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飘落,萧条却有着昏黄的美。

  秋天很美,带着令人舒爽的空气,没有夏日的热火撩天,没有冬日的天寒地冻,令人的心情也是变得舒畅了起来。

  湛蓝的天空之中,出现了一架从国外飞往梧桐市的飞机,此刻正缓缓的降落在机场,轰鸣声音由远到近,由大变小。

  古易从飞机上下来,第一件事情就是用力的吸了一口气,那种回家的感觉,那种令人整个身心都放松下来的感觉,让古易的嘴角忍不住的扬了起来,心情更是变得好了许多。

  坚毅年轻的脸上,却有一双深邃的眼睛,他看了看机场的环境,然后走了出去。

  “师傅,去临风集团!”古易声音欢快的说道,能够在自己的家乡说着熟悉的华夏语,让他也是十分的兴奋。

  只不过,他更兴奋又好奇的却是去临风集团。

  在那里,有一个疑问,一个让他迟疑一个月最终还是忍不住直接将团长身份转让并且匆匆跑回来的疑问。

  “好嘞!”出租车师傅十分热情的答应了一声,毕竟临风集团距离机场也是挺远的,这一趟下来自己也能赚上盒烟钱。

  外面的景色匆匆的掠过,仿若时光的流逝。

  古易看着手机上面的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男子,胡子拉碴,眼睛下面是黑眼圈,头发乱糟糟的就像是一个鸟巢,而且还泛着油渍的亮光,一看就知道是好久好久没有洗头了。

  而那双眼睛,更是根本没有一丝的焦距,就连拍照的时候都这样的颓废。

  没有人会知道,这样一个就像是乞丐的人,就是天狼雇佣兵团的团长,一个统领上千人的雇佣兵团长。

  他就是古易……是的,就是他自己。

  古易那深邃明亮的黑眸,变得悠长畅怀了起来。

  他的女朋友……那个笑起来甜甜的,整天依偎着他撒娇的女孩儿,整日为他洗衣做饭的女孩儿,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两个人一起渡过了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三年时间。

  他们的日子过得十分甜蜜,古易更为此知足,有这么好的女孩,有这么多的好兄弟,甚至古易都已经开始打算,等到再过几年的时间,他就领着她一起回到国内,过着安稳的生活。

  “我想要给你生三个孩子!”

  直到现在,古易都能够想到,那个在明亮夜空下,依偎在自己怀里面的女孩所说的。

  当时古易问她,为什么是三个孩子?

  她说:“两个男孩一个女孩,以后女孩嫁出去了,家里面最起码还有两个男孩子,这样不至于显得太寂寞。”

  古易笑笑,不置可否。

  那个时候,古易从来没有想到过有意外的发生,甚至也在和怀中女孩一样,一起憧憬着将来的事情。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不安之心。

  每一个人的心都是不一样的,更何况是一千多个人的心?

  当自己被雇佣团里面的兄弟背叛出卖的时候,当出卖自己的兄弟在背后将刀子架在女孩脖子上的时候,当自己被威胁束手就擒的时候。

  女孩儿义无反顾,纵身一跃,身入悬崖。

  鬼哭渊——他们刚刚回国的第一天,女孩身葬鬼哭渊。

  横纵百米的山崖,竖纵千米的峭壁!

  /V酷匠*g网正w(版:Y首uJ发F!

  肠断鬼哭渊,一朝两相隔!

  她再也没有出现,千米之下,有着湍急的河流,仿若张开血盆大口,一个人掉进去,就好像是一粒微小的石子掉进了池塘里面,瞬间消失乌有。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给我把他抓起来,千刀万剐,凌迟处死!”这是古易当时站在悬崖边,准备大脑烧掉一般的要冲下去,被数名兄弟拉着死死不松开的时候,他撕心裂肺的想要将自己心都给喊出来时候的话。

  千刀万剐,凌迟处死。

  这是一种比古代更加残忍的处死方式。

  古代凌迟三千六百刀,天狼雇佣兵团却要一万二千五百刀!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古易整日昏昏沉沉,变得十分颓废,消极的情绪让他变得一落千丈,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古易戴上了一个狼头面具,从那时候开始,执行任务的狼头面具是必备之物。

  可是,就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持续了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多长时间之后,有一天,他接到了一个紧急的任务,一个老头子找了上来,说是要让天狼佣兵团的人将他的孙女给救出来。

  老人给的报酬很吸引人,甚至比他们平时接到杀某个国家高级官员所得到的报酬还要丰厚,所以古易亲自去了。

  可是,当他冲进三百敌人的老巢之后,当他看见了那个被关在笼子里面女孩的时候,他沉寂的心乱了,沸腾了,疯狂了,他那时候甚至是比女孩掉下鬼哭渊的时候,心里面的颤动还要强烈!

  那是由死了一般的心,如沐春风般的复活。

  是她!

  那就是她的女朋友,那就是她的水怜!

  他颤抖着声音轻轻的唤着她的名字,可是没想到,从女孩的眼中,他看到了恐惧,却又看到了疑惑,似乎自己喊的名字,女孩根本不知道一样。

  他没有多说,将女孩带了出去,却依旧是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颤抖,以至于蔓延到了身体上面。

  她不是水怜?

  这是古易心里面的疑惑,也是他纠结的事情,为什么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就脸小手上面那红色的胎记都一模一样,可是如果她是水怜,为什么不去找自己?为什么现在自己喊她,她不认识自己?

  失忆了?

  古易的确有些不相信,鬼哭渊千米至深,掉落下去,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

  两个人性格不像,截然相反的两个人,即便是刚刚被救出来,她的脸色苍白,身体无力,抱着爷爷的时候也没有痛苦出声,只是默默的落下数滴眼泪而已。

  “小伙子,到临风集团了,一共四十一,给我四十就好了。”出租车师傅的声音传了过来,打断了古易的思绪,古易晃了晃头,刚才的回忆,就仿佛是重新做了一场梦一样。

  “谢谢师傅。”古易笑着道谢,将钱给了出租车师傅,然后下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