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这样邪恶的思想,我没有回家,而是去了学校外面的网吧。走进网吧,隔壁班的余波就叫了起来,喊了我一声飞哥。

  这么一喊呢,网吧里的人几乎都回头看我,因为这里面坐着的混混,基本都认识我。而这网吧的老板,是我初中同学张凯。

  张凯初中跟我一个班,当时我跟着他一块混,后来我勉强上了川南高中,而他则是找家里拿了点钱,自己弄了个黑网吧,整天就泡在网吧里,做起了翘脚老板。

  张凯发了跟烟给我,随即我们几个人就打起了LOL,在网吧里闹的天昏地暗的,直到十二点,我才离开网吧。

  走出网吧后,我看着父亲打来的几个未接电话,心里酸酸的。我暗暗的骂自己,简直就不是东西。不用说,父亲肯定还在家里等着我,已经给我弄好也夜宵。

  想着父亲对我这么好,而我却始终控制不了自己贪玩的心态,我整个人都是压抑的。跟所有高中生一样,很多时候,我们明明知道那件事不能做,但还是要去做。

  我原本想打的回家的,想着对不起父亲,于是就步行往家里走。边走我嘴上就哼着《春光灿烂猪八戒》的主题曲:好春光,不如梦一场,梦里青草香,我把梦想带身上,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还有春风吹斜阳........唱的正欢呢,突然听到远传传来依着‘咣咣咣’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给踢翻了,在地上滚。

  于此同时,一阵粗粝的声音喊着:老东西,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哦。

  听着这声音,我心里就一热,不用猜都知道,肯定是学校周围的混混在欺负老人,想找老人勒索钱。

  这样的事情,我见多了,原本是不想管的。可老人却苦苦哀求起来,叹息的说年轻人,我做点小生意不容易啊,你们怎能这样对我。

  听着老人的话,我感到很是气愤。虽然我也混,但我最恶心的就是这种欺负弱小的人。钱很重要,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啊。

  于是我走了过去,只见三个染着黄毛的家伙,揪着一个老人的头发,将老人按在地上,老人痛苦的呻吟着,手死死的抓着自己的箩筐,箩筐里放着没有卖完的草莓和樱桃。

  不用说,这老人家应该是学校周围的小贩,是想趁着学生们放晚自习做点生意,生意做完了要回家,却遇到了几个混混。

  其中一个黄毛猛的将老人的头往地上一撞,然后一脚踢翻了老人的箩筐,鲜红的草莓就滚了出来,老人瘫软在地上,默默的哀嚎着。

  这还没完呢,那黄毛对身边两个小弟说,踩烂他的草莓和樱桃,老子看他给不给钱。

  老人抱着黄毛的腿,说你们不能这样,这可是我的棺材本儿啊。黄毛哼哼一笑,说不这样也行,你只要把身上的钱拿出来,爷爷我今儿就饶了你。

  看到这里,我他妈顿时火了,吼了一声住手,然后就走了过去,怒视这三个混混。这三混混年龄也不大,一看就是初中没毕业就辍学混社会的玩意儿。

  对于这三个瘦不拉几的玩意,我根本没放在眼里,心想看来老子今儿要为民除害了。

  看到这里,你们可能觉得我在吹牛,人家三个人,我就一个,不被打死才怪呢,还为民除害。

  这你们可能就不知道了,当年因为王倩的事情,我整个人很消沉,三天两头就会找人打一架,以此发泄心中的不快。久而久之,打多了,也就练出了一身的打架技巧,对于一般的混混,我根本不怕。

  可没想到,染黄毛的那个混混居然认出了我,喊了我一声飞哥,问我怎么在这里。

  我本想动手的,见这家伙认识我,于是我跟那黄毛说,既然认识老子,还不快滚。

  本以为借着自己的威名,就能摆平这事儿,没想到那黄毛叫嚣起来,说给你面子叫你一声飞哥,不给你面子,你娃屁都不是。还跟我讲,自己叫何涛,初中跟我一个学校的,叫我别管闲事儿。

  一听是何涛,我这才记起来,我读初三的时候,这小子才初一,当时个子矮矮的,跑来说要跟我混,我当时没理他,没想到现在长高了,居然敢呵斥我,我内心顿时火了。

  而这个时候呢,另一个混子走了上来,推了我一下,说涛哥叫你滚,你还不滚。我没有任何的表示,何涛的更加的嚣张,咔咔咔的掰着自己的手指,感觉上要打我。

  我猛的一下推开那混子,随即冲过去,一把揪住何涛的衣领,冷冷的说,我以前是你大哥,现在依然是你大哥。

  何涛没有退让的意思,弯腰下去,臭骂我一句,抓起地上的砖头,朝着我的头就拍了过来。我顺势那手臂去挡,原本以为转头要把我手臂砸出血来,没想到,转头却断成了两截儿。

  看着这一幕,何涛等人就吓到了,而我暴怒了,冲上去,一脚就踹翻了何涛。另外两个混子跟我厮打几下后,吓的屁滚尿流,撒腿就跑。

  等几个人走后,我将老人扶了起来,叫他别这么大晚上出来。老人呵呵一笑,对我说谢谢你后生,然后就死死的盯着我看。

  我看着他那发黄的眼睛,那骨瘦如柴的身板,不由的有些害怕。我就问他看我干啥,他却跟我说,年轻人,你不会练习过金钟罩铁布衫吧,身体这么好。

  我听着这话,很是无语,觉得他是给打傻了在说傻话。我就叫他别说了,早点回家,可他却说你瞒不过我,我一看你就是世外高人,不然怎么能用手臂弄断转头呢。

  听着这话,我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手臂,手臂没啥问题,但我才发现,自己的眼镜不见了。于是我就叫了起来,问老人有没有看到我眼镜。

  结果他指着地上,我一看,眼镜已经给踩烂了。显然,是打斗的时候,掉地上踩烂的。

  我平时不怎么戴眼镜,也就上网、打桌球、看毛片的时候用用,但想着这东西烂了,回家肯定要被父亲责骂,我心里就很是难受,不由得叹息一声!

  酷●匠l网唯a一kM正@$版,其W他H$都:%是《F盗/版

  老人听着我的叹息,跟我讲说后生别难过了。

  我能不难过吗,但也不能找老人赔,于是就准备转身走人。

  可就在这个时候,老人说后生,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这里有一副眼镜,你可以拿去用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小强哥哥说:

  这本书,不是纯粹的都市校园小说,我花了很多心思,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现在需要一个反派女角色的名字,和一张正派女角色名,向所有人征集,请留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