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修逃过白鳄之后,精神很是疲惫,长时间放出神识是一件很累心的事情,毕竟他没有张狂那么变态的武道境界,所以他只能选择在岸上的某个隐蔽的地方慢慢的调息着心神。

  就在剑修调息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吵闹的声响。

  “一群怂货,躲躲藏藏算什么……有本事,出来……咳咳……跟本姑娘好好的较量一番……”

  一女子愤怒的说道,言语之中满是嘲讽和不屑。

  “你也只能在现在装腔作势一番罢了。”一男子讪讪的说道。

  “她已经受伤了,我们一起上,我不信还不能将她拿下。”一女子恶狠狠的说道。

  剑修仔细的聆听了一会儿只后,辨认出那个愤怒的人正是七彩,而现在,她约莫被五六个人包围了。

  一群人以那位女子为首,皆是对着七彩攻击而去,七彩此刻的状况很不好,她已经受了很重的内伤,她气场虽然很强,但是从她那摇摆的不准确的发招的动作,便可知道她也只是强装镇定而已。

  七彩面对眼前的一群强者,眼中冷光流转,如若不是在之前被几位强者暗袭受伤,现在的这些蝼蚁她皆是看不在眼里。

  之前的那几位强者,她灭杀花费了不少的元力,而且受了很重的伤,这群弱小的人,却再此趁机讨伐劫取自己。

  “任是我受了重伤,也能灭杀了你们。”七彩愤怒且嚣张的说道。

  在众人将七彩团团围住之时,七彩便发动了自己的招数“否极泰来”,此招现在发出虽然没有正常情况下发出的一般威力,但是面对眼前的几个人却是绰绰有余了。

  正在七彩发动招数之际,一千多里之外的剑修,对着这个方向迅急的赶来。

  以七彩为中心的数十丈之内,爆发出绚丽的光彩,地上的尘土在此招数的爆发之下,皆是尘土翻飞,一股庞大的威力形成圆形向着四周扩散而出。

  被这股气息攻击到的六个人皆是倒飞出数百米,六个人,死了四个,还有两个一男一女依靠着特殊的法宝存活了下来。

  爆发出这招的七彩的元力也到了油尽灯枯的境界,她已经再也没有力气去发动招数了,就连抬手这个简单的动作对于现在的她来说都很是费力。

  存活下来的两个人,看着站立不稳的七彩,心中闪过欣喜,虽然损失惨重,但是只要拿到了水晶球,具备了进入秘境的资格,那前面的一切都不重要。

  “看来她已经没有什么力气发动什么招数了,我们上去将她灭杀了,将水晶球拿过来吧!”一男子询问着身边的女子。

  此女子也颇有着几分姿色,只是她那脸上高傲的眼神,却是让人不敢怎么亲近。

  “去,去将她杀了,然后将水晶拿过来”此女子冷冷的吩咐着身旁的男子。

  这男子眼中闪过一丝不耐,心中暗想如果不是你家是这里的大家族,还有着几分姿色,我才不会这么低三下气的来追求于你,任你使唤。

  可是既然这位女子这么说了,这男子也只好照办,他看着七彩有些狼狈,但是风华依旧的脸蛋,流露出了几分惋惜之色,随后却是对着站立不稳的七彩砍杀而去。

  正在此时,突然窜出一道人影,此人正是剑修。

  剑修一剑挥出,抵挡在了七彩的眼前,那人见突然杀出的一个人影,惊愕不已。

  “你是谁,为什么要管我等的闲事?”那位举刀的男子愤愤的质问道。

  “我是谁,不要紧,要紧的是你动了我未来的嫂子,所以,你们今天必须死。”剑修冷冷的说道,他也终于亮出了有史以来第一次的凶狠模样。

  剑修眼前的两人皆是被说得一愣一愣的,但是他们虽然没有搞清楚状况,但是也挺清楚了,那就是这个人会灭杀了自己。

  女子见即将到手的水晶球就要被人给抢去了,于是使劲的催促着眼前的男子,让他快些杀了七彩。

  这那男子可不是个傻子,他当然知道眼前的剑修和七彩的关系非同一般,可是背后的没脑子的女子一直在催促着,这让他的心中闪过一丝厌恶。

  女子见男子半天都还没有什么动作,于是决定发挥出自己的美人计,虽然她不是长得特别的精致,但是她那豆芽似的身材说没有的优势,她有着傲人的上位。

  这就是跟多的男人,甚至是比她高强上不少的男子为她趋之若鹜的原因,她认为只要是个男人看,就一定会对自己感兴趣。

  女子先是对着剑修眨着迷人的电眼,然后靠在树干上摆起了造型,尽显性感妖娆。

  剑修看了女子着白痴似的举动,喉中一阵翻滚,竟是有着要呕吐的症状。

  女子见自己的妩媚的技巧对剑修起了作用,然后更加的放肆起来。

  男子听闻背后悉悉索索的动作,诧异的转过头看了一眼,看着女子撩人的动作,眼珠子几乎掉在了地上,鼻血也是紧随着而出,脑袋中却是想着,着脑残的女子,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吗?

  “公子,如果你将你背后的女人交出来,我任你怎么取舍可好?”女子妩媚的对着萧剑眨着电眼。

  萧剑心中也是震撼不已,世界上怎么会有生的如此脑残的女人,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不?

  萧剑再也无法容忍这脑残的女子的这般作态姿势,于是直接提起一剑,对着女人的胸口爆射处一剑。

  此女子撑着铜圆的双眼,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男人会杀了自己,难道男人均是不可信的吗?就如他的那个爹一样,此中缘由,我们不便探究。

  男子见女子被杀,心下一凉,此人比自己的修为强上最少一个大层次,男子见势,脚底一抹油,准备开溜。

  z=酷匠j网(正…版%@首}发X

  在他还没有迈出一步的时候,剑修的剑已经到了,他悲鸣一声,然后对着地面栽了下去。

  当所有人被灭杀后,萧剑转过身看着虚弱的七彩,将他慢慢的扶到了树干旁,然后替她细心的疗伤,毕竟这是跟着自己兄弟的女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