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这些法宝之流,如若不是欧阳长青被慕容云暮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欧阳长青也是能够寻慢慢找出这些人的所在的。

  当然这所说的都是距离甚远的,毕竟这些修炼强者,无论是在白天和黑夜,视力都是极佳的,尽管有着浓雾的阻碍,但是他们想要在夜晚中察觉到千里之内的人影还是不难的。

  距离近一些的,如离欧阳长青仅五百里之地,想要隐藏生息这是不可能的,具备了第二世界的强者,有着感知他人的能力,无论此人怎样打扮,依靠强大的手段隐藏,都是能够发觉的。

  至于能顾发觉到何种程度,或是能不能探清对方的一切,比如所在的位置,或是修为什么的,这就要以这个感知人的修为和功法以及其他的一些东西而定论了。

  “不愧是胡天州第一势力的排行榜上第一的天才人物,就连我等这个不经世事的人物,也被你通晓得清清楚楚。”

  慕容云暮,手中摇曳着玉扇,嘴中不停的赞叹着欧阳长青,话语中是褒是贬,这就不得而知了。

  ,w酷匠4网唯H_一:正,#版,!{其他都是¤z盗qn版k√

  欧阳长青听闻,用着鼻子哼了一声,显然对慕容云暮说出的话很是不感冒。

  “慕容云暮,你此刻出来,我想你并不是为了欣赏月色,而来的吧!”

  跟慕容云暮扯了半天,都没说到正题之上,欧阳长青决定主动挑开矛盾,不然这个虚以委蛇的人不知道,要和你聊多久,才能进入正题。

  “长青,你怎么能这么着急呢?我们再说会儿话吧!这如此好的良辰美景,秀丽的风光,可不是随时都能够遇得上的,不欣赏片刻,岂不可惜。”

  慕容云暮心中嗤笑一声,这就耐不住性子了,我就是喜爱调戏你们这些天才,看着你们急得跳脚的样子,才是我爱见到的。

  尚还躲藏在周围黑夜中的人,听闻慕容云暮的描述,虽然此刻寒风萧瑟,但是他们的额上却是冒出了巨汗。

  这哪里是什么良辰美景,秀丽风光,是危机四伏,暗藏杀机好不好?

  欧阳长青听着慕容云暮的这话,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有着一股抬脚就走的欲望,虽早有耳闻,慕容家族的嫡长子,有着奇怪的癖好,好捉弄人,不喜常理出牌,着传言果真不假,这才相处了片刻,他竟然就有种要吐血的欲望。

  “慕容云暮,想要开打,就开始,不要在哪里磨磨唧唧的讲一些没用的。”

  欧阳长青如若是在外面,一定会结交慕容云暮,虽然他的话语和动作是那么有点恶劣了一点,不谈他本身的实力,就是他背后的势力,也是他想要结交的,虽然可能对于他们的势力竞争没有太大的帮助,但是背靠大树还是挺好乘凉的。

  虽然他名为胡天州第一势力的人,但是他们第一势力的情况实际上却不如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风光,可谓是危机四伏,四面楚歌。

  胡天州的那些二等的三个势力,虽然现在还能互相的牵制,表面上平静地如同一波秋水,可实际上已是暗流涌动,从他们现在疯狂的开始收徒和供奉一些实力高强的强者就可看出,说不定哪天就要开打,灭掉了。

  虽然他们的第一势力已经有了几千上万年的厚重的积淀,但是那些崛起的二等的实力也不是吃素的,有些二等实力可能还隐隐的接近了他们的实力。

  如若这些二等实力一旦发生攻击,吞并开始,无论获胜的是哪一方的势力,那么他们下一步所要进行的就是来竞争胡天州第一势力的名头了。

  那么到时候,他们所要面临的危机将是巨大的,所以现在虽然稳坐第一的位置,但是也不可以说是高枕无忧。

  可是现在的情况有些特殊,这让欧阳长青无法在这样的情况下拉拢这个隐世家族的慕容云暮。

  隐世家族,身藏在暗处,不参加世俗的竞争,虽然他们隐藏起来的,但是他们的实力也是不可小觑的,很多的隐世家族的人,皆是有着圣者先祖的人,那血脉中的传承,不可谓不强大。

  若是这股力量也加入到世俗中来,那么胡天州的各等势力可能要重新的刷新排名了。

  但是这些隐世的家族很有默契似的,不管世俗见如何的翻天美的,风云变幻,他们皆是保持充耳不闻的态度,这也就保证了世俗中那些势力的正常的争夺。

  但是如果世俗中的人,招惹了他们的话,他们也会派出强者来进行惩罚,那如果是伤害了慕容云暮这样的嫡长子的话,那当然是要被灭杀了。

  在现在的这种境况中遇上,那么他们两个人终将会有一个人终将会离开比赛,那么也就意味着会失去进入秘境的机会,这是欧阳长青心中所不想的。

  欧阳长青这么想,但是慕容云暮对于进不进入反而显得满不在乎,因为在家族之中,提升修为的方式有上百种,其中就有着和秘境相当的提升的地方,只是机遇没有秘境中多而已。

  他来参加这个也是因为在家里显得太无聊了,才偷偷的跑到世俗的世界,增长见识,游玩来了。

  慕容云暮一听,欧阳长青这是要急着开打了,心中一片欣喜,但是依然保持着气死人不偿命的口吻。

  “长青,你急什么,我们还没有好好的叙叙旧,你着急什么,朋友相见,总要嘘寒问暖一番的,这是礼貌。”

  慕容云暮有条不紊的慢慢的列举着他半天不开打的理由,绕是觉得挺在理的,自我感知起来。

  欧阳长青的急性子啊,心中是无尽的憋屈,今晚真是要被慕容云暮气得吐血了,但是慕容云暮有着那么大的背景,他也不敢贸然的动手。

  他可是知道哪些隐世家族的人,可是及其的护短的,这前面的还是他们寄予厚望的未来的接班人呢,他那里敢在没有成功的挑起慕容云暮开打的欲望之前,擅自出招。

  感受到欧阳长青憋着一股闷气,险些吐出血来,如果在白天,一定可以看到他脸上精彩的表情,虽然晚上他也看得见,但是在黑夜的掩映下,还是不怎么清晰。

  成功恶心到了,急到了,挑拨到了欧阳长青的慕容云暮,在顷刻之间,顿扫白天没有遇到合适的对手的阴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