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易双手抓在椅子上,手中的手铐开始慢慢变了形状。

  就这样的手铐对于古易来说完全没有任何的压力,只要是古易想弄开,不过就是一秒钟的时间。

  “给我上!”张队长怒吼一声,大步冲向了古易。

  古易双眼紧盯周围众人,脚尖点在地面上。

  “住手!”

  张队长手中的警棍刚刚要抡下去,外面却突然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吓得张队长手一哆嗦,差点把警棍扔下去。

  虽然叫了这么多人,但是张队长很清楚,自己可不是这个分局的老大。

  现在有人敢叫自己住手,那绝对不是普通的警察。

  要是这件事情捅到局长那边的话,自己可就死定了。

  张队长住手,后面所有人也就跟着住手了,一个个转头看向门口的方向。

  古易也是疑惑的看着外面,这个时候谁会突然跑出来救自己?貌似自己在警察局里面没有什么熟人才对吧。

  8}酷/匠网唯一◎正版Y,O{其%`他9都A是…盗U版SA

  一道曼妙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古易也看清了进来的人的脸。

  “阮小郁?!”古易诧异的看着走进来的阮小郁,阮小郁会来,真的让古易很意外。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阮小郁眉头紧皱,倒是没有直接理会古易,而是看向了张队长。

  “嗨,我以为是谁呢,闹了半天,原来是我们的阮大队长啊,不知道来到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啊?”张队长站在原地,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阮小郁。

  阮小郁和张队长本来就不是在一个局里面当差的,现在更是管不到张队长这边,张队长自然是不会有什么恐惧。

  “张队长,你带着这么多人殴打一个犯人,你就不害怕总局知道这件事情?”阮小郁一把推开旁边的警察,大步走到张队长面前。

  “嘿嘿,阮大队长,这是我们分局,不是你们的分局,你管的是不是有点多了?”张队长冷笑一声:“况且这个人是我们的犯人,拒不招供,还动手袭警,我现在对他下手,不过是为了让他老实,这个没有什么问题吧?”

  “你竟然叫这么多人来,你们警察局里面的警察就这么没用啊?”古易在一旁突然插嘴。

  “你闭嘴!”张队长怒喝一声,手中的警棍指了指古易。

  阮小郁被古易的话弄得差点笑出来,白了古易一眼。

  古易嘿嘿一笑,站在一旁也没有说话。

  “阮大队长,话我已经说道这份上了,我希望你不要多管闲事,处理好你们分局的事情就可以了。”张队长冷笑一声,对着旁边的两个警察挥了挥手。

  两个警察立刻会意,直接拦在了阮小郁的面前。

  “你在干什么?”阮小郁皱了皱眉头,伸手就要推开两个警察。

  “阮大队长,这里不是你们分局,还轮不到你来说话,我劝你还是现在回去,不要找什么麻烦,送客!”张队长冷哼一声,转身继续看向古易。

  古易本来以为自己的救兵来了,刚想要松一口气。

  可是现在没想到现在阮小郁来了竟然一点用都没有,看来这一次古易是空欢喜一场了。

  “等一下!”阮小郁推开两个警察,直接走到张队长面前:“张队长,你门区里面的这件案子我们已经知道了,你说古易是杀人凶手,你们的证据是什么?没有确切的证据你是怎么肯定古易就是杀人犯?”

  “这一点我们自然已经想到了,来人,把证据拿过来!”

  一个警察答应一声,急忙跑出了审讯室,很快就带着一个小盒子走了进来。

  “阮大队长请看,这里面是凶手的凶器还有在现场得到的脚印照片和残迹,经过法医的鉴定,这里面全部都是古易的指纹,鞋印也是古易鞋上的鞋印,不信的话我们现场可以比对一下。”

  说完,张队长对着古易伸出手来,示意古易脱鞋。

  古易现在也很想知道究竟他们是怎么判断自己就是杀人凶手的,干脆就坐在椅子上,抬起自己的鞋子来。

  不过令人诧异的是,古易鞋子的印记竟然和照片上面的一模一样!

  阮小郁的脸色也阴沉下来,看着手中的照片,久久没有说话。

  “怎么样,阮大队长,我说的话没错吧?现在古易还穿着这一双鞋子。”张队长得意洋洋的拿过照片,放到盒子里面。

  “如果说凶手是故意陷害古易的话,这些证据都非常容易弄到,就连指纹也不是不能够伪造的。”阮小郁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其实阮小郁真的没有资格管理这边的事情,张队长和她是平级,也根本没有命令一说。

  不过既然邵方怡给自己打过电话了,阮小郁自然不能坐视不理,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也要给古易争取出来!

  “哈哈,阮大队长,你觉得这样说有意思吗?我们警方做事是什么原则您应该是清楚的,不过既然你已经问到这里,我也就让你死心!”

  张队长转身走到古易的面前,伸手抓住了古易的衣服。

  “阮大队长,你现在看看,在古易的身上还有鞋子上全部都是鲜血,这些鲜血干涸的痕迹上来看,正好是和李向东死的时候时间段是吻合的,这个应该不能是假的了吧?”张队长阴笑着说道。

  阮小郁被张队长的话说的也是噎住,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古易,每一条都完全吻合,就算是阮小郁想给古易帮忙都不知道该怎么帮了。

  “关键是,张队长,我身上这些血迹既然你说时间是吻合的,为什么你没有拿去化验一下是不是李向东的血呢?”古易倒是开了口,现在这个时候,自己救自己是最重要的。

  张队长一愣,转头看了看古易,点点头说道:“好,既然你想死我就让你死的明明白白的,你把衣服脱下来,我现在就给你去化验!”

  古易答应一声,刚要移动,却突然做下去,嘴角直咧。

  “让你脱你怎么还不敢脱了?我就说你就是心虚!”张队长冷笑一声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