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张狂和依依两人半天都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对着他们放着冷光,这让他们的心里毛毛的,就如同有条毛毛虫在他们的皮肤上摩挲一样,让人很是不好受。

  “将你们手中的水晶球交给我出来,你们没有听到吗?你们是哑了还是聋了。”男子大喝着,想要驱赶心中异样的感觉,同时也想在言语上想让对方屈服。

  但是很显然的他打错了如意算盘,因为,在下一秒,张狂动了,他们没有想到张狂这么不配合他们抢劫。

  他们们现在心中很是梗塞啊,抢个劫,对方却像是听不懂他们说的是什么似的,不仅面不改色,而且还不耐烦,一个劲的对他们放冷光,这仿佛抢劫的是对方,他们只是被抢劫的似的。

  他们此刻的心情很是不好受,他们有着十几个高手,不仅没有吓到对方,反而被对方吓到了。

  张狂的身影如同一溜烟似的,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刚才说话的男子的身边,他屈指弹出,此男子便向着后面倒飞而去,此男子始料未及,他万万没有想到张狂在面对他们十几个围攻的时候,会主动的攻击他们。

  看着自己的队长被这个年轻人轻易的击飞,其他的队员们心中一阵诧异,他们当然明白自己的队长有着怎样的实力,虽然眼前的这个人实力比自己的对上是高上那么一筹。

  但是即使是高上一筹,也不会就这么被轻易的就被击飞了吧!

  如果是在正常的比斗中,张狂当然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击飞只比自己第一个境界的人,张狂也是才进入聚山初期的境界,而此男子却在厚土巅峰几年了,并且有着隐隐要突破的迹象。

  但是现在是在对方是没有做任何的防备的情况下,他那里会想到张狂会突然出击,袭击与他。

  其他的众人皆是愣住了,好几息的时间,除了张狂的动作和那位男子倒飞而去的动作,其他的人仿佛被施加了定身诅一般,一动不动。

  几息过后,才有几个强者反应过来,但是此时张狂已经鬼魅的来到了他们的身后,然后又击飞了两个。

  几个强者喊杀喊打的对着张狂杀气腾腾而来,其他的几个人才如梦初醒一般,举着手中的家什对着张狂围攻而去。

  看着均是动了的强者,虽然他依靠突如其来的首先发动了攻击,同时趁着他们愣神之际又是击飞了两个,并且使他们暂时失去了行动的能力,他依然对着自己的动作很是不满意,看来他对于自己的举动还是不太满意的。

  张狂当然也可以趁机杀了他们,但是现在是在比赛的阶段,如果上面查出他一个人杀了太多的人,还是不太好交代的。

  张狂原本的打算本来是一举击飞六个最强的人的,但是到底还是慢了一步,如果若是能够击飞他们六个,并且使他们暂时失去行动能力的话,那么对方的实力将会打对折,那么,他们对付起来就会简单多了。

  现在对方的实力基本相当于两个聚山中期的实力,从某个层面上,这对张狂他们来说,还是有着不小的压力。

  但这对张狂来说,有压力吗?张狂以自己的行动证明了一切,只见张狂面对着九个人厚土巅峰的强者再加上一个隐约触摸到聚山初期境界的强者,他选折了直面对击。

  如若不是还需保护依依,张狂肯定会采用更加有利于自己的手段,但是现在的情形,只能让他直面敌人。

  对方的十个人毫不客气的对着张狂砍伐而来,他们在张狂击飞他们队长的时候,已经知道了张狂拥有着不凡的实力,所以他们也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不敢再有平时那般的吊儿郎当。

  张狂像个护鸡崽的母鸡一样,将依依护在了身后,依依看着眼前的一群强者,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因为他们的实力是现在的她无法企及的,现在仅仅是面对他们肆放出来的杀机,这就让感到气喘,呼吸困难。

  突然一股暖暖的气息包裹了她,缓和了身上的不适和压迫之感,依依心中一暖。

  张狂和这些人只隔着几百步的距离,瞬息,他们便奔到了张狂的眼前,每个人都像是发了疯一般,对着张狂使用者最强的招数,如是他们这么多人都栽在张狂的手来了,那也太逊而了,他们宗门的名声还如何能够保住。

  他们可是知道在这些荒草,及树上可是还埋藏着不少的强者,此刻正在静静的观察着这边的状况。

  现在他们眼前的局势很窘迫,因为若是他们这么多人都无法敌过张狂,那么他们回到宗门,一定会受到惩罚,并且他们可不忍为隐藏的那些人可都是善良之辈,若是他们打得辛辛苦苦,好处却被别人夺去了。

  所以现在,他们不仅要尽快的打倒张狂和依依手中的水晶球,同时他们还得保留余地,离开这里。

  看正r!版章节上9:酷z1匠…j网~

  这些人心中思绪万千,张狂可不管那么多,现在他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尽快的战胜这些人,拿去他们手中的水晶球,然后和那些没有出来的人一战,那些若有若无的贪婪让他的心中很是不好受。

  张狂提出了自己的三尺来长的血魄刀,血魄刀比之当初,上面的玄奥的图案更加的鲜红欲滴,就好像是要有着鲜活的血液蕴藏在其内似的。

  面对着这张屠杀了无数人的血魄刀,对方的一众人,只觉得自己的气息凝聚,然后好像掉入了某个屠戮的世界似的,让他们体内中的血液,一阵滞塞。

  这些强者面对血魄刀的杀机,他们只能调动出体内的元力护住自己的神识,稍微好过一些之后,认识杀气腾腾的对着张狂砍伐而去。

  他们的招式皆是很是简洁,想必他们均是都已经领悟了武道境界中的由繁入简。

  在十个厚土巅峰期的仅离几步的时候,张狂和依依突然从他们的眼前就这么消失了,然后如同鬼魅一般的出现在了这是个人的身后。

  十个人没有想到张狂能在他们的团团包围下也能逃脱出去,就好像是一个人将刀都驾到另一人的脖子上了,而要切割的时候,这个人却突然的消失了,这如何不让他们心中郁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