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车司机既然是被人给杀死的,那货车司机也一定没有想到自己会死,所以很有可能在货车司机的身上存在什么线索。

  古易跳上车,就看到阮小郁正捏着鼻子翻找着车上的线索。

  “你怎么一点事情都没有?”阮小郁突然转过身看着古易。

  “有什么事情?”古易摸了摸自己的身体,自己好像是没有受伤,应该是没有什么事情才对吧。

  “货车里面尸体的臭味这样重,你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阮小郁疑惑的问道。

  古易一愣,这一点他还真的忘记了。

  古易以前在天狼佣兵团的时候几乎是整天整夜和死者在一起,对于这种尸体的臭味古易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现在闻到自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了。

  可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古易就是一个临风集团程序部的副部长而已,他是根本没有接触过这样的画面的。

  “我...我今天感冒了,鼻子不通气,所以闻不到。”古易给自己找了一个不是借口的接口。

  “难怪你这样都没事了,你还真是幸运,好像是知道今天会有人死,竟然还鼻子不通气了,偏偏闻不到。”阮小郁白了古易一眼,这个时候阮小郁可不忘记打击一下古易。

  “嘿嘿,没有办法,我这个人就是直觉厉害,就知道今天会有事情,我就说随便来东郊看一看,就找到货车了,现在还鼻子不通气,这绝对是老天爷眷顾我。”古易笑眯眯的看着阮小郁。

  阮小郁白了古易一眼,也不理会古易了,低着头开始继续找线索。

  古易看着阮小郁涨红的小脸儿,估计阮小郁也忍不住了,伸手轻轻拍了拍阮小郁。

  “干什么?”阮小郁肺都要憋炸了,说一句话都非常的困难。

  “我看还是我来找吧,我鼻子不通气,正好可以在里面,你看看你的样子,都要支撑不住了就不要在这里撑着了。”古易笑呵呵的说道。

  “不用,我是警察,找证据本来就是我的责任,你在这里你会找什么?我撑得住,不用你管!”阮小郁依然低着头,继续找着车上的证据。

  古易耸了耸肩,既然阮小郁这样坚持,古易也不会打扰阮小郁,坐在一旁看着阮小郁找证据。

  可是找了半天,阮小郁却一点证据都没有找到,反倒是要把自己给憋死了。

  “不行了,不行了!”阮小郁突然怪叫一声,从另外一个车门跳下车,快速的跑出几步,蹲在墙边开始干呕起来。

  外面除了两个法医正在给尸体做鉴定之外,其他的警察都离得远远的,谁也没有靠近货车一步。

  这也方便了古易了,古易关上车门,看周围没人注意自己,双眼开始在货车里面扫视起来。

  既然货车司机被人给杀死了,货车司机就一定会有所觉悟,所以现在只有两种可能。

  一就是货车司机的证据被杀手给拿走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货车自己把证据给藏了起来。

  古易看了看车周围,明面上的地方古易根本就不看了,直接将眼睛放在了车周围。

  古易躺在车上,按照之前货车司机死的位置躺在了车上。

  果然,古易刚刚躺下,就看到车里面靠近储物柜的位置处的下面,粘着一团黑色的胶布。。

  这团黑色的脚步非常的隐蔽,如果不是古易的眼睛好的话,根本就看不到这里的这是胶布。

  “古易,你在里面干什么呢?那么臭你还躺在里面?你是不是被熏晕了?”邵方怡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一道道脚步声慢慢的靠近货车。

  这个证据要是被警方找到的话,那估计古易想找到后面的凶手就更加困难了。

  “没事,没事,我就感受一下被人杀了是什么感觉。”古易伸手将车下面的胶布给拿下来,放在了自己的口袋里面,若无其事的下了车。

  邵方怡看着古易,向后退了两步,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干什么这样看着我?难道我身上也有味道啊?”古易抓起衣服闻了闻,确实身上也有一些尸臭的味道。

  “晚上回去你一定要好好洗个澡,不然的话你就不要进四合院了。”邵方怡转身就走,看都不看古易一眼了。

  要不是想要得到里面的线索,打死古易,古易也不想在货车里面躺下。

  古易苦笑一声,也没说什么,跟在邵方怡的身后走到了阮小郁身边。

  干呕了一阵,阮小郁感觉自己好了很多,这才站起身,转头看着古易。

  看P正版B章d节w7上◇酷Y》匠)网2

  “你有没有找到什么线索?”阮小郁上下打量古易,不知道为什么,阮小郁就是觉得古易有什么地方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公司的程序部副部长而已。

  “当然没有了,要是有的话我还用下车啊。”古易郁闷的说道:“我本来以为会有什么证据呢,你说这杀手杀完人竟然还把证据都给带走了!”

  “废话,那当然了,你以为凶手是傻子啊?还要留下证据给我们,那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你用脑子想想都知道了!再说了,我这样厉害的警察都没有找到,就是一定没有证据了。”阮小郁一脸骄傲的说道。

  古易也不想和阮小郁逞口舌之快,现在古易就像快点离开自己,看一看究竟这个胶布里面是什么东西。

  “邵方怡,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就先回去吧。”古易说了一声:“阮小郁,这边没有什么事情吧?没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

  阮小郁点了点头,现在尸体已经找到,还要把尸体拉回去,还要写报告,检查尸体,看看这个死者的身份,所以阮小郁也不想浪费太多时间。

  “哦,对了,阮小郁,不知道你能不能在调查出死者的身份之后告诉我一声?”古易走到门口,突然转身说道。

  “你要死者的身份干什么?”阮小郁疑惑的看着古易,这个好像是和临风集团核心程序被盗的事情无关的吧?

  “使我们董事长交代的,我们毕竟要给董事长一个交代不是,拜托了!”古易继续瞎扯出一个接口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