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网:唯A一&:正D版,其-他都r是盗版

  你是否对自己现在的生活感到不满?哼!这算个什么,看看这个邪恶的世界把。

  刘牧,他能够活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且不说,这个世界不是随便一个人都有生孩子的权利的。就连抚养孩子这最基本的爱,都在这个世界也基本不存在。因为每个人都生活在邪恶之中...... 刘牧的母亲是一个专门怀孕后满足客人特殊要求的妓女,可以说比一般的妓女还要卑贱。本来刘牧也是根本不能活下来的,要么是还没生出来时就早被玩坏了,要么是一出生就被卖到需求婴儿的餐馆。可是刘牧长得出奇的俊俏,生出来时被经验丰富的老鸭头看出了有当鸭的潜质,恰逢最近有一种流行幼男风的趋势,所以就留了他一命。

  刘牧所在的是一家综合的娱乐城,只要是你能想到的娱乐,这儿都有。别看刘牧才16岁,可他已经是有八年鸭龄的老鸭了。凭着他男女老少通杀的相貌,和从懂事起就开始当鸭的经验,无论你是男是女,要求他是攻是受,他都能把你服侍得到位。所以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场子里的头牌,为经理赚了不少钱。被经理坑了一大笔养育金后,经理也认刘牧做了干儿子。

  如今刘牧可以说是场子里除经理之外最大的人物,不管你是妓是鸭,多少得看着点他的脸色。再加上刘牧对人人一般比较和气,所以上上下下都比较尊敬他。

  别看刘牧是鸭,他在这个世界还算是有前途的有为青年,你要知道别人过的是些什么日子,你就知道刘牧还算好的了。

  中午12点,刘牧早早的起了床。对于他们这宗种职业的人来说的确是早早的。洗漱一番后,刘牧刘牧来到一楼的迪吧,随便找了个吧台坐下,反正现在也不是营业的时间,场子里也没有人。

  刘牧对着吧台正在做清洁的小妹唤了一声:“燕子,给哥哥我弄点吃的来”

  燕子本名陈雨燕,今年才10岁。听说是最近刚被干掉的一个小头目的女儿。仇家得到了小头目的所有地盘和财产不说,连他的女儿也不“浪费”了,卖到了我们这里。

  本来被卖到这儿来就得接客,这儿可不会养着不赚钱的闲人。可刘牧看他年龄还小而且甚是懂事、乖巧,来了以后就好像知道了自己的命运,服从安排,不哭也不闹,这反而引起了刘牧的同情之心。于是把她安排到了保洁的工作。虽然要是不小心被那个客人看上了眼,那也是得接客的。不过这样一来,接客的机会就少多了。

  燕子也十分懂事,知道这是刘牧对她的照顾,所以不仅工作努力认真不说,还经常帮着刘牧跑腿,服侍刘牧。

  燕子端了碗热干面和一杯豆浆来,先把热干面给挑匀了递给刘牧,然后揭开滚烫的豆浆,帮刘牧吹凉。

  刘牧大口的吃着热干面笑着说:“嘿!我就搞不明白,同样是热干面,为什么燕子挑得就特别好吃。”

  燕子知道刘牧在跟他逗趣,笑着说:“你要喜欢,我每天都给你挑就是了。热干面,从来不都是是一个味儿,哪有什么不同。”

  刘牧感叹到:“是啊,哪有什么不同?听说我们这儿个地方,自古就有这热干面,如今人类早已迁徙,这儿都成了监狱星了,什么东西都变了,可能也就这热干面没变吧。”

  你没有看错,地球还是那个地球。可是已经不是人类居住的地球了,而是关罪犯的监狱星。人类急剧发展,地球越来越破败不堪,好在人类已经找到了合适移居的星球。

  可是尽管地球破败不堪,但还多少还能住人,于是为了体现尊重人性的理念,所有要被处死刑的或是无期徒刑的罪犯就留在地球,并且除了不能去人类新移居的星球,其他什么都不受限制。

  随着罪犯们的繁衍,和不停的从人类新居地送来的新罪犯的加入。现在的地球上也生活着不少人。

  可你想想,这些人不是极度邪恶的罪犯,就是他们的后代。在这个星球上又不受约束。现在的地球俨然成了一个真正存在的人间地狱。

  燕子听到我的话莫名的伤感起来,可怜巴巴的对刘牧说:“哥,你说我被生下来又没有犯什么错,为什么我要活在这地狱中呢?”

  刘牧轻笑一声,你多少以前是个大小姐过过几天幸福日子,我不比你悲惨个十万八千倍?

  刘牧不禁呵斥道“哼!你生下来没犯什么错?你爸生你说明你爸多少有点地位,你爸的这地位不知道是杀多少人,犯多少罪才拼出来的呢。按说现在监狱星上的第一代犯人早就已经死绝了,现在都是“土生土长”在监狱星上的人和极少数新来的犯人,现在这地狱啊,是我们都是我们自己造就的,有什么好怨天尤人的。”

  没想到一向不哭不闹的燕子这时流下泪来拉着刘牧的袖子说:“哥,我怕。”

  刘牧看他鼻涕带泪的,心也软了下来,说道:“怎么了?你怕什么?”

  燕子抽泣着说:“喝...昨天...喝...有个客人...喝...看上了我...喝...说今天就来点我。”

  小姑娘一直挺着,可是事到临头了小姑娘还是害怕。刘牧安慰道:“这有什么好怕的,一回生二回熟,等你做熟了说不定还会觉着爽呢。再说,我看你也不是个雏了,想必你以前也做过把。”

  燕子听了我的话,哭得更凶了。“呜呜呜...我是被他们轮奸的...呜呜呜...疼死我了...呜呜呜...怎么可能还会觉着爽...呜呜呜...”

  刘牧一听,也想象得到,身子都还没长好的小姑娘,第一次还是被别人轮奸,肯定只觉着难受和疼了。可能心里都留下了阴影,对这事儿感到深深的恐惧。

  刘牧把她拉到怀里,安慰说:“傻丫头。你那是第一次,他们又肯定非常的粗鲁,所以你才会觉着疼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时间旅行说: 小说是个发挥想象力的工具,想象力是没有限制的。 要是有人看的话,那怕是一个人,请留个言,告诉我,有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