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不是他要护着依依的安全,眼前的这些人早就成了手下败将,那还能想现在这样站在自己的眼前,嚣张跋扈。

  对于这群人心中的想法,张狂自是知道一二,现在的人群人,恐怕不是打着打败他的想法,而是打着铲除他的目的了。

  这二百来号人,当然心中也是打着废了张狂的想法,谁让此子太狂,就是这样的人,抢了他们这群人的光环,虽然他们在暗地里也是下了不少的功夫修炼,奈何他们的修为就是不如那些个天才。

  今天我们就是要铲除你们这些天才的人物,谁让你们抢去了我们本该属于我们的崇拜和目光,为什么美女都是跟在你们这些人的身边,有些人看着张狂身边的依依,眼中闪过嫉妒的光芒。

  “小子,你太狂妄了,但是你也只能狂妄到此了,今天我们就为那些兄弟们讨回公道。”

  一个厚土期修为的强者蔑视着张狂,对这张狂不屑的说道,一个强者被他们这些人踩在脚下,这让他的心情大好,往日的压抑情绪也是顷刻间烟消云散。

  当然他们也只敢对着这些没有背景的天才强者进行打压,如是那个天才背后有着强大的实力,他们也是不敢招惹的。

  张狂听闻这个人好不罗嗦,感到一阵不耐,心中同时杀机并盛,他已经在眼前的这群人的眼中,扑捉到了嫉妒,还有强烈的恨意。

  “到此为止的该是你们!”张狂暴怒一声,压抑许久的战意终于给爆发了出来,在还没有遇上那方强者之前,就拿你们练练手。

  张狂眼中战意大盛,顿时惊喝到了眼前的一群人,此刻的他们犹如被猎鹰盯住了一般,想要逃脱已是不可能。

  “一起上”一人爆呵一声,二百来位强者,蜂拥而上,仿佛要将张狂生吞活剥了一般。

  面对围困而来的百来位强者,张狂嘴角上翘,冷笑一声,要的就是这种效果,省得我再一一的去找你们的对战。

  百来位强者瞬间将张狂和依依围得水泄不通,同时手中刀剑出,妄想拦去张狂的退路。

  张狂直接抱过依依纤细的腰肢,带着来人的刀面,跳跃至了五米多高的天空中。

  在张狂下坠之际,血魄刀斩向地面,落在二百来人相交的刀剑之上,瞬间一股强大至极的匹练顺着二百号来人的刀尖扩散开去,同时传来刀剑落地,和人群的嚎叫声,他们的手上均是出现了深浅不一的的伤口,此刻正往外不停的流着鲜血。

  实力稍微高上一些的,见此情景,皆是立刻调动出元力,在身前形成防护罩,但是依然无法阻挡那汹涌而来的匹练之气,纷纷退后了数步不止。

  那些站稳脚跟的强者,心中皆是震撼,没想到此子竟然如斯厉害,这么多的人既然还无法接触到对方的身体,反而被对方杀了个大满贯。

  那些习得了神通的强者,心中此刻却在规划着什么,同时心中暗想,此子不死,将是人生路上最大的一个障碍。

  被张狂的一招击退,这些人更是觉得脸上无光,心中皆是恶狠狠的想着,怎样挽回脸面,怎样弄死张狂的歹毒念头。

  张狂将擂台的一侧的人皆是清扫而出,将依依安置好了之后,带着血魄刀砍杀向了另一边,那些被张狂血魄刀的刀锋和势气扫到的人,皆是被砍倒在地,在短时间内失去了灵活行动的能力。

  血魄刀,在张狂滔天的杀机和气势之下,刀中的杀气也是迅猛的飙升而起,在不断的屠杀中,血魄刀终于有着微微的震动,那是一种极度的兴奋。

  就在这样的砍杀中,在张狂没有关注的时刻,血魄刀在瞬间好像变成了一个嗜血的魔头,对于那带出的每一滴血,皆是被吸收入进了刀内。

  在一人一刀势不可挡的威势之下,擂台上能够正常站立的人也越来越少,在这个擂台之上,张狂几乎以一面倒的完全胜利取得了此次擂台的胜利。

  与此同时,场外的轩辕神庙的高台之上,观看着各个擂台之上,战局的高层们,皆是惊讶的看着这一场战斗。

  这些势力的长老皆是面面相觑,想要询问处此子到底是那个宗门的人物,但是没有一个人的脸上露出欣喜之色,那么这个人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隐修。

  他们均是知道,一个人的修炼,必定比有宗门又派别的修炼难得多,修炼的资源也是难上许多,想要出一个隐修,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有着一个实力强大的师傅,或是是那些神秘门派中的人物。

  对于这样的一个不明身份的人物,就是他再惊艳,再想争取,可是如果他背后的势力是他们也不能惹的,那么他们断然不敢对他打上什么念头。

  张狂、依依这边不消半刻钟的功夫就结束了战斗,与此同时另外的几个擂台之上,也是先张狂一步结束了战斗。

  擂台赛中必须产生一个最强者,张狂和依依他们这组有些尴尬,所以张狂和依依只能装模装样的战斗了一番,然后以平局的场面结束了这场赛制。

  这让一旁观看的人好不诧异,一个金晶期的和一个聚山期的既然能够打成平手?这是以前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事情,现在的实力弱的人均是要逆天了吗?当然其中缘由,就任人去猜测了。

  看、正9《版章U#节+}上o酷&5匠#网

  张狂他们被传送处擂台的时候,在轩辕广场之上同时也看到了落败下来的七彩,七彩看着张狂和依依牵着手背传送了过来,哼了一声,不再理他们,看向了剑修那个赛台的战斗。

  剑修那个赛台的人几乎还有一半,现在的太阳快偏向中上了,他们的决斗显然还没有结束。

  张狂他们这个擂台是快播的话,那么剑修的那个擂台绝对是慢播,他们那个赛台的人皆是蛮有默契的,皆是两个人一打,然后是两个打赢的人对打,然后,以此类推。

  这样的赛制,在半天的时间之内,一万个人,那不知道还要打上多久,才能产生一个胜利者,那些观看的人皆是纷纷欲睡的看着这个擂台的比赛,显然他们对这样奇葩的一群人,已经无语到了极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