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易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的几个小混混。

  小混混犹豫了一下,最后小声说道:“其实,指使我们的人叫做马双,他给我们每个人一笔钱,让我们去帮助他做一件事情,就是偷车然后撞死穆林山,其实我们根本不认识书叫做穆林山,我们就是想要得到钱,所以才会动手的,我们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们就是想要得到钱而已。”

  “马双?”古易皱了皱眉头,转头看向阮小郁。

  “我不记得在连家还有一个叫做马双的人,我想应该不是连家的人。”阮小郁眉头紧皱,沉声说道。

  古易皱了皱眉头,这件事情很显然就是连家的人做出来的,现在阮小郁却说不是连家的人做出来的,所以现在究竟是怎么样,古易还真的一点把握都没有。

  “我们,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走了?”小混混惊恐的看着古易说道。

  古易摆了摆手,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不要,不要这样啊,救救我啊,还有我呢,你还没有救我呢!”小混混惊恐的大声喊道。

  “哎呀,对了,忘记了这里还有一个人呢,嘿嘿!”古易身形一顿,转过身笑了笑,伸手拍了拍小混混的手指,用力的向着外面拉了一下。

  “啊!!!”

  小混混疼得大喊一声,伸手就捂住了自己的手指。

  可是小混混却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自己的手指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伤口,而且刚才的疼痛感也完全的消失了。

  “额...这个是怎么回事?”小混混诧异的说道。

  另外两个小混混也诧异的看着小混混,刚才他还疼得死去活来的,现在竟然真的一点伤口都没有了,这是怎么回事?

  古易笑着晃了晃自己的手指,不由冷笑一声,接着便快速的向着外面走去。

  走出厂房之后,古易和阮小郁上了车,直接开车向着外面赶去。

  “现在你要去找那个马双?”阮小郁疑惑的问道。

  “我连马双是谁我都不知道,去什么地方找他?我现在是要做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古易认真的说道。

  “更加重要的事情?什么事情?”阮小郁疑惑的说道。

  “回家睡觉!”古易认真的说道。

  噗!

  阮小郁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这个古易说话就不能正常一点。

  “怎么样,小妞,要不要回去和我一起...算了,我先送你回家。”古易说了一半,最后摇摇头,不再说话了。

  阮小郁满意的点点头,收起了手中的枪,看向了前方。

  古易一看也根本就没有什么作用了,只能够打消了这样的想法。

  将阮小郁给送走了之后,接着便快速的向着自己的家里赶去。

  回到了英刀团的别墅,古易也没有客气,直接就回去睡觉去了。

  第二天,古易刚刚起来,就看到刘晴等人正坐在沙发上,不知道是在商量什么。

  古易皱了皱眉头,从上面走了下去。

  “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你们一个个都这样无精打采的?”古易疑惑的走下来问道。

  “还说呢,出现大事了,今天早上有兄弟过来说,好像是天行会的人动了,而且还是豹哥亲自带队,直接攻击我们的场子了。”刘晴叹息着说道。

  “豹哥?就是那个天行会的豹哥?穿这白西装,里面光膀子那个?”古易疑惑的问道。

  “你也知道豹哥?”独霸天诧异的说道。

  “我怎么不知道啊,上一次我去的时候就已经见到了,只是当时我也没有在意,不过现在听你们说的意思是,这个豹哥也算是一个厉害的人物?”古易疑惑的问道。

  “何止是厉害的人物,这个家伙可是天行会里面的一把尖刀,看起没有什么恐怖的地方,但是一旦动手的话,这个豹哥绝对是最恐怖的存在,就连我们的兄弟都在两条街里面围着,硬是被这个家伙冲开了一个豁口,干掉我们许多人,全身而退,扬长而去!”独霸天说道这里狠狠的锤了一下沙发,显然这个结果他非常的不满意。

  古易点了点头,上一次他看到豹哥的时候豹哥没有动手,就是站在后面呆着,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什么恐怖的人物。

  但是现在这个情况看起来可就不怎么美妙了,这个家伙可是真真正正的强大的家伙,只是上一次古易侥幸,没有受到他的攻击而已。

  “现在你们打算怎么办?失去找天行会的人报仇还是?”古易疑惑的问道。

  “我们现在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但是我们已经想过了,如果真的可以的话,我们就直接对天行会下手,不然的话,天行会主动出击对我们伤害非常的大,这这样的消耗战我们是大多少就没有多少,对我们非常的不利!”黄施行沉声说道。

  “行,我同意你们的意见,你们就放手的去做,等到我将这边的事情都处理完之后,我就回来帮助你!”古易点头说道。

  “你还要去做什么事情?难道楚沐然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刘晴转头看着古易。

  “还没有,这件事情似乎是比我们想象的复杂,我现在正在和一个警察处理这件事情,虽然说我们心中都很清楚,这个人绝对是接受连家的指使来对付我们的,但是我看这件事情想要处理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因为当时他说了一个叫做马双的人,而这个人不是连家的人。“古易淡淡的说道。

  “马双?这个人我知道啊,他可是很有名的一个人啊!”葫芦在一旁突然说道。

  “你认识!?”古易双眼一亮,本来他就不知道怎么去找人呢,现在有这句话倒是让他心宽许多了。

  K/酷d匠◎◎网、首¤}发;

  “没错,这个人我很清楚,只是现在他在什么地方我不知道了,不过我哥们儿知道,他以前是一个地下势力的人,只是后来单飞了,为什么没有人知道。”葫芦点头掏出手机来,一边打电话一边说道。

  古易点了点头,等待葫芦的询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