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巴掌不仅仅是刘永山蒙圈了,就是阮小郁站在原地都傻了,根本就没有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现在刘万达会突然一巴掌就这样甩了过来,而且打得还是刘永山。

  刘永山捂着自己的脸,一脸委屈的看着刘万达。

  “谁让你偷走我的钥匙的?你来到这里想要干什么?是想要偷偷让阮小郁离开?我说过,就算是他是你的队长,也没有任何的作用,你是他的下属,他真的打你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在那样玩的时候,还随意的打自己的下属,肆意的欺骗我,这家事情的情况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想要就简单的了事也是不可能的,你不用在这里香烟袒护他,没有用,这一次我必须要处置他,不然的话,以后我还怎么服众?”刘万达沉声说道。

  刘永山算是知道为什么自己爱着一巴掌了,闹了半天,就是因为自己偷了刘万达的钥匙!

  刘永沙一脸委屈,点了点头,低着头没有在说话。

  “我现在就已经告诉过你,这件事情不是你想想的那样的简单,既然不能够调查清楚的话,这就是我们警察局第一例出现的随意的打字机下属的事情,以前的事情我不管,现在我既然上任了,就绝对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阮小郁,你说,我们这个警察局有什么地方不好了!?”刘万达转身看向阮小郁。

  “局长,你不要误会,其实我的意思是...”

  “叔叔,其实我们队长的意思就是现在的警察局根本就一点人情味都没有,看起来就是生硬死板的,其实真的留在这里也没有是什么意思,我们队长就是这个意思。”刘永山打断阮小郁的话急忙说道。

  阮小郁一愣,这刘永山是干什么?这不就是火上浇油吗?

  果然,听到刘永山的话,刘万达的脸色更加阴沉下来。

  “阮小郁,没有想到你对我们警察局就是这样的看法,很好,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也就不用再说什么了,本来我今天还想要给你一次机会的,现在看来,没有什么必要了,你就等着眼上报告吧!”

  说完,刘万达冷哼一声,向着外面走去。

  “刘局长,刘局长,事情不是说的那样的,我不是那个意思...”

  阮小郁急忙上前两步想要解释,可是刘万达已经走远,根本就没有给阮小郁那样的机会。

  阮小郁无奈的站在原地,看着刘万达的背影叹息了一声。

  “嘿嘿,队长,怎么样,这种感觉是不是非常的好啊?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求求我,只要你求求我,我保证这个验伤报告不会出现任何的问题,你也最多就是受到批评而已,到时候你要是愿意和我睡觉的话,我就将楚沐然也给...嗷!!!!”

  刘永山的话还没有说完,阮小郁就已经上前一步,膝盖猛地抬起来,对着刘永山双腿中间狠狠的顶了下来。

  刘永山疼得脸色瞬间涨红,汗水直接流出来,跪在地上捂着自己的下面,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有你这样的警察,整个警察局也不会好到社么地方,现在我就是这样说了,局长听到也没有什么关系!”阮小郁冷哼说道。

  刘永山也没有理会阮小郁的话,手撑在地上,转过身向着门口的方向爬去。

  “验伤...我这一次真的要验伤,我的后代,我的后代要布包啊!”刘永山痛苦的说道。

  很快,验伤报告就送到了警察局,直接教导了刘万达的手中。

  刘万达看到验伤报告之后,脸色瞬间大变,也不管其他的事情,大步向着楼下走去。

  刘永山自然是知道验伤报告送过来的事情,毕竟这全部都是刘永山自己做出来的,究竟是什么样的伤势刘永山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了。

  看着刘万达下楼,刘永山的眼底不由出现一抹愤怒之色。

  “臭婊子,给你机会你不要,非要和我做对,这一次我看你还怎么救出楚沐然来,我一点机会都不会给你了!”

  说完,刘永山转身也跟着下楼去了。

  砰!

  阮小郁正在床上躺着,突然一道巨大的装闷声传了出来,接着刘万达从外面走了进来。

  “阮小郁,你给我出来!”刘万达沉声说道。

  阮小郁心中暗呼不妙,但是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个样子,逃避也不是办法,只能够跟着走出来,来到了旁边的一个办公室里面。

  刘万达拿着验伤报告,直接摔在了桌子上。

  “你看看,你是怎么样对待你的下属的,我不知道你的下属究竟是出现什么事情,但是你竟然这样狠心,连这样的毒手都下得去,你告诉我,我应该怎么样原谅你,你现在教教我,快点!”刘万达愤怒的大声咆哮。

  阮小郁看着面前的验伤报告,上面写的非常的清晰,软组织挫伤,皮外伤撕裂,还有一个,就是生育功能受损!

  阮小郁的双眼瞬间睁大,这怎么可能,就是说早上自己对着刘永山打了一下,但是这眼上报告上面现在也不可能有才对,况且自己的那一点也不算是很重,怎么可能就会让刘永山出现什么受损的问题!?

  这明明就是一份假造的验伤报告!

  “局长,你听我说,这个验伤报告绝对不是真的,这里面一定是存在什么猫腻,您要是不信的恶化您现在就可以调查,我相信一定会发现什么不一样的问题的。”阮小郁上前一步说道。

  刘万达看着阮小郁,没有狠狠的皱了起来。

  …酷匠'网y!唯w一正。!版l,)其7他都W3是kL盗,J版√z

  “都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还在胡说八道,想要给自己辩解是不是?我已经给了你机会,但是你一点都不珍惜是不是?好,既然这样的话,我现在什么都不说,你现在准备准备,交出你的配枪和你的队长的职务,回家去吧!”刘万达沉声说道。

  阮小郁身体颤抖了一下,难以置信的看着刘万达,不由说道:“局长,你的意思是现在你要开除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