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沐然回医院去了,而古易也回到了医院。

  现在古易还在伤病中,而且还是拿着薪水的休假,古易自然是乐意,舒舒服服的享受着邵方怡的照料,没事的时候还能够去楚沐然的病房看楚沐然,这倒是让古易心中非常的高兴。

  转眼之间三个人就在医院呆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而临风集团轰动一时的资料盗窃的事情就这样换换的烙下了帷幕。

  虽然还有人在背后议论这件事情的原委,可是众说纷纭,根本就没有一个人能够说出来最后的结果究竟是什么。

  “金总,这件事情你怎么也要给我做主啊,你说这个古易实在是太混蛋了,脚踩两条船,和楚董事长献殷勤也就算了,但是没有想到他连你的女人都敢想,而且现在邵方怡还在医院照顾他呢!”

  ;酷匠t网永I久免费L)看p*小说M

  王宗站在一个巨大的办公室里面,双手捂着自己一个星期都没有完全恢复的鼻子,声泪俱下,似乎很为椅子上坐着的人不值。

  “古易?就是之前轰动了整个临风集团,差点被我爸爸开除的那个古易?”椅子上,一个帅气的青年站起身,拿着指甲锉慢慢的清理着自己的指甲。

  青年长的很帅,一头英气的发型通过定型竖在头顶,一双清澈的眼睛里面不时闪过阵阵流光,一米八的身材不胖不瘦,银色的西装穿在身上显得英姿勃发,非常帅气。

  “没错,金总,就是那个古易,现在他借着受伤的名义根本就不来公司上班,上一次的事情已经失败,金董事没有开除了古易,让古易更加嚣张了,仗着楚董事长的维护那是要多嚣张有多嚣张,不过我本来也不想和您说的,可是他霸占这邵方怡,这个我可就看不下去了,所以就来找您来了!”王宗一脸的不值得,似乎是真的看不惯古易和邵方怡的事情。

  其实王宗根本就不在意古易到底和谁,只是古易打了他,这个仇他可必须要报。

  一个星期前金不群说要开除邵方怡的时候,王宗悄悄的跑出去,其实就是找面前这个青年来了。

  王宗和这个青年平时没有什么交集,只是因为知道青年对邵方怡眷顾有加,所以才想要接着这个机会和青年认识。

  只是没想到王宗还没等找到青年,就听说楚沐然已经保住了古易,而且古易还找到了证据,让三大股东都悻悻的回去了。

  这让王宗的心中非常的恐惧,也不敢找青年,足足的低调了一个星期。

  这是通过一个星期的观察,确定古易没有要找自己麻烦的意思,王宗这才开始想要报复古易来。

  青年名叫金银,是企划部的部长,毕业之后就一直在临风集团,已经工作了六年的时间,加上金不群就是金银的亲生父亲,所以在临风集团之内也是平步青云,很快就升到了这个职位上。

  但是金银也不是一点本事都没有,至少在临风集团的企划部,没有金银的话,很多的生意根本就没有办法谈成。

  所以金银既有后台又有能力,自然是在临风集团之内横着走,敢惹金银的人没有多少。

  金银同样也喜欢邵方怡,因为之前有穆峰在,所以金银一直在压抑,现在听说穆峰已经出国去谈生意,恐怕短时间之内不会回来,这让金银压抑的心开始控制止不住,想要开始追求邵方怡。

  可是谁承想现在半路杀出一个古易来,生生的将邵方怡的注意力全部都给夺走了!

  “金部长,这件事情您可不能放任自由啊,我虽然知道邵方怡迟早就是您的女人,但是要是继续这样下去,什么事情都说不准了,您的魅力再大也不一定敌得过古易的不要脸啊!”王宗看金银一点反应都没有,心中暗暗的焦急,继续开始煽风点火。

  果然,这一次王宗的煽风点火成功了,金银的连上攀上了一股怒火来。

  “我就去会一会这个古易,看看古易究竟算是什么东西,等到古易上班的时候让他过来找我!我要给他一次升职的机会!”金银坐在椅子上,嘴角却划出一抹阴冷的笑容来。

  王宗这一次更加震惊了,什么情况?是自己刚才没有说清楚吗?都说了古易回事金银最大的情敌了,这个家伙怎么还要给古易一个升职的机会?

  现在古易就已经是程序部的副部长了,要是古易再升职的话,自己是不是就真的要死了?

  “不是,金部长,我刚才是不是没有解释清楚古易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我难道把他说成是恩人了吗?”王宗紧张的看着金银。

  要是因为自己的一番话帮助了古易的话,那王宗还不如直接一头撞死算了。

  “哼,哼,你当然没有说成是恩人,而且你说的还非常的有仇,我已经记住了,剩下的事情不用你管了,你只要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明白没有?”金银冷笑着说道。

  王宗不知道金银的心中究竟是是怎么想的,但是看金银越来越阴冷的脸色,王宗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答应失衡,转身快离开了金银的办公室。

  阿嚏!

  古易狠狠打了一个喷嚏,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鼻子。

  “我就知道一定会有人念叨你的,你忍了这么多的仇家,卡您以后在临风集团怎么安心的工作下去!”邵方怡喂给古易一口粥。

  古易笑呵呵的喝下粥,用力的点点头,说道:“真是太香了,邵方怡,真是没有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手艺,以前你怎么不给我做啊?”

  “美得你,你以为是谁都能够吃到我做的粥的吗?你还是我第一...”

  邵方怡想要说古易是自己第一个亲手给做粥的人,就连邵方怡的父亲都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

  可是邵方怡突然觉得自己要是说出来这样的话好像是有些暧昧,所以停留在一般,还是放弃了。

  “你刚才说什么?”古易挑了挑眉毛,不怀好意的继续追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