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想到明天可以抓胡蝶的‘蝴蝶*’,我心里就一阵亢奋,要知道,在上课的时候,玩弄高冷的女神,这对于一般男生来说,那是可望不可即的哦。

  只是,回到家里,面对着父亲,我的心情瞬间就不美丽了。

  回家见到的依然是父亲,他弄了三个菜,沉默的问我,马上就要高考了,你准备的怎样了。我低着头吃饭,繁衍他,说还行。

  父亲给我夹了一块肉,叹息起来,跟我讲考不上也没关系,只要我身体健康就行。听着父亲的话,我心里酸酸的,看着他那双粗糙的手,我更是难受。

  我一岁的时候妈妈的子宫癌死了,是父亲一把屎一把尿把我拉扯大的,父亲是个沉默的男人,在工地打散工。

  今年他才四十来岁,可是鬓角早已半白,那佝偻的后背,早已被残酷的生活压弯。纵然家里贫困,但父亲对于我的教育,一直很关心。可以说我想要什么,他都会买,即便是,借钱,也会买给我。

  而我呢?说多都是泪!我确实不对不起他,真的对不起。

  我三两下的就把一碗饭给扒完了,就想着回自己的卧室,避开他那双忧郁的眼睛。

  这个时候,他叫住了我,我以为他又要谈论学习上的事情,他却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百元大钞。

  我问他干啥,他把钱给了我,说高考前这些日子,让我早餐吃好一点,自己工地忙没时间给我弄早饭,叫我不要怪他。

  我拿着那一张红票子,啥都不想说,只想臭骂自己是个败家子儿。

  要知道,父亲这么多年来,从来没在外面吃过一次早餐,都是去工地吃馒头稀饭,为的就是节约钱。

  我嗯了一声,回到了卧室,原本是不想看书的,但父亲这么一弄,我就把数学书给拿了出来。

  只不过我现在根本看不懂,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打电话过来的是我初中哥们张凯,张凯问我在干啥,叫我明天早上去他的网吧跟他打LOL。

  我没有任何的思考,像往常一样,果断的就答应了张凯。只是,挂断电话后,我看着书桌上那已经布满灰尘的奥数比赛证书,我的思绪瞬间被拉扯到了初中时光。

  我翻开证书,上面写着:朱飞同学,荣获‘希望杯’全国奥数一等奖,以资鼓励。同时,证书里面还夹着一张泛黄的照片,这照片不是别人,正是我前女友王倩。

  实不相瞒,初中的时候,我学习成绩很好,特别是数学,尤为突出。

  这证书呢,就是那时候比赛得来的。那个时候,我憧憬着自己的未来,是家里人的骄傲,是父亲在工友们面前炫耀的资本。

  可这一切,都他妈被那场灾难给毁了,让我从一个三好学生,变成了一个连专科都考不上的混混。

  看到这你,你们肯定会问我,底遇到了什么事儿,把我变成了现在这样。

  好吧,我讲给你们听。

  初二那年我有了所谓女朋友,女朋友正是王倩。那会我和王倩都是班里的尖子,自然就走的近,但也只是小孩子之间存在好感而已,并不敢越雷池半步。

  冬日的一个午后,我和王倩双双被叫到了班主任田德云的办公室。办公室里,王倩和我的父亲都在,我父亲脸上挂着一丝阴云。

  班主任添油加醋的把我们的‘恋情’精心编排了一遍,然后‘好心’的跟我父亲讲,说孩子还小,别打他,好好教育,能拉回来。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我父亲就火了,刷的一耳光,扇在了我的脸上。我当时楞住了,完全没想到父亲会这样,要知道从小到大他都没打过我一次。

  我当场就哭了,王倩担心的看着我,就想阻止我父亲继续施暴。可没想到,她被自己的爸爸拉倒一边,训斥说:你就算找对象,也不能找这样的啊。他是什么家庭?是农民工。

  父亲听了这话,脸不由得一阵抽搐,猛的一脚就揣在我的腿上。我哭了,王倩也哭了,只有班主任恶心的在笑。

  酷jW匠J网唯pK一《=正%^版,\}其W他f都…是盗版$%

  后来我才知道,父亲之所以要打我,那是因为班主任跟他讲了,说王倩家里很有钱,是个‘小公主’,准是受到我的蛊惑,才跟我在一起的。

  班主任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王倩的父亲经常跟他送礼,而我爸爸,没这个经济实力。

  第二天王倩就转学了,我因为这事儿,还被记大过,当着全年读检查。王倩转学后,班主任就不能收礼了,如此一来,就把情绪发泄在我身上.....就这样,我开始走向了堕落。

  很快,抽烟、喝酒、打牌、上网什么的,我都学会了。同时,我和校外的混混也有染,走在学校里面,没人干挡我的路,俨然就是校园里的霸主。

  中考的时候,我勉强上了川南一中。只不过,父亲因为这事儿过后,内心也有自责,对我就更外的放纵了。

  如此一来,高中这三年,我基本都是在混,可以说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回忆起这些事,我心里很是感触,顺手就丢下了荣誉证书,心里想着读书,我读个毛啊我。就现在而言,考个JB的大学。

  混吧,混吧,过一天算一天,明天早上去网吧上网的了,下午再抓抓蝴蝶*。

  然而,第二天早上六点多的时候,父亲敲了敲我的门,跟我讲说该起床上课了。同时,还补充了一句,说考不上大学没关系,大不了再花钱让我复读一年。

  听着这话,原本厌倦的我,突然觉得自己好不是个东西,我这样对得起他吗?

  也许是心里的内疚感在起作用吧,我三两下的就穿好衣服,然后走出了家门。我很犹豫,是去网吧,还是去学校呢。

  最后我想了想,去学校吧。不管能不能考上,我必须努力一把,至少这样,对得起自己。

  于是我坐着公车,盘算着一会怎么抓胡蝶的小**,带着邪恶的思想,懒洋洋的就到了教室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王小强哥哥说:

  贴吧来的小伙伴,可以在这里留名,我每天都会更新的哦。现在需要大量的人物角色,你们可以留下角色名,我来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