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狂只好砍伐出一条道路后,又前进一些,然后再次进行砍伐,以让自己能够顺利的通过。

  男子依然在树杈间不停的撺掇着,好像这片树林便是他的安全巷似的,他无需担心张狂会在这片树杈间捉拿住他。

  看着不断砍伐树枝的张狂,男子心中一片戏谑之意,他看了半响,尔后,又闭上眼睛慢慢的睡觉去了。

  突然一道气势如虹的匹练崩腾而来,他就像是洪水一般,所到之处皆是一片树木一片哗哗哗的倒地声,这正是张狂由自己自创的招数“长虹贯日“中简化了数倍之多,适合现在用的招数。

  此招数虽然没有真正的长虹贯日那么强大的气势和威力,但是他施展起来不需要那么庞大的元力做支撑,施展起来也甚是方便,眼前的效果也是相当的不错的。

  他睁开眼睛只见张狂在空中摆跃着一手拿刀,一手展开,的跳跃的姿势,姿势很是帅气逼人,那有些蓬蓬的头发更是为他增添了几分潇洒之意。

  砍伐了半天树枝的张狂也是有些疲惫,作为一个男人,一个打算成为后无来者的男人,若是被人贬低了,还无动于衷的话,他就不配拥有如此伟大的打算。

  现在张狂是为了自己的荣誉而战,他必须尽快的擒拿住那个男子,然后将他送出比赛,同时还要胖揍他一顿。

  男子没有想到张狂这么快就在树林中打开了一条道路,他也不得不凝重起来,随着张狂这条通道的打通,那么张狂的行动会变得敏捷迅速很多,那么他消耗张狂的体力的目的便达不到了。

  男子暗暗的想了想森林之中地下埋藏的妖兽,再想着张狂之前和现在耗费的所有的气力,就算是一个百川期的强者的元力也耗费得七七八八了吧!此男子心中暗自思忖着。

  想着地下的凶险和妖兽受着的宝藏,男子眼中闪过一道皎洁的霞光,看着张狂的眼神瞬间炙热了几分。

  张狂此刻心中很是愤怒,老子从来就没有这么憋屈过,今天竟然在这样的人手上吃了一记闷亏,这如何让他不气愤。

  “小子,你给我等着,看我等下不拆了你的琵琶骨”张狂怒视着倒掉在不远处一棵高大的树枝之上的阴险的男子。

  酷,%匠jg网O首a$发

  男子咯咯笑了半响,戏谑着说道:“修为比我强又如何,不一样被我拾去了水晶球,不一样追不上我,就算我现在让你来抓,你依然还是抓不住我。

  看着嬉笑的男子,张狂淡定的笑了笑,企图激起我的愤怒,如此不堪入眼的小小把戏也敢在我的面前卖弄。

  张狂不再跟男子废话,提起血魄刀在自己砍伐的路途之上,不断的前进着,快速的接近着男子。

  就算你的身法再刁钻又如何,失去了这片森林的庇佑,那么你便会无处遁形了,而我张狂今天就要砍通这片森林,让你无处藏身,到时候看你如何嚣张。

  树既然挡去了前路,那就砍树,就算砍遍了这片树林又如何,今天我张狂非要捉拿住你不可。

  吞了我的东西,我就要你连同你自己的一并的吞吐出来,这便是我张狂的原则。

  男子看着张狂不停前进的步伐,陡然变化了的凌厉的气势,这让他心中一阵不安,但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了财宝,拼一把这是一件值得的事情。

  男子心中虽然有着隐隐的担忧,但是想到那些财宝,他心中的想法又再次变得坚定了几分。

  为了财宝,即使拔老虎的毛须也是值得的,现在他便要以身试法,他不管前路有多么的坎坷,多么的危险,他一定要引导张狂去那个地方,击杀掉妖兽,然后自己伺机取出财宝。

  此男子的计划不可谓不美好,可谓是为了财宝而奋不顾身,不顾一切。

  张狂一路砍伐而去,一路长驱直入,势不可挡,所向披靡,茂密枝杈间被硬生生的开辟出一条康庄的道路。

  此时的张狂是为了自己的名誉和男子的自尊而战,就算你要将我带去龙潭虎穴,我也要闯一闯,我张狂什么时候怕过,我倒要看看你到底能够躲藏到哪里去,能够逃窜多久。

  “嘿!兄弟,我叫刁钱里,你叫什么名字?”此男子在密林中间不停的撺掇着,看着张狂吃瘪,一副心情甚是不错的样子。

  张狂此时已经杀红了眼,臭小子,你不需要拥有名字了,看我擒拿住你,不灭杀了你,你这么调皮,肯定已是戏弄了不少的人了,那我就代表那些被你戏弄的人好好的收拾你一顿。

  张狂带着一股怒气滔天的气势,如同一座山岳般,气势磅礴的对着刁钱里怒气冲冲的迅猛的砍伐而去。

  刁钱里看着被自己刺激得怒不可遏的强悍的男人,心中顿时升起一股邪恶感,看着张狂那滔天的气势,就是没有罪恶感和恐惧感。

  俗话说,人有失足,马有失蹄,圣者千虑,也必有一失的时候。

  张狂作为今后后无来者的一个强者,脸面的丢失,那是相当的严重的,为了挽回自己的颜面,张狂已经不顾一切了,就算眼前摆上着的是一个无地的深渊,他也能在这个深渊中找回面子之后,然后也能淡定的回到地面。

  不消半刻钟的时间,方圆千里的密林已经被张狂硬生生的砍伐出了几条大道。

  刁钱里看着密林中的大道,心中一窒,他没有想到张狂为了自己的颜面,既然真的是在密林砍伐出了几条道路,若是一般的人,绝对不会这般作态。

  谁愿意为了自己的颜面,而浪费半刻钟的时间和气力砍伐树林砍伐半天啊。

  刁钱里心中暗道,惹怒这样的男人真是可怕,如若不是为了财宝,而守护财宝的妖兽,又太过于强大,他也不敢去招惹张狂这么强大的强者啊,他着一路的惹怒,想必对方已经恨不得将自己碎尸万段。

  可是都已经到这里了,人们都说,人为财死,可是自己就这点爱钱的爱好,为了财宝他以以身犯险,冒再大的危险也是值得的,这就是他刁钱里的坚持。

  刁千里看着杀气腾腾一人一刀,心中已经有了一丝忌惮之意,但是现在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即使现在他不将张狂引去潭边,那么他也不会放过自己了,看在自己只能在张狂对抗妖兽时,拿过宝物,趁机立刻逃走了,此事刻不容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