

  周胜昔数学其实也不怎么好,也就能考及格,但我一道也不会,所以我习惯了抄他的,这可能就叫烂兄烂弟吧。

  很快白诗诗就把试卷发了下来,我并不着急做题,而是在等周胜昔做好了,我再抄。

  其实我也知道,这种测试抄个高分没用,毕竟高考的时候,不会有人给我抄。但我这么做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不想让父亲难过,希望带给他希望。

  然而很蛋疼,由于眼镜给踩碎了,我就看不到周胜昔的试卷,这搞的我很是着急。

  在这紧迫的关头,我突然想起昨晚上老头给我的那个隐形眼镜,于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就拿了出来,准备戴上。只不过呢,我始终戴不上去。

  这个时候,白诗诗就走了过来,敲了敲我的桌子,说朱飞,你手里拿的是什么,想作弊是不是啊?

  对于作弊的事情,高一、高二老师还会管管,但是到了高三,老师基本都不会管,因为高三已经定型了,老师懒得管你。不过白诗诗刚走上工作岗位,对这些事很负责,故而严肃的问了我。

  更重要的是,她知道我以前得过奥数奖,认为我不应该这么差劲儿,所以在班里特别关注我,还找我谈过几次话。

  对于这样的老师,我内心是很感激的,对她甚至有一点点的爱慕之心,有几次做梦都梦到了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小裤裤**的。

  只不过对白诗诗爱慕,又不同于对胡蝶的暗恋之情。对胡蝶,我是纯纯的喜欢,对白诗诗,我就说不清楚了。

  我笑笑,跟她讲,说白老*,我不是作弊,而是戴不上隐形眼镜,根本看不清试卷。

  白诗诗人很好,就叫我把镜片拿给她,她帮我戴。

  听着这话,我心里一阵颤抖啊,于是乖乖的就扬起了头,头就靠在她的黑丝美腿上。靠上去的那一下,我都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幽香。

  她轻轻地翻动我的眼皮,小声的跟我讲,叫我别紧张,要放松......慢慢的,她就把眼镜给我戴上了,然后还摸摸我的头,叫我快点做题。

  我做个毛的题啊,睁开眼睛,就想看看这眼镜到底行不行。

  睁眼一看,很是清晰。看来那老头还算厚道,给的不是假货。而这个时候,前排的周胜昔,已经把试卷露出了半张,等着我抄呢。

  我心想,如果能清楚的看到周胜昔试卷上写的东西,那么这眼镜就跟我的度数相匹配,于是我探着身子,就瞄了起来。

  根本看不到!我心里抱怨着:这他妈跟没戴,有什么区别?

  但我没有没有放弃,心想自己是不是刚戴上不适应,于是又张大了眼睛,朝着周胜昔的试卷看了过去。

  突然,我眼前一黑,又瞬间明亮了,就像数码相机对焦一样。随即,奇怪的事情出现了——周胜昔的试卷好像离我越来越近,试卷上的字越来越大,我看的是一清二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小强哥哥说:

  感谢周胜昔兄弟对小强的支持,你的角色已经安排好了,然后感谢提供白诗诗角色名的那位朋友,谢谢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