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古易没有接。

  “这样好的雪茄我可抽不起,要是以后抽上瘾的话,就凭我现在这点工资,估计我是买不起。”古易转身坐在沙发上:“我看我还是坐在沙发上比较实际一点,买不起,但是我也不至于享受。”

  金不群脸色微变,但是很快又恢复正常,坐到了沙发上。

  “古老弟,其实你应该知道,我们临风集团现在面临这巨大的危机,我们的技术被人盗取,而且内部还出现这样的矛盾,让临风集团给外面的人看笑话,这可不是什么好事。”穆林山一直坐在沙发上,第一次开口和古易说道。

  三大股东虽然都有临风集团的股权,但是给古易的感觉,很明显他们三个人里面有着明确的高低划分,最高的就是穆林山,而最低的就是在一旁一直都不敢说话的李向东。

  “不知道穆董事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似乎现在我们临风集团出现的问题应该不是什么小问题,我们程序部正在抓紧时间调查呢。”古易平静的说道。

  古易现在不知道三大股东让自己来究竟是什么意思,所有有些话古易不能说出来。

  穆林山伸手拿出一根雪茄,放在嘴里点燃,深吸了一口,吐出一个绝大的眼圈来:“相信古老弟知道,我们的三天期限的约定,如果三天时间到了你门程序部没有一点证据或者是线索指出谁是幕后的黑手的话,那么你和邵方怡就要离开临风集团了。”

  “这个我自然清楚,所以我现在时间很宝贵,我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古易站起身转身就走。

  古易真不想和这三大股东说话了,说话都这样拐弯抹角的,估计也说不出什么事情来,拖延自己的时间才是真的。

  “难道古老弟不想换一个方法,一个可以不离开临风集团的办法?而且我保证,以后古老弟还很有可能成为临风集团的副总经理甚至是总经理!”穆林山站起身,大声的对着古易的背影喊道。

  古易的身形顿了顿,转过身看着穆林山。

  穆林山说的这句话还真让古易有些糊涂,三大股东和楚沐然是不对付的,那么楚沐然身边的人,三大股东一定会想办法除掉才对。

  可是穆林山现在竟然说要让自己升职,这穆林山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古易还真的有点捉摸不透。

  穆林山可怎会古易的表情,就知道古易一定是被自己的话给震惊了,嘴角微微的扬了起来。

  “现在这个社会,钱是非常难赚的,我想古老弟也应该清楚,一个副部长的工资会有多少?这一点我不说你都清楚。”穆林山走到古易面前,拍了拍古易的肩膀:“所以呢,我希望古老弟能好好回味一下我的话。”

  古易明白穆林山的意思了,他们三大股东是想要让自己成为他们的人,一起来对付楚沐然!

  古易突然笑了出来。

  这三个白痴,还真的不知道自己出现在临风集团的目的。

  要是为了钱的话,一个天狼佣兵团的团长,每一点的收入都不是在几千万的数目上。

  现在古易银行卡里面的钱古易都不知道怎么花,古易怎么可能会在乎在临风集团得到的这一点小钱。

  不过古易倒是想听听三大股东究竟要怎么对付楚沐然。

  更4C新●最快、$上酷"z匠…网/.

  “原来你们是这个意思,但是我要是加入你们的话,总不能就让我这样加入吧?你们一点保证都没有?”古易再一次做到了沙发上。

  穆林山笑了笑,看来所有人都是一样的,一听到钱这个字,就瞬间改变了自己的原则。

  本来穆林山以为古易会是一块好钢,宁折不弯,忠心楚沐然,但是现在看起来,完全就是自己猜错了。

  “古老弟,你也知道我们三大股东现在对临风集团的影响力,一个小小的楚沐然怎么可能是我们的对手?现在我们只要架空楚沐然的权力,让她只有一个董事长的名头而已,你说以后你想要什么没有?”金不群叼着雪茄笑哈哈的说道。

  “金不群!”穆林山低喝一声,让金不群闭上了嘴。

  古易歪头看着穆林山,这里说话最有用的就是穆林山。

  但是穆林山显然不会这样轻易的相信自己。

  而且古易突然想起来自己在网吧接到的那个电话。

  电话里面说的很清楚,三大股东的力量是自己不能够承受的,也就是说,货车司机上面的那段视频很有可能和三大股东有着直接的联系。

  前后联想所有事情的经过,古易突然觉得三大股东的嫌疑真的是最大的。

  所有的事情发生的矛头对准的都不是程序部,而是楚沐然。

  对楚沐然有仇的也就只有三大股东!

  “听说古老弟今天已经发现了对楚沐然下手的那个货车了?”穆林山坐在沙发上,拍着古易的肩膀:“不知道古老弟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古易更加相信穆林山他们三个是背后的凶手了,他们知道消息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现在警察还没有发出去消息他们就已经知道了。

  不是他们跟踪自己,就是他们压根就知道这件事情。

  作为天狼佣兵团的团长,被人跟踪的可能性非常的小。

  唯一能够解释的就是三大股东本身就知道货车的事情。

  “没错,我也只是庆幸,没想到会在那个地方偶然的就找到货车了。”古易笑哈哈的说道。

  “东郊那个地方全部都是废弃的厂房,本身就是适合藏东西的地方,但是一般人还真的想不到那个地方去。”金不群在一旁也跟着笑呵呵的说道。

  “我刚才又说我是在东郊的厂房里面发现的吗?”古易转过头,语气也变得冰冷下来。

  金不群脸色一变,手中的烟灰掉在了裤子上都没有察觉到。

  “金董事,你的烟灰掉了。”古易提醒了一下,金不群急忙低下头清理自己的裤子。

  穆林山脸色沉重,坐在沙发上没有说话。

  “谢谢三位股东这样招待我,不过我想,我应该走了,三位股东没意见吧?”古易站起身转身就要出去。

  “古易,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穆林山语气终于阴冷下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